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每月文學作品介紹    網站主頁   文學作品主頁


本月文學作品介紹: (2020年2月)   共 42 頁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紅樓夢詩詞評注     (十)   更多

曹雪芹友人詩作唱酬    曹雪芹新婦悼亡詩之發現   曹雪芹的故事   有關曹雪芹十種/考稗小記書影   懋齋詩鈔   四松堂集外詩鈔   鷦鷯庵雜詩   富察明義題紅樓夢二十首   

春柳堂詩稿關於曹雪芹詩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張宜泉春柳堂詩稿真偽之爭  春柳堂詩稿     裕瑞棗窗閒筆真偽之爭  棗窗閒筆   明義題紅樓夢真偽之爭

綠窗瑣煙集  七絕  七律  詞    曹雪芹京西窮居著書圖    黃葉村著書圖      ■周汝昌與紅樓夢     ■更多 

第五回

紅樓夢十二支曲  (下)

喜冤家        
中山狼,無情獸。全不念當日根由。一味的,驕奢淫蕩貪歡媾。覷著那,侯門艷質同蒲柳。作賤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嘆芳魂艷魄,一載蕩悠悠。

中山狼: 宋朝謝良和明朝馬中錫都著有中山狼傳,以寓言的形式寫戰國時趙簡子在中山打獵 ,射傷一隻惡狼,被東郭先生保護得救,但是趙簡子一走,惡狼非但不感恩報德,反而要吃掉東郭先生。後來人們常把凶狠殘暴而又忘恩負義的人稱為中山狼。   這裡指迎春的丈夫,惡少、淫棍孫紹祖。
當日句: 這句指孫紹祖的祖上得到過賈家幫助,現在孫紹祖虐待迎春,是忘恩負義的行為。
嘆芳魂艷魄,一載蕩悠悠: 這句指迎春結婚後僅僅一年就被孫紹祖折磨、虐待而死。

這首曲子寫賈迎春的不幸遭遇和悲慘命運。從字面上看,迎春是被丈夫折磨摧殘而死的,實際上作者是給我們揭開了統治階級內部幃幕的一角,透過賈、孫兩家的婚姻關係 ,我們可以看到封建統治階級內部財產和權力的鬥爭情况以及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的轉變,從而進一步認識迎春悲劇的社會意義。

當時,在賈府顯赫得勢的時候,孫紹祖的祖父曾希慕寧榮之勢 ,有不能了結之事,挽拜在門下的。顯然賈、孫兩家是保護和被保護的關係 。但是,後來正如孫紹祖對迎春說的:你別和我充夫人娘子! 你老子使了我五千銀子,把你準折賣給我的。好不好,打你一頓,攆到下房裡睡去。」這時兩家的關係已經顛倒過來 ,成了債户和債主的關係了。正是由於這種整個家庭社會地位的變化,才帶來了迎春個人地位的變化,由昔日的「侯門艷質」「公府千公」變成了今日的「蒲柳」「下流」,而孫紹祖也才敢於露出「中山狼」的真面目去作踐她 ,凌辱她。所以說迎春的悲劇命運並不單純是她個人的問題,與其說迎春是被「中山狼,無情獸吃掉 ,倒不如說是被封建的宗法制度和人吃人的社會所吞噬。作者把這樣的命運放在這個怯懦、無能、逆來順受的脆弱女子身上 ,更具有典型意義,也更令人信服。

虛花悟
將那三春看破,桃紅柳綠待如何?把這韶華打滅,覓那清淡天和? 說什麼天上夭桃盛,雲中杏蕊多。到頭來,誰見把秋捱過?       則看那 ,白楊村裡人嗚咽,青楓林下鬼吟哦。更兼 着,連天衰草遮墳墓,這的是,昨貧今富人勞碌。春榮秋謝花折磨。似這般,生關死劫誰能躲? 聞說道,西方寶樹喚婆娑。上結着長生果。

