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域外詩詞選讀   之十三    更多

夏承燾  域外詞選  (六)    更多

白毫子(阮綿審)

白毫子,即阮綿審(1819~1870),字仲淵,號椒園。其眉間有白毫,因以自號。越南人,明命皇阮福胆第十子。九歲開始寫詩,曾隨紹治皇巡視北方。著有《北行詩集》、《倉山詩鈔》,其詞集名《鼓枻詞》。

浣溪沙   春曉
料峭東風曉幕寒。飛花和露滴欄杆。蝦鬚不卷怯衣單。   小飲微醺還獨卧,尋詩無計束吟鞍。畫屏圍枕看春山。

蝦鬚: 簾子。

清平樂   早髮
青鞵布襪,不待平明發。未暖輕寒清欲絕,一路曉風殘月。   春山滿眼崢嶸。馬蹄亂踐雲行。拖醉高吟招隱,流泉如和新聲。

鞵: 鞋本字。
招隱: 左思有《招隱》詩:「杖策招隱士,荒塗橫古今。岩穴無結構,丘中有鳴琴 。」

摸魚兒   得故人遠信
草萋萋陌頭三月,王孫行處遮斷。青山憶昨日登眺,時節未寒猶暖。風口晚,歌一曲,白雲不度橫峰半。興長書短。已暮雨人歸,東風花落,回首舊游玩。   經年別,何處更逢魚雁? 相思
□□無限。朝來對客烹雙鯉 ,摘取素書臨看。心轉亂,誰料尚飄零琴劍江湖畔。天回地轉。願跨海營橋,剗岩為陸,還我讀書伴。

行處遮斷: 謂王孫行迹,被天涯芳草遮沒。
朝來二句: 古詩《飲馬長城窟行》:「客從遠方來,遺我雙鯉魚。呼童烹鯉魚,中有尺素書。」後人以「雙鯉」代替書信。

法曲獻仙音   聽陳八姨彈南琴
露滴殘荷,月明疏柳,乍咽寒蟬吟候。玳瑁帘深,琉璃屏掩,冰絲細彈輕透。舊軫澀,新弦勁,沈吟抹挑久。   淚沾袖,為前朝。內人遺譜,淪落後,無那當筵佐酒? 老大更誰憐,况秋容,滿目消瘦。三十年來,索知音,四海何有? 想曲終漏盡,獨抱爨桐低首。

冰絲: 以冰蠶絲製成之琴弦。
舊軫澀: 指舊琴軸,不易滑動。李白詩:「拂軫弄瑤琴」。
抹挑: 彈琴指法。抹,向外撥弦,後人稱為彈 ; 挑,向媦楨間C
內人: 宮內之人。
無那: 無奈。
爨桐:《後漢書・蔡邕傳》:「吳人有燒桐以爨者 ,蔡邕聞火烈之聲,知其良材,因請裁為琴,果有美音,而其尾猶焦,時人名曰『焦尾琴』。」

邁坡塘   晚起
倚南窗,紙屏石枕,竹凉又是如許。夢魂化蝶無拘束,隨意探香花圃。帘影午,才一覺南柯,早已青山暮。綠苔庭户,恰蘿徑人歸,柴門犬吠。   開新茗 ,待得樵青喚取。玉川七碗方住。手中半卷殘書在,興到不尋章句。吟且去,待月上林梢,照遍前溪路。狎鷗盟鷺。有短槳扁舟,釣筒漁具,好向白沙浦。

化蝶:《莊子・齊物論》:「昔者莊周夢為胡蝶 ,栩栩然胡蝶也。俄然覺,則蘧蘧然周也。」成玄英注云:「栩栩,忻暢貌。蘧蘧,驚動之貌。」
玉川七碗: 唐代盧仝號玉川子。好飲茶,為茶歌,句多奇警。耶律楚材詩:「盧仝七碗詩難得」。

疏簾淡月   梅花
朔風連夜,正酒醒三更,月斜半閣。何處寒香,遙在水邊籬落。羅浮仙子相思甚,起推窗,輕煙漠漠。經旬卧病,南枝開遍,春來不覺。   誰漫把,幾生相摧。也有個癯仙,尊閑忘却。滿瓮縹醪,滿擬對花斟酌。板橋直待騎驢去,扶醉誦南華爛嚼。本來面目,君應知我,前身鐵脚。

