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印度大乘法師僧伽斯那 百喻經 選

頁: 1..   2..   3..

家訓  昔時賢文  圍爐夜話  了凡四訓  安得長者言  小窗幽記  幽夢影  呻吟語

三字經  重訂三字經  千字文  昔時賢文  二十四孝  歷史年表  朱子治家格言  百喻經


水火喻

昔有一人,事須火用,及以冷水。 即便宿火,以澡盥盛水,置於火上。 後欲取火,而火都滅;欲取冷水,而水復熱。 火及冷水二事俱失。

世間之人亦復如是。 入佛法中,出家求道。既得出家,還復念其妻子眷屬, 世間之事,五欲之樂。由是之故,失其功德之火, 持戒之水。念欲之人亦復如是。

【題解】 俗人羨慕出家人解脫煩惱,清淨自在;及至出了家,又對世俗生活的歡樂不能忘懷,結果是成不了佛,也喪失了俗人的快樂,二樣都失掉了。世間萬事皆如此理,有得必有失,用心不專,妄求兼得,結果常常是二樣皆失。

【語譯】 從前有一個人,所做之事情需要用火,還要用冷水。他把火封好,把盥洗用具盛上水,放置到火上。後來他想取火用,而火都熄滅了;想用冷水,而水又變熱了。火與冷水二者都失去了。

世間之人也是這樣。皈依佛法,出家修道。既然已經出家,還要思念妻子兒女和親屬,想著世俗諸事和感官享受的諸般快樂。因此之故,既喪失了作功德之火,又失掉持守戒律之水。貪戀五欲之修道者也是這樣的。


觀作瓶喻

譬如二人至陶師所,觀其蹋輪而作瓦瓶,看無厭足。一人捨去,往至大會,極得美膳,又獲珍寶。一人觀瓶而作是言:「待我看訖。」如是漸冉,乃至日沒,觀瓶不已,失於衣食。愚人亦爾,修理家務,不覺非常。

【題解】 一寸光陰一寸金,寸金難買寸光陰,此俗語極言時光之寶貴。老天給予每個人的時光大體是公平的,可是,有人能抓住每分每秒有效利用,做有意義的事業,造福他人,不使一生虛度 。有人則把時光消磨在無益的瑣事中,終生碌碌無為,待生命將要結束時,回首往事,剩下的只有悔恨與痛苦,但已於事無補了。這篇故事啓示人們珍惜時光和生命,最有效的方法就是抓住分分秒秒做有意義的事 ,不使生命無價值消耗。那些在酒桌,娛樂場,麻將桌上無休止的空耗生命者,讀此當有所警醒。

【語譯】 有兩個人到陶工的作坊裡,觀看他用腳蹬踏轉輪製作瓦瓶,看也看不夠。後來其中一人離開了,去参加一個大會,吃到豐盛的美食,又得到贈送的珍寶。另一人還在觀看做瓶,他這樣說:「等我看完以後再說吧。」就這樣時間漸漸過去,直到太陽落山,仍在觀看做瓶沒完沒了,連吃飯都錯過了。愚蠢的人也是這樣,天天忙於料理家務瑣事,不覺得有什麼不一樣。


願為王剃鬚喻

昔者有王,有一親信,於軍陣中,歿命救王,使得安全,王大歡喜,與其所願,即便問言: 「汝何所求?恣汝所欲。」臣便答言:「王剃鬚時,願聽我剃。」王言:「此事若適汝意,聽汝所願。」如此愚人世人所笑,半國之治、大臣輔相,悉皆可得,乃求賤業。

愚人亦爾,諸佛於無量劫難行苦行自致成佛,若得遇佛,及值遺法,人身難得。譬如盲龜值浮木孔,此二難值。今已遭遇,然其意劣,奉持少戒 。便以為足, 不求涅槃勝妙法也。無心進求,自行邪事,便以為足。

盲龜值浮木孔:盲龜之頭浮出水面剛好碰到浮木孔,從孔中伸出。出雜阿含經卷一十五,言大海中有一隻盲龜,壽命無限,每隔一百年浮出水面一次。海上有一浮木,隨波逐流不定,木中有一孔。盲龜浮出水面時,剛好從浮木孔中伸出頭來,極言其機遇萬分難得。在這堨峓@比喻人遇佛,得聞佛法,亦如此難得。

【題解】 這個為國王立過大功的人,在接受獎賞時,不選擇半個國家的治理權和高官顯位,而選擇為國王剃鬚賤業。按照通行的價值觀念,這當然是吃了大虧,是愚蠢的。可是,反覆思之,又不盡然 。人貴有自知之明,這個人知道自己有剃鬚專長,卻沒有從政做官的經驗 ,作此種選擇正是人盡其才,揚長避短。如果只顧貪圖高官顯位,不考慮自己能否勝任,很可能得到高官而瀆職犯罪,受到懲處,不得善終。這樣看來,此人的選擇又是極聰明的。

【語譯】 從前有一位國王,他有一親信之人,在一次兩軍交戰中,此人不顧性命救護國王,使國王安全脫險。國王非常高興,要賞賜他希望得到的東西。就問他說:有什麽要求,你隨意提出來吧。這個人回答說:國王剃鬚時,希望由我給您剃。國王說:如果此事合乎你的心意,就按你的願望辦吧。這個愚笨的人被世人所笑話。因為治理半個國家,作大臣或輔相之類,都可以得到,而他只求一個微賤職業。


