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印度大乘法師僧伽斯那 百喻經 選 

頁: 1..   2..   3..

家訓  昔時賢文  圍爐夜話  了凡四訓  安得長者言  小窗幽記  幽夢影  呻吟語

三字經  重訂三字經  千字文  昔時賢文  二十四孝  歷史年表  朱子治家格言  百喻經


破五通仙眼喩

昔有一人,入山學道,得五通仙。天眼徹視,能見地中一切伏藏種種珍寶。國王聞之,心大歡喜,便語臣言:「云何得使此人常在我國,不餘處去?使我藏中得多珍寶。」有一愚臣,輒便往至,挑仙人雙眼,持來白王:「臣以挑眼,更不得去,常住是國。」王語臣言:「所以貪得仙人住者,能見地中一切伏藏,汝今毀眼,何所復任?」

【語譯】從前有一個人,入山學道,學成通曉五種神通的仙人。他用天眼透視地下,能看見那裡埋藏之物和種種珍寶。國王聽說後心中很高興,他對大臣們說:怎樣能使這位仙人長期留在我的國家,不到別處去,好使我的府庫能得到更多的珍寶呢?有一位愚蠢的大臣聽後,立刻到仙人那裡,挖出仙人的雙眼,拿回來對國王說::臣已經挖了他的雙眼,他再不能到別處去,只能長住在這個國家了。國王對這位大臣說:我之所以貪求仙人長住下來,是因為他能看見埋在地下的一切寶藏。你現在毁掉他的眼睛,他還能做什麽呢?


送美水喩

昔有一聚落,去王城五由旬。村中有好美水。王敕村人,常使日日送其美水。村人疲苦,悉欲移避,遠此村去。時彼村主語諸人言:「汝等莫去!我當為汝白王,改五由旬作三由旬,使汝得近,往來不疲。」即往白王,王為改之作三由旬,眾人聞已,便大歡喜。有人語言:「此故是本五由旬,更無有異。」雖聞此言,信王語故,終不肯捨。

【語譯】從前有一個村落,距離國王居住的都城有五由旬路程。這個村落有特別甘美的水,國王命令村民,每天派人送來好水。村民為此疲勞困苦,都想搬走避開。這時那個村的村長對眾人說:「你們不要搬走,我要為你們向國王去說,把五由旬的路改作三由旬,使送水距離變近,往返就不疲勞了。」他即刻前往向國王求說,國王為此把這段路程改作三由旬。眾人聽到後,都很高興。有人對他們說:「這段路程原本是五由旬,更改一下叫法與原來並沒有什麽不同。」眾人雖然聽到這種說法,因為相信國王的話,終於沒有離開村子。

由旬: 古印度計量里程的單位,指帝王行軍一日之路程,約為中國唐代之四十里,又說三十里,六十里不一。

【題解】《莊子齊物論》講了一則故事: 一位養猴老人,早晨餵給眾猴三升橡實,晚上四升,眾猴都惱怒起來;改為早晨四升,晚上三升,眾猴則高興起來。朝三暮四與朝四暮三,實際是一樣的,卻換來眾猴相反的反應。莊子用以諷刺那些不懂得萬物齊一之理的人,費盡心思氣力去分辨是非,爭論差別,為此而時喜時怒,就像不懂朝三暮四,朝四暮三原本無別的猴子一樣愚蠢。村民們也犯了同樣錯誤而不能開悟。這故事告訴人們,凡事需看實質,循名責實,不可為動聽的言詞所蠱惑,這是避免受騙上當的重要方法。


斫樹取果喻

昔有國王,有一好樹,高廣極大,常有好果,香而甜美。時有一人,來至王所。王語之言:「此之樹上,將生美果,汝能食不?」即答王言:「此樹高廣,雖欲食之,何由能得?」即便斷樹,望得其果。既無所獲,徒自勞苦。後還欲豎,樹已枯死,都無生理。

【語譯】從前有一個國王,他有一棵很好的樹,長得極為高大,經常結出好果實,味道又香又甜美。當時有一個人來到王的處所。國王對他說:「這棵樹上將結出美味果實,你想吃嗎?」那人立刻回答:「這棵樹又高又大,雖然想吃,從哪裡能得到呢?」國王就把樹砍倒,希望得到它的果實。結果一無所獲,白白辛苦一場。後來再想把樹立起來,可是樹已經枯死,不可能再活過來。


貧人燒麤(粗)褐衣喻

昔有一人,貧窮困乏,與他客作,得麤褐衣,而被著之。有人見之,而語之言:「汝種姓端正,貴人之子,云何著此麤(粗)弊衣褐?我今教汝,當使汝得上妙衣服,當隨我語,終不欺汝。」貧人歡喜,敬從其言,其人即便在前然(燃)火,語貧人言:「今可脫此麤褐衣,著於火中,於此燒處,當使汝得上妙欽服。」貧人即便脫著火中,既燒之後,於此火處求覓欽服,都無所得。