三春: 是暗指惜春的三個姐姐,即元春、迎春、探春的遭際悲苦 ,看到了封建統治階級的好景不長。

將那覓那四句: 意思是看透了三春(孟春,仲春,季春)的繁華景色不會長久 ,即使桃紅柳綠又如何? 還不如丟開這美好的青春時光,去尋求那清淡和順的出家生活。

夭桃: 茂盛的桃樹。天上夭桃,神話傳說中西王母的蟠桃園。據
漢武內傳載:七月七日 ,西王母降,自設天銵A命侍女更索桃果,須臾,以玉鎜盛仙桃七顆,大如鴨卵,形圓,色青,以呈王母。母以四顆與帝,三顆自食。桃味甘美,口有盈味。帝食輒收其核。王母問 。帝曰:欲種之。王母曰:此桃三千年一生實,中夏土薄,種之不生。帝乃止。
雲中杏蕊: 神話傳說中董奉的廬山杏林。據
神仙傳載:三國時期廬山頂上有個神仙名叫董奉 ,每天給人治病。病人痊愈以後,就讓他們在廬山栽幾棵杏樹,如此數年 ,計得十萬餘株,鬱然成林。杏蕊即杏花 ,因為廬山高聳入雲,所以稱雲中杏蕊」 。後來有人就用「天上夭桃」 ,「雲中杏蕊」比喻人間的富貴榮華的生活 。捱: 拖延。

說什麼誰見把四句: 暗示人世間的榮華富貴是短暫的。

白楊村: 即墳墓。古代墓地多種植白楊樹,故以
白楊村借指墳墓。
青楓林: 亦指墳墓。古代墳地也多種植楓樹,迷信認為鬼在夜間出沒,而夜間陰暗,所以稱
青楓林」 。杜甫《夢李白》:「魂來楓林青,魂返關塞黑。」
更兼着
: 更加上。
這的是: 這的確是。

這的是」至「春榮秋謝: 這兩句意思是,這確實是昨天貧窮今日富貴,人們空忙碌,就好像春天發芽秋天凋零的花兒一樣白白受折磨。

生關死劫: 佛教把人們的生死,看成是關口、劫數 ,是任何人也躲避不過的。
西方寶樹喚婆娑: 西方極樂世界有名叫
婆娑」的寶樹 。西方,佛教稱「極樂淨土」為「西天」。「婆娑」是「婆羅」之誤 。佛教源於西域(印度),傳說,佛祖釋迦牟尼就是在兩棵婆羅樹之間涅槃(死)的,所以佛教徒把婆羅樹稱為寶樹。作者借傳說意喻惜春出家為尼。
上結着長生果: 這句似指佛教徒修行積德可成正果。

虛花悟實際上就是惜春誤。她從三個姐姐的遭遇中 ,看透了人世間的榮華富貴,意識到自己的未來,她認為不管是滿園的夭桃,還是遍山的杏蕊,都捱不過秋霜 ,不論是貧窮,也不論是富貴,都逃不脫生關死劫,又何必空自操勞忙碌受折磨? 所以她年紀輕輕,就產生了棄世的念頭,撲滅了自己的青春的火焰,去見那淡天和的生活 ,出家當尼姑去了。這是賈府的小姐們所走的另一條生活道路。

賈府四個小姐,有的作了王妃,有的當了尼姑,有的遠嫁海疆,有的投入狼窩,遭遇雖不相同,但結局都很悲慘。作者就是這樣通過她們各自不同的生活道路和共同的悲慘命運 ,來表現這個封建大家族的日趨沒落的殘破景象。

聰明累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算了卿卿性命。生前心已碎,死後性空靈。家富人寧,終有個,家亡人散各奔騰。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好一似,蕩悠悠三更夢。忽喇喇,似大廈傾。昏慘慘,似燈將盡 ,呀!一場歡喜忽悲辛。嘆人世,終難定。