蛇頭尾共爭在前喻

譬如有蛇,尾語頭言:「我應在前。」頭語尾言:「我琣b前,何以卒爾?」頭果在前,其尾纏樹,不能得去。放尾在前,即墮火坑 ,燒爛而死。

師徒弟子亦復如是,言師耆老每琣b前,我諸年少應為導首。如是年少,不閑戒律,多有所犯,因即相牽入於地獄。

【題解】雜譬喻經亦有一篇 ,記蛇頭與蛇尾互相爭大,尾不服頭,繞木三日不動,頭不得行,幾乎餓死。不得已尊尾為大,聽其在前,未行數步,掉進火坑燒死。與本篇取材,寓意相同。社會要發展,事業要成功 ,需要許多條件,只有這些條件具備,並處於相應位置上,發揮其不可替代作用,彼此相輔相成,協調一致,保持一種動態平衡的運行態勢,才有可能成功。過分突出其中任何條件,都會抑制其他條件 ,破壞總體平衡,而使發展夭折,事業失敗。譬如棋盤上的棋子,球場上的球員,必須服從統一調度安排,如果突出個體,都去爭功,必然破壞全局,遭致失敗。

【語譯】 有一條蛇,蛇尾對蛇頭說:我應該走在前頭。蛇頭對蛇尾說:我一直走在前面,為什麼要作此改變呢?蛇頭仍然仍然堅持在前,蛇尾纏在樹上,使頭不能移動。沒辦法只好放尾在前面走 ,結果掉到火坑裡,被燒爛而死。

師父與弟子的關係也是這樣。說師父已經很老了,每次總在前面領導,我們這些年青人才該作領導者。這些年輕人,不熟悉佛教戒律,而多有觸犯,結果把大家都帶入地獄之中。


伎兒作樂喻

譬如伎兒,王前作樂,王許千錢。後從王索,王不與之,王語之言:「汝向作樂空樂我耳,我與汝錢亦樂汝耳。」

世間果報亦復如是,人中天上雖受少樂,亦無有實,無常敗滅,不得久住,如彼空樂。

【題解】歌女演唱,使國王耳聞美聲,得到娛樂,是真實的,因為人之眼兒鼻舌身所能感知的色聲香味觸五種對象,都是真實的。而國王所許諾之千錢,在未給付之前則是空的,不能給人歡樂。而者一實一虛,一真一假,不能等同。反映國王自食其言,用詭辯進行賴帳的狡猾手段。

【語譯】 有位歌女,在國王面前演唱,國王答應給她一千個錢。事後她向國王討取,國王不給她。國王對她說:你剛才為我演唱,只是使我耳得到快樂。我答應給你錢,也是使你耳快樂。

世間之因果報應也是如此。眾生在人間或天上雖然感受少許快樂,也是空而無實的。都是隨時生滅,沒有常住性,如國王和歌女之快樂都是空的一樣。


說人喜瞋喻

過去有人,共多人眾坐於屋中,歎一外人德行極好,唯有二過:一者喜瞋,二者作事倉卒。爾時此人過在門外, 聞作是語,便生瞋恚,即入其屋,擒彼道己愚惡之人,以手打撲。傍人問言:「何故打也?」其人答言:「我曾何時喜瞋倉卒?而此人者,道我順喜瞋恚,作事倉卒。是故打之。」傍人語言:「汝今喜瞋倉卒之相 ,即時現驗,云何諱之?」人說過惡而起怨責,深為眾人怪其愚惑。

譬如世間飲酒之夫,耽荒沈酒,作諸放逸,見人訶責,返生尤嫉,苦引證作,用自明白,若此愚人,諱聞己過,見他道說,返欲打撲之。

【題解】聞過則喜,擇善而從之蘱古老格言,人們可以記誦多條,但真正實踐起來,並不容易。究其根源,我以為主要有二,一是對自己的過失錯誤尚未認識,不以為錯,也就無從改起,這是任何人都難避免的,所謂人非聖賢,孰能無過,隨著實踐的展開和認識的深入,這類錯誤將不斷地被克服。二是固執錯誤,諱疾忌醫,害怕別人揭短,甚至用掩耳盜鈴方法否認錯誤,進而對說出己過者怨恨,報復,如本故事中的主角一樣,這是最為有害的。

【語譯】 從前有一個人,和許多人一同坐在屋子裡,讚歎另外一人道德品行都很好,只有兩條缺點:一是好發火,二是做事莽撞。當時這人剛好從門外走過,聽到有人這樣說他,便怒不可遏,立刻衝進屋中,抓住那位說自己過失的人,用手將他打倒在地。旁邊的人問他:為什麽打這個人?他回答說:我什麼時候好發火,做事莾撞了?這人說我常好發火,做事莾撞,所以打他。旁邊人說:你好發火,做事莾撞之相,現在就得到驗證了,何必還要隱諱呢?聽有人說自己過失馬上怨恨指責,這種行為,深深為眾人所責怪。

這就好比世上那些嗜酒之徒,無節制地沉迷於飲酒,作出種種放蕩越軌行為,碰見有人呵責,反而產生怨恨之心。他們還援引種種理由,用來證明自己無過失。就像這位愚癡之人,忌聽己過,遇人說出,反而要把人打倒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