寒香: 指梅花。
水邊籬落: 林逋梅花詩:「雪後園林才半樹,水邊籬落忽橫枝。」
羅浮仙子:《龍城錄》云:「隋趙師雄遷羅浮,一日天寒日暮,憇於松林間酒肆旁舍 ,見一美人,淡妝素服。師雄與語,芳香襲人,因與之叩酒家門飲。少頃,有一綠衣僮來,笑歌觀舞。師雄醉寢,久之東方已白,起視,乃在大梅樹下。上有翠羽啁嘈。」
癯仙: 指梅花。
縹醪: 酒名。《魏書・崔浩傳》:北魏太宗賜浩御縹醪酒十觚。
南華: 唐代天寶年間,尊莊子為南華真人。其書《莊子》又稱《南華經》。爛嚼 ,謂嚼爛梅花。
鐵脚:《花史》:「鐵脚道人常嚼梅花滿口 ,和雪咽之,曰:『吾欲寒香沁入肺腑』。」

剔銀燈   燈
一點豆青燦燦,祇在案頭長伴。雨閣開尊,秋窗讀史,恰照修眉細眼。光明自滿,誰計較,九枝千盞。   樂事人間無限,多少歌樓舞館。寂寞今宵,殷勤片影,剩借袪愁大半。更闌漏斷,籠得住,風來不管。

豆青: 形容燈焰如豆。楊萬里《秋夜》詩:「挑盡寒燈一點青 ,方知斜月半窗明。」
九枝: 燈名。李商隱詩:「如何一柱觀,不碍九枝燈。」

摸魚兒   送別
最傷心,驪歌才斷,離腸恁地抽緒。鶯花
底春多少 ,叵賴魂消南浦。留不住,念五字河梁,此恨猶千古。臨歧數語,囑藥裹曾携,朝餐須飽,總是別情苦。   征車發,一片紅如霧。迢迢相望雲樹。酒醒人遠昏鐘動 ,但見滿天風雨。君且去,待修禊,流觴佳節還相遇。石塘南路,曾撑出扁舟,沽來濁酒,認取我迎汝。

驪歌: 告別之歌。
叵賴: 無可耐。賴,耐。
五字河梁: 李陵與蘇武詩:「携手上河梁,游子暮何之。」後也稱送別之地曰河梁。
藥裹: 藥,通約,纏裹也。潘岳《射雉賦》:「首藥綠素」。藥裹 ,意謂行裝。
雲樹: 杜甫《春日憶李白》詩:「渭北春天樹 ,江東日暮雲。」
流觴: 指三月上巳修禊集會。《續齊諧記》:昔周公城洛邑 ,因流水以泛酒,故逸詩云:「羽觴隨流波」。又秦昭王以三日置酒,見金人奉水心之劍,曰: 令君制有西夏,乃霸諸侯,因此立為曲水,二漢相沿為盛集。王羲之《蘭亭集序》:「又有清流激湍 ,映帶左右,引以為流觴曲水。」

揚州慢   憶高周臣
草閣微凉,笆籬落日,晚來斜凭欄杆。望平蕪十里,盡處是林巒。憶相與,長亭把酒,秋風蕭槭,細雨欄珊。脫征鞭持贈,怕歌三叠陽關 。   流光荏苒,到如今,折柳堪攀。豈纓紱情疏,江湖計得,投老垂竿。縱有南歸鴻雁,音書寄,天海漫漫。但停雲凝思,不禁楚水吳山。

蕭槭: 蕭瑟,杜甫詩:「蕭槭寒籜聚」。
纓紱: 纓,冠繫。《史記・滑稽列傳》:「淳于髡仰天大笑 ,冠纓索絕。」紱,繫印之絲帶。《漢書・匈奴傳》:「遂解故印紱奉上 ,將率受。」纓紱情疏,謂對仕途無興趣。孟浩然詩:「願言解纓紱,從此無煩惱。」
投老: 指人到老時。蘇軾詩:「投老江湖終不失。」
停雲: 陶淵明《停雲》詩序:「停雲 ,思親友也。」

金人捧玉盤   游山
愛山幽,緣山人,到山深。無人處,歷亂雲林。禪宮樵徑,棕鞋桐帽獨行吟。東溪明月,恰離離相向招尋。   輞川詩,柴桑酒,宣子杖,戴公琴。盡隨我,此地登臨。振衣千仞,從須教煙霧蕩胸襟。醉歌一曲,指青山做個知音。

禪宮: 僧寺。
樵徑: 李華《仙游寺》詩:「舍事入樵徑 ,雲木深谷口。」
棕鞋桐帽: 黃庭堅詩:「白頭不是折腰具,桐帽棕鞋稱老夫。」陸游詩:「平生一桐帽,自惜犯塵埃。」
離離: 繁盛貌。此處形容月光。
輞川詩: 輞川,在今陝西省藍田縣西南終南山下。山麓有宋之問藍田別墅,後歸王維。王維有輞川詩。
柴桑酒: 柴桑在今江西省九江市西南。晉陶淵明曾居此,有飲酒詩。
宣子杖: 又叫錢掛杖。《晉書・阮修傳》:「修字宣子 ,性簡任不修人事,意有所思,率爾褰裳,不避晨夕,常步行,以百錢掛杖頭,至酒店便獨酣飲。雖當世富貴,而不肯顧。家無儋石之儲,晏如也。」
戴公琴:《晉書・戴逵傳》:「逵 ,字安道,譙國人,性高潔。善鼓琴,工書畫。武陵王晞聞其善琴,遣人召之,逵對使者破琴,曰:『戴安道不為王門伶人。』」
振衣:《楚辭・漁父》:「新浴者必振衣 。」左思《咏史》詩:「振衣千仞崗 ,濯足萬里流。」