機關: 心機、 心眼。指王熙鳳的陰謀詭計和奸詐權術。
家亡人散各奔騰: 說賈家衰敗,樹倒猢猻散的意思。
昏慘慘,似燈將盡: 比喻四大家族的殘破衰落景象。

王熙鳳是賈府的實際統治者,在她身上浸透着剝削階級的權慾和貪慾。她有心機,有權術,可以說是完全能夠勝任的管家婆」她為支撑賈府這一座封建大厦,也確實煞費了心機 ,使盡了氣力,可謂「機關算盡」,「心已碎」。但結果仍然免不了「忽喇喇大廈傾昏慘慘燈將盡,果真是枉費了意懸懸半世心。這說明封建社會的沒落與衰敗是必然的 ,它的這種危機是不可能克服的,更不是一兩個志士能人所能支撑起的。  

王熙鳳的失敗,賈府的崩潰,也就預示着整個封建社會的末日來臨。作為一個清醒的,偉大的現實主義作家,曹雪芹以他生動的語言鮮明的形象豐富的知識 ,淋漓盡致地表現了這個百年盛族一朝傾覆的社會現實 ,給我們留下了瑰麗的藝術珍品。但他還認識不清這種社會變革的實質,有時竟把這種規律,看成是大夢一場,發出了人世的慨嘆,這是時代對作者的局限。

留餘慶
留餘慶, 留餘慶,忽遇恩人 ; 幸娘親,幸娘親,積得陰功。勸人生,濟困扶窮。休似俺那愛銀錢,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正是乘除加減,上有蒼穹。

餘慶: 舊指先代人遺留下來的恩澤。俗語有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的說法 ,這塈t有諷刺意味。
恩人: 指劉姥姥。她後來救出了巧姐。(巧姐在賈府勢敗後,被舅父忘仁拐賣 ,幸得劉姥姥帶她到鄉下,成為一個自食其力的村婦。)
陰功: 在陰間留下的功勞。據說人生在世,做了好事,陰司地府就給你記上一功,死後不會遭受苦難,後代也能得到好報。這幾句說王熙鳳資助過劉姥姥,積下了陰功,顯然含有諷刺意味。
狠舅奸兄: 指巧姐的舅父王仁和堂兄賈芸,她們曾合伙把巧姐賣掉。
乘除加減: 算術中最基本的四則運算,這是說上天對善惡報應的計算是十分準確的。
蒼穹: 蒼天,這堳天上的神靈。      
       

賈巧姐是《紅樓夢》中的人物,金陵十二釵之一,是王熙鳳與賈璉之女。令人遺憾的是,在曹雪芹前八十回本中,巧姐一直是個還未能開口說話下地走路的幼兒,未將巧姐個性、氣質和角色寫明白。此金釵和賈元春、妙玉一樣,在前八十回當中並未有較清楚的性格與人物描寫。

巧姐年幼多病。王熙鳳迷信,請年老又貧窮的劉姥姥為巧姐取名,希望可以壓一壓。因為生在七月初七,所以劉姥姥給她取名為「巧姐」,含義為以毒攻毒。

高鶚續書寫道,賈家破敗後,巧姐嫁於一財主之子。續書寫巧姐差點被賣給藩王作妾,不過劉姥姥即刻相救,只是虛驚一場;後寫巧姐嫁與一姓周的地主後寬衣足食,不符原意。

但據前文情節,巧姐嫁於劉姥姥之外孫板兒。據判詞及脂批表明,巧姐在賈府破敗後為「忘骨肉的狠舅奸兄」所賣入妓院;過了一陣子,劉姥姥仗義將巧姐從中救出,而後巧姐才嫁給板兒作一輩子村婦。根據《金陵十二釵正冊》,畫有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紡織;根據在旁的判詞,此人正是巧姐。   (維基百科)

這首曲子寫巧姐。巧姐是紅樓夢中 ,眾多的貴族子女中,唯一走向自食其力的人。作者並沒有把巧姐的這條生活道路,當作悲劇來寫,而是以慶幸的口吻予以肯定 ,這是所有的判詞和曲子中僅見的例子。

我們通觀紅樓夢》對王熙鳳的描寫 ,就可以推知作者在這堥瓣ㄛO贊頌王熙鳳的「濟困扶窮」而「積得陰功」。在第十五回中王熙鳳曾對鐵檻寺老尼靜虛說:「你是素日知道我的 ,從來不信什麽陰司地獄報應的 ; 凭是什麽,我說要行就行。」所以曹雪芹這支曲子中 ,只不過是借題發揮,反話正說。王熙鳳是一個心機用盡,壞事做絕,一點也不留餘地的人,她放高利貸,盤剝窮人,逼人斃命 ,完全是一個“愛銀錢,忘骨肉"的人。我們還可以由此想到,賈府以至整個封建地主階級,不正是由於作惡端 ,欺壓人民,而瀕於崩潰的麽! 作者反復咏嘆“留餘慶" ,是含有深意的。曹雪芹遷居北京西郊旗地,雖處於貧困之中,不為貧困所屈服,而以貧困驕人。他對窮苦人非常關切 ,竭誠救助。鄰居白媼,貧病交迫,孤苦無依,曹雪芹照顧她的生活,醫治她的疾病。及白家疃新屋落成 ,分給她一間,使她不致於流離失所。(見敦敏《瓶湖懋齋記盛》)這樣的環境和生活,使曹雪芹逐步地接近於人民。作者在寫賈府衰敗之後 ,一方面寫統治階級內部骨肉相殘,一方面又寫農村勞動婦女 -  劉姥姥把巧姐從火坑堭洏X來,既是對虛偽的封建道德的揭露,也是作者勸人生 ,濟困扶窮。的思想表現。

晚韶華
鏡堮曲﹛A更那堪夢堨\名。那美韶華去之何迅,再休提繡帳鴛衾。只這帶珠冠,披鳳襖,也抵不了無常性命。雖說是,人生莫受老來貧,也須要陰騭積兒孫。氣昂昂,頭戴簪纓。光燦燦 ,胸懸金印。威赫赫,爵祿高登。昏慘慘,黃泉路近。 問古來將相可還存? 也只是虛名兒與後人欽敬。

鏡堮曲: 虛幻的感情。李紈青春寡居,夫妻恩情已變成了鏡中的幻影。
夢堨\名: 指夢中的功名富貴最終是一場空。唐李公佐南柯太守傳: 諄于棼入大槐安國,招了駙馬,做了南柯太守,榮華富貴,顯赫一時,一覺醒來,才知大槐安國就是屋旁大槐樹下的一個螞蟻洞 。這句指李紈丈夫已死,功名就更無從談起了。
無常性命: 幻滅了的性命。無常: 舊時迷信,說人臨死時有無常鬼來勾魂,無常到是說死亡來臨了。這句指李紈丈夫賈珠的早喪
陰騭: 陰德。這三句是上下兩層意思的過渡句 ,上一層寫李紈的青春,是與丈夫賈珠的命運聯在一起 ; 下一層寫李紈的晚年,是與兒子賈蘭的命運聯在一起。
簪纓: 古代達官貴人的帽飾簪 ,用來把帽子和頭貫在一起。纓,用來把帽子繫在頷上。這堨N指帽子。
金印: 指官印。古代稱銅為金。
黃泉句: 暗示賈蘭做官後,突遭變故很快就喪了性命。

這支曲子,寫李紈的遭遇和命運。在李紈的一生中,她遇到的兩次幸福"都是很短暫的 ,而漫長的歲月是在寂寞苦悶中度過。美妙的青春年華,去之何迅" ,留下的只是“鏡堮曲繡帳鴛衾的回憶 。後半世望子成龍,剛剛氣昂昂 ,頭戴簪纓。光燦燦,胸懸金印。威赫赫,爵祿高登。之際 ,却突然一轉,昏慘慘 ,黃泉路近" ,希望全然破滅。李紈的 這條生活道路,在封建末世年輕的寡婦中是很有代表性的,有多少寡婦懷着同樣的希望,遭到了同樣的結局。盡管她們都博得了貞節、 賢淑的美名,但又有什麽用呢? 作者在這埵y銳地批判了所謂三從四德」的封建說教