解佩令
題葦野南琴曲後,相傳傳琴是前朝國叔遭讒罷政後所製,聲甚哀,惟舊教坊陳大娘獨得之。
孤桐三尺,哀絲五縷,代當年,房相傳幽憤。戀國憂讒,把萬斛傷心說盡。董庭蘭愧他紅粉。   參橫月落,猿啼鶴怨,縱吳兒,暫聽誰忍? 老我工愁,怎相看,文通題恨。恐明朝,霜華添鬢。

孤桐、哀絲: 都是指琴弦。
房相: 即房琯,字次律,河南人。少好學,風度沉整,曾任校書郎、縣令、太守等職 ,後為宰相。因琴工董庭蘭事,受到斥責,罷為太子少師。
董庭蘭: 又稱董大,為唐代名琴師。深得唐肅宗時宰相房琯寵信,後藉勢招納貨賄,為有司劾治。
紅粉: 指陳大娘。
參橫: 參,星座名,為二十八宿之一。
吳兒: 謂吳國少年。《晉書・夏統傳》:賈充等稱統曰「此吳兒是木人石心也 。」
文通題恨: 南朝梁江淹字文通,少以文章著稱,有《恨賦》、《別賦》。
霜華: 白髮。

西江月   和栗圓韻柬和浦
冉冉櫻桃風信,蒙蒙芍藥煙霏。美人別後夢依稀。試問相思還未?   拋擲花明酒釅,伶俜燕語鶯飛。蘭缸石銚皂羅幃。管領書香茶味。

櫻桃風信: 書肆說鈴:花信風自小寒起至谷雨,合八氣,得四個月。每氣管十五日,五日一候,廿八氣分得二十四候,每候以一花之風信應之。按櫻桃風信列在立春第候。
酒釅: 指酒味濃厚。
蘭缸: 謂用蘭膏所燃之燈。顏真卿詩:「蘭缸照客情。」
銚: 烹器,釜之小而有柄有流者。
皂羅幃: 黑色絲織之帳幕。

兩同心
水精帘靜,雲母窗深。璧月高,宵煙裊裊,銀河轉,漏鼓沈沈。春風堙A花是雙頭,人是同心。   何須恨語相尋,戲語相侵。酒半杯,分從合巹,琴一曲,彈向知音。休猜著,舊日情懷,個個如今。

水精: 即水晶。
雙頭: 即並蒂花。

小桃紅   燭淚甫堂索賦
不管蘭心破,不惜荷盤涴。寂寞更長,替人垂淚,潜然如瀉。想前身合是破腸花,釀多情來也。   縷縷愁煙鎖,滴滴明珠墮。凭吊當年,寇公筵上,石家厨下。縱君傾東海亦應乾,奈孤檠永夜。

蘭心: 蠟燭心。
荷盤涴: 荷盤,謂燭盤,狀如荷葉。涴,謂燭淚沾涴。
寇公: 即寇準。《宋史》本傳云:準少年富貴 ,性豪侈,喜劇飲,每宴賓客,多闔扉脫驂,家未嘗爇油燈。雖庖匽所在,必然炬燭。
石家厨下: 西晉豪富石崇生活侈奢,他家厨下以蠟代薪。
檠: 燈架。韓愈《短燈檠歌》:「長檠八尺空自長 ,短檠二尺便且光。」

附: 跋

右鼓枻詞一卷,越南白亳子著也。白毫子為越南王宗室,襲封從國公,名綿審,字仲淵,號椒園,眉間有白毫,因以自號。又著有《倉山詩鈔》四卷,倉山其別業也,清咸豐四年三月 ,越南貢使晉京,道過粵中,携有《倉山詩鈔》及此詞。時予舅祖善化梁萃畬先生適在粵督幕府,見而悅之。手抄全冊存篋中,歸即以贈先父敬鏞公,以先父為其及門得意弟子也 。予久欲為刊行未果。今幸滬上《詞學季刊》社搜采名家著述,公布於世,乃錄副奉寄,藉彰幽隱。

中華民國二十三年驚蟄日,攸縣余德源陸亭跋,時年七十。


陶俊新  詞在日本的傳播  (六)   更多

日本詞學的黃金時代  (三)