高鶚的續書沒有寫出賈蘭昏慘慘 ,黃泉路近"的結局,反而美化成什麽“蘭桂齊芳",團圓復初,這是不符合曹雪芹原意的,也削弱了紅樓夢》一書的思想性與藝術性。

好事終
畫梁春盡落香塵。擅風情,秉月貌,便是敗家的根本。箕裘頹墮皆從敬,家事消亡首罪寧。宿孽總因情。

春盡: 青春結束。此句指秦可卿懸梁自縊。在紅樓夢》的初稿中,原有秦可卿淫盡天香樓的具體情節,後來修改時雖然刪去了,但還是留下一些痕迹。如第五回秦可卿判詞前畫着高樓大厦,有一美人懸梁自縊。"第十三回,當秦可卿死訊傳開,合家“無不納罕,都有些疑心。"第一百十一回,鴛鴦自縊身死,看見秦可卿在前面引路等等。
擅風情: 擅長於男女之情。
秉月貌: 具有花容月貌。
箕裘句: 祖先的功業。箕,簸箕 ; 裘,皮襖。
禮記學記》:「良冶之子,必學為裘 ; 良弓之子,必學為箕。」敬,指賈敬。全句意思說,賈家祖業的衰敗毁壞都是從賈敬開始的。《紅樓夢》第二回: 賈敬一味好道,只愛燒丹煉汞,別事一概不管。
家事消亡首罪寧: 家業破落。寧,指寧國府。
宿孽總因情: 前生的罪惡過錯。情,指男女之情。

這支曲子寫秦可卿。秦可卿原本是養生堂"中的孤兒,出身低下,養父也只是個“營繕司"的“郎中"。她雖然在賈府時間不長,却看得比較深刻,她托夢給王熙鳳,讓她早想辦法,留條後路:“將祖塋附近多置田莊房舍地畝",“便敗落下來,子孫回家讀書務農,也有個退步,祭祀又可永繼。"可見她早就預料到家勢要敗落。但是賈府的統治者是不會接受這種勸告的。賈敬賈珍賈蓉這長房三代,整天煉丹修道,游手好閒或吃喝嫖賭,偷鷄摸狗,腐朽、 糜爛已至極點。這是由封建貴族階級所享有的政治,經濟特權決定的。他們的這種寄生性和腐朽性又決定了其階級走向滅亡的必然性。這才是地主階級箕裘頹墮"的真正原因

飛鳥各投林
為官的,家業凋零。富貴的,金銀散盡。有恩的,死裡逃生。無情的,分明報應。欠命的,命已還。欠淚的,淚已盡 。冤冤相報自非輕,分離聚合皆前定。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也真僥幸。看破的,遁入空門。痴迷的,枉送了性命 。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食盡鳥投林: 食物吃光了,鳥兒飛散,返回樹林棲息。

 這支曲子是紅樓夢十二支曲》的總結,也是大觀園堬釵h女子悲劇命運的概括。它宣告了四大家族的徹底崩潰,預示了封建社會必然走向滅亡的歷史命運。

這媦g到了十二個女子的各種生活遭遇各種性格各種結局。

史湘雲是官僚貴族之家的千金小姐,但家業已經衰敗。
薛寶釵家資巨富,但已揮霍殆盡。
巧姐臨難遇恩人,得以死堸k生。
妙玉冷眼看人世,落得身憚d淖之中。
賈迎春抵債嫁給孫紹祖,被活活折磨而死。
林黛玉叛逆封建禮教,為寶玉淚盡喪身。
秦可卿飲辱自縊。
賈探春避禍遠嫁。
元春身封貴妃而不得善終。
李紈因子得富也實屬僥幸。
賈惜春看破紅塵,削髮為尼,遁入空門。
王熙鳳執迷不悟,機關算盡,結果送了性命。

凡此種種,形形色色,哪一條道路也不通,哪一條命運也不佳。這是封建社會窮途末路徹底崩潰的前兆,所以作者的結論就是: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這十二支曲子,都帶有宿命論的色彩,須讀者去識別。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一   左右宗學之說

清代宗學蓋設於雍正二年。上諭云:命左右兩翼各立宗學一所 ,揀選宗室四人為正教長,十六人為副校長。宗室子弟願入學者,分別教習清漢書 ,讀書之暇,演習騎射,併月給銀筆等項 ,以隆教育。又三年諭諸王宗室等云:・・・・・・爾等・・・・・・如以朕設立此學 ,果為有益,爾諸王室之子弟,或在家延師讀書亦可,或勞其身心,閱歷事務,令入宗學讀書亦可・・・・・・或學習經書 ,或嫻熟武藝・・・・・・(均見清世宗憲皇帝實錄)據此可知設立宗學之意。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二   滿人之生活

由某些上諭中 ,可以窺見入關後滿人官吏生活之逐漸腐化。如云:・・・・・・至於爾等家世 ,業在騎射。近多慕為文職,漸至武備廢弛 ; 而由文職進身者,又祗僥倖成名,不能苦心向學,玩日愒時,迄無所就,平居積習,尤以奢侈相尚。居室器用,衣服飲饌,無不備極紛華,爭誇靡麗 ; 甚且沉湎梨園,遨遊博肆,不念從前積累之維艱,不顧向後日用之難繼 ; 任意靡費,取快目前,彼此效尤,其害莫甚。裕按: 當時一般漢人入旗籍之官僚家庭,亦多感染此種風氣,曹家蓋亦其中之一耳。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四   珍兒

紅樓夢中之寶玉 ,近多謂雪芹以其叔某為模特兒,其說是否,固尚有待確證 ; 然由若干小點衡之,則頗能減少抵牾。如據楝亭詩鈔別集辛卯三月聞珍兒殤書此誌慟兼示四姪寄東軒諸友一詩 ,則曹寅幼子名珍。有人謂曹頫即賈政,寶玉即雪芹。若然,則珍當係雪芹之叔 ; 而紅樓夢中竟以賈珍為寶玉之兄 ,豈有不顧行輩如是者哉? 且雪芹甚避長者諱。庚辰本第五十二回寫晴雯補裘完時,只聽自鳴鐘已敲了四下云云 ,其下有雙行小註云:四下乃寅正初刻 ,寅此樣(寫)法避諱也。此避曹寅諱也 。既慎之於此,何竟忽之於彼耶?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五   四松堂印譜

一九三二年予家北京宣武門內頭髮胡同,其地距太平湖甚近,湖側則二百年前敦敏所寓之槐園也。頭髮胡同東口內有小肆,售舊書字畫等項,余假日每留連其間。一日得四本堂印譜四冊 。據書賈告尚有四松堂印譜一冊 ,於日前售出,頗疑賈人之妄。殆一九五四年於懋齋詩鈔稿本中獲主敬存誠一章後 ,始信其不誣。然則敬亭亦嫻治印。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六   甲戌本石頭記文字