朝鮮詞人李齊賢   更多

朝鮮和我國山水相連,來往方便,朝鮮人民接觸中國文化必然早於日本。史載: 公元前十一世紀周武王推翻殷政權後,曾封殷太師箕子於朝鮮,可見當時中國文化即已傳入朝鮮。據新唐書白居易傳載: 朝鮮國相以每篇一金的高價收購白居易的詩歌。由此可以推知,當時白居易等人的詞已為朝鮮人所喜愛。

元代,朝鮮的執政大臣李齊賢是朝鮮歷史上最有名的詞家。

李齊賢(1288~1367),字仲思,號益齋,曾任政堂文學、成均大司成。官至右政丞,進府院君。極得忠宣王倚重,曾隨王來北京 ,以後常往返其間,促進了朝鮮和元王朝的邦交。著有桉翁稗說》和詩歌樂府 ,充滿愛國豪情。其詞工於寫景,鮮靈生動。

江神子   七夕冒雨到九店
銀河秋畔鵲橋仙。每年年,好因緣。倦客胡為,此日却離筵。千里故鄉今更遠,腸正斷,眼空穿。   夜寒茅店不成眠。一燈前,雨聲邊。寄語天孫,新巧欲誰傳。懶拙只宜閑處著,尋舊路,卧林泉。

鷓鴣天   過新樂縣
宿雨連明半未晴。跨鞍聊復問前程。野田立鶴何山意,驛柳鳴蜩是處聲。   千古事,百年情。浮雲起滅月虧盈。詩成却對青山笑 ,畢竟功名怎麽生。

鷓鴣天   九月八日寄松京故舊
客堥}辰屢已孤。菊花明日共誰娛。閉門暮色迷紅草,欹枕秋聲度碧梧。三尺喙,數根鬚。獨吟詩句當歌呼。故園依舊龍山會,剩肯樽前說我無?

按: 結拍問故舊念我否,正見己念故舊之深。「紅草」「碧梧」兩句頗工麗。

蝶戀花   漢武帝茂陵
石室天壇封禪了。青鳥含書,細報長生道。寶鼎光沉仙掌倒,茂陵斜日空秋草。   百歲真同昏與曉。羽化何人,一見蓬萊島。海上安期今亦老,從教吃盡如瓜棗。

按: 上片寫武帝意得心嬌而終無所獲,下片寫長生之說虛妄難凭,見識便自高人一等。結拍意决而辭婉,善用側筆,頗有餘味。李白詩:「昔游東海上 ,勞山餐紫霞。得遇安期生,食棗大如瓜。」

水調歌頭   過大散關
行盡碧溪曲,漸到亂山中。山中白日無色,虎嘯谷生風。萬仞崩崖叠嶂,千歲枯藤怪樹,嵐翠自濛濛。我馬汗如雨,修徑轉層空。   登絕頂,覧元化,意難窮。群y半落天外,滅沒度秋鴻。男子平生大志,造物當年真巧,相對孰為雄。老去卧丘壑,說此詫兒童。

按: 此詞多稼軒之豪情,而少龍洲之粗氣。平生襟抱,萬里江山,只能留詫兒童,其感慨可知。

菩薩蠻   舟中夜宿
西風吹雨鳴江樹。一邊殘照青山暮。繫鼓髜悅a。船頭人語嘩。   白魚兼白酒。徑到無何有。自喜卧滄洲。那知是宦游。

按: 結拍寫樂極生悲之苦,而以淡語出之,便咏嘆有致。

菩薩蠻   舟次青神
長江日落煙波綠。移舟漸近青山曲。隔竹一燈明。隨風百丈輕。   夜深篷底宿。暗浪鳴琴筑。夢與白鷗盟。朝來莫漫驚。

按: 青神在四川之眉山。百丈,纜也。下片結句自少陵野老與人爭席罷,海鷗何事復相疑。之句轉化而來。

巫山一片雲   漁村落照
遠岫留殘照,微波映斷霞。竹籬茅舍是漁家。一徑傍林斜。   綠岸雙雙鷺,青山點點鴉。時聞笑語隔蘆花。白酒換魚蝦。

按: 寫來如畫,蘆花笑語白酒魚蝦之句,大有鮮靈生動之趣。

巫山一片雲   黃橋晚照
曠望菰田路,嵯峨柳院樓。夕陽行路却回頭。紅樹五陵秋。   城郭遺基壯,干戈往事悠。村中童子不知愁。橫笛倒騎牛。

按: 此闋與前闋同寫晚照,景物不同,情趣亦不同,前闋寫漁村生活,此闋寫山村秋色。

域外詩詞      李齊賢   高麗(韓國)      益齋長短句

陶俊新朝鮮詞人李齊賢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