石頭記脂批本論者向謂甲戌本最早(1754),己卯本次之(1759),庚辰本又次之(1760)。近之研究脂批版本者 ,如吳世昌先生,頗疑甲戌本並不若是其早者。余固未嘗及此,然細翫甲戌本及庚辰本之若干回,亦覺所謂甲戌本最早之說,似尚不無疑問。如二十六回庚辰本眉批:紅玉一腔委曲怨憤 ,係身在怡紅不能遂志,看官勿錯認為芸兒害相思也。己卯冬。又:獄神廟回有茜雪紅玉一大回文字 ,惜迷失無稿,嘆嘆。丁亥夏,畸笏叟。按甲戌本固有此二批語 ,然於前一批則無己卯冬三字 。(俞氏輯評於此條下注甲戌同,非是。不能恃俞輯研究脂批,此等處即為一例。)後一批則少一字 ,又作紅玉茜雪,又少嘆嘆丁亥夏畸笏叟」諸字 。就此回而言,頗疑庚辰本所據之底本較早,而甲戌本所據之底本較晚。何則?蓋「己卯冬丁亥夏 ,畸笏叟」均應係原批而後删却者。

此外,鳳尾森森 ,龍吟細細・・・・・・二玉這回文字・・・・・・若無如此文字收什二玉 ,寫顰無非至再哭・・・・・・在庚辰本均係眉批 ,而在甲戌本則為總評。頗疑只有眉批可改為總評,無總評變為眉批者。若然,則其先後次序甚顯。又庚辰本眉批寫倪二〔紫〕(原無字 ,俞輯加,而未申明)英湘蓮玉菡俠文皆各得傳真寫照之筆。丁亥夏,畸笏叟。」 ,接另一批「惜衛若蘭射圃文字迷失無稿,嘆嘆。丁亥夏 ,畸笏叟。,此分明兩次兩批 ,但在甲戌本則不但均移作本回後之總評,而且併為一批。作:前回倪二紫英湘蓮玉菡四樣俠文 ,皆得傳真寫照之筆,惜衛若蘭射圃文字 ,迷失無稿,嘆嘆。」文字既較潔,並將「字補上 ,顯係改文。因作總評,復將丁亥夏 ,畸笏叟。諸字删去 。至回目高鶚作蜂腰橋設言傳心事與庚辰本同 ,而甲戌則作蜂腰橋設言傳密」 。此不足證庚辰之為較晚,蓋高所據以「釐剔」補足者,固不必為最早本。然則,就此回而言,甲戌未必為最早本也甚明。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七   脂硯齋所用硯

六三年二月十日訪張伯駒先生於其什剎後海李廣橋寓舍,承其見示近日以重金購得之脂硯齋所用硯一方。硯極小,長約二寸五,寬二寸許,厚約三分 ; 端石,粗邊,不甚精。背有行草題詩曰:調研浮清影 ,咀毫玉露滋。芳心在一點,餘潤拂蘭芝。邊署素卿脂硯 ,王穉登題。正面邊題隸書字曰:脂硯齋所珍之其永保。朱漆盒 ,背有萬曆癸酉姑蘇吳萬有造十字楷書 。盒蓋正面無字,蓋內有刻劃極細半身仕女圖一,其一方題紅顏素心四字篆文 ,另一方有篆文江陵內史四字 。按明名妓薛素素名素,一字素卿,吳郡人,一說北京人。素素聰穎,有詩騎等項十能之譽 。著有南遊草,當時太原名士王穉登為之序 。此硯蓋即素素之故物。王穉登題硯詩中,上款素卿既係素素之字 ,而詩中餘潤拂蘭芝」 ,似亦涉馬湘蘭,湘蘭固稱「潤娘」,故為素素硯無疑。入清,此硯為脂硯齋所獲 。裕意脂硯齋所珍之其永保十字 ,亦可有三解。一,脂硯齋所自鐫者 ; 二,脂硯齋在世而他人代鐫者 ; 三,脂硯齋已逝世他人代鐫者。若第三解是,則當時藏者已非脂硯齋本人矣。脂硯齋所珍之」一詞 固已不類本人鐫句,而與常見於金文之其永保聯繫讀之 ,著一字 ,更類第三者之口吻。究竟如何,尚待推敲。此外,硯之小如此,又為之硯 ,藏者脂硯齋究竟為何人物耶? 亦不能令人無疑問。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八   陸繪雪芹先生像

一九六三年有某君過鄭州,在河南博物館發現陸厚信繪雪芹先生像 ,係對開之兩頁,予於同年,曾一見之。其右方之一頁為陸所繪像雪芹坐 ,無配景,而微向左,下身亦在左側,長衣無領,草履 ; 雙手皆露於袖外,有指甲,頗長。面圓而胖,色黑,蓋畫時着鉛粉,年既久,遂暗黑至不可辨識。眉目平正,鼻下端較闊。左上方有畫者題詞云:雪芹先生洪才河瀉 ,逸藻雲翔。尹公望山時督兩江,以通家之誼,羅致幕府。案牘之暇,詩酒賡和,鏗鏘雋永。余私忱欽慕,爰作小照,繪其風流儒雅之致,以誌雪鴻之跡云爾。雲間艮生陸厚信併識。」下有「艮生」陽文 ,「陸印厚信」陰文二印,均篆文。左方之一頁有尹繼善詩二首,詩云:「萬里天空氣泬寥 ,白門雲樹望中遙。風流誰似題詩客,坐對青山想六朝。」又云:「久住江城別亦難 ,秋風送我整歸鞍。他時光景如相憶,好把新圖一借看。」下款署「望山尹繼善」,再下陰文「繼善」、 陽文「敬事慎言」二章。尹詩無上款,但此詩見於《尹文端公詩集》卷九,作「題俞楚江照」,故又有人疑畫像係楚江 。此像究為曹耶俞耶? 莫之能定。倘謂為俞也,至今無人知俞號雪芹。倘謂為曹也,何以尹詩見於集中竟為「題俞楚江照」? 此外尚有疑莫能决之處,玆不具論。余於一九七六年八月初因事赴鄭州。十四日去河南省博物舘,由傅月華、林治泰兩先生 ,出示陸繪雪芹先生像 。則見衣色為花青淡青淡藍 ,褲及鞋均赭石,面色係用赭石為底,敷以胡粉。頭部周圍,有水漬。面色較予於一九六三年見該像時為淡,左手顏色亦淡,似有洗痕,右手全變為黑色。畫面有二圓斑點,似油漬。該像係用有礬之熟宣所繪 。余此次細察,審知畫頁後面邊沿有漿糊所黏四處點痕,可證此對開之兩頁原為一大冊許多開中之一開耳。又,此一開正面有一粉色新虎皮宣簽,題曰清代學者曹雪芹先生小照下署藏園珍藏。藏園即傅增湘 ,此題簽非傅字,估計在此新虎皮宣簽下被掩蓋之舊牋,或即為藏園」之自題簽 。予對此像殊不敢贊一辭,惟在諸可疑之點未獲完滿解釋之前,遽以之為曹雪芹像,恐未安耳。

:《集韻》倪甸切。或作硯。《郭璞·江賦》綠苔鬖髿乎硏上。《註》硏,滑石也。與硯同

尹繼善(1694年-1771年),字元長,號望山,章佳氏,滿洲鑲黃旗人。尹泰之子。清朝政治人物。官至文華殿大學士。

吳恩裕  考稗小記   七十九   高鶚後人

鶚有後人名高俊峯,一九六五年一月逝世 ,年六十餘。聞高俊峯係氣功專家,無甚文化,身後蕭條,並無子嗣。言慧珠之母高逸安,即俊峯之堂姪女。

吳恩裕  考稗小記   八十   莊子因

紅樓夢》 庚辰本第二十一回,黛玉看寶玉所續《莊子》後,留詩云:無端弄筆是何人? 作踐南華莊子因。不悔自家無見識,却將醜語詆他人。脂批亦及莊子因」一詞,有正本同。俞平伯云:「莊子因」當作「莊子文」,實誤。按「莊子因」係書名,清初三山林雲銘西仲撰。有康熙癸卯戊辰兩版。在癸卯版中,作者有對該書何以名《莊子「因」》之詮釋。

 
頁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