【語譯】 從前有一個人,生活貧窮困乏,給別人作傭工,掙得一件粗布短衣,就穿到身上。有人見了,就對他說:「你的種姓高貴,是貴人的兒子,為什麽穿這粗陋的短布衣?我現在教你個辦法,一定使你等到上等好衣服。你當聽從我的話,我絕不會欺騙你。」這個貧苦人很高興,恭敬地表示聽從他的話。那人就在前面燒起火堆,對貧苦人說:「現在可以脫下你的粗衣短布,放到火中,等衣服燒完之後,在此著火處尋找令人欽羨的好衣服。」貧苦人就把粗衣脫下拋向火中,等衣服燒完之後,在此著火處尋找令人欽羨的好衣服,結果什麽也未得到。


為婦貿鼻喻

昔有一人,其婦端正,唯其鼻醜。其人出外,見他婦女面貌端正,其鼻甚好,便作念言:「我今寧可截取其鼻著,不亦好乎?」即截他婦鼻,持來歸家,急喚其婦「汝速出來,與汝好鼻。」其婦出來,即割其鼻,尋以他鼻著婦面上,既不相著,復失其鼻,唐使其婦受大苦痛。

唐:徒然。

【語譯】 從前有一個人,他的妻子容貌端正,只是鼻子難看。這人外出時,見到另一婦女生得面貌端正,鼻子也很好看。他這樣想:我現在可以把她的鼻子割下來 ,安放到我妻子的臉上,不是很好麽。於是就割下那婦人的鼻子 ,帶回家來,急急忙忙喊他妻子:你快點出來 ,給你換個漂亮鼻子。妻子出來 ,他就把她的鼻子割下來,接着把另一只鼻子安到妻子臉上。結果新鼻子安不上去,又失去原來鼻子,白白便其妻子遭受極大的痛苦。


人效王眼瞬喻

昔有一人,欲得王意,問餘人言:「云何得之?」有人語言:「若欲得王意者,王之形相汝當效之。」此人即便後至王所,見王眼瞬便效王瞬。王問之言:「汝為病耶?為著風耶?何以眼瞬?」其人答王:「我不病眼,亦不著風,欲得王意,見王眼瞬故效王也。」王聞是語即大瞋恚,即便使人種種加害擯令出國。

【語譯】從前有一個人,想討國王的喜歡,就問別人說:怎樣做才能討國王喜歡呢?有人告訴他說:如果想討國王喜歡,就應當效仿國王的儀態舉止。這個人就去到國王住所,見到國王總是眨眼,就模仿國王眨眼。國王問他說:你眼晴有病嗎?還是被風吹眯眼了,為什麽總眨眼呢?這人回答:我不是眼睛有病,也不是被風吹眯眼,而是想討國王喜歡,見國王眨眼,就學著眨眼。,國王聽了這話,立刻十分惱怒,馬上命人對他施加種種懲罰,還把他驅逐出國。


 
入海取沈水喻
 
昔有長者子,入海取沈水,積有年載,方得一車。持來歸家,詣市賣之。以其貴故,卒無買者。經歷多日,不能得售,心生疲厭,以為苦惱。見人賣炭,時得速售,便生念言:「不如燒之作炭,可得速售。」即燒為炭。詣市賣之,不得半車炭之價直。   

(沈水,即沉香)

【語譯】從前有一位長者的兒子 ,下海去採集沉香木 ,累積數年所得 ,才湊成一車 。運回家來 ,送到市集上出賣 。因為價錢比較貴 ,始終沒有人肯買 。經過許多天 ,也未能賣出去 ,心堳僊蔬 ,也很苦惱 。後來他見別人賣木炭 ,可以賣得很快 ,便這樣想:不如把沉香木燒成炭 ,就可以很快賣出了 。於是便把沉香木燒成炭 ,送到市集上賣掉 ,一車沉香總共沒賣得半車木炭的價錢 。

世間愚人亦復如是,無量方便,勤行精進,仰求佛果。以其難得,便生退心。不如發心求聲聞果,速斷生死,作阿羅漢。

世間愚癡之人也是這樣 。佛教有無限多入門的靈活方法 ,只要勤勉不懈地努力修行 ,就有望求得佛果 。以佛果難求 ,而萌生退縮思想 ,以為不如發心去求小乘的聲聞果 ,可以快斷除生死輪迴之苦 ,作一個阿羅漢 。

就樓磨刀喻
 
  
昔有一人,貧窮困苦。為王作事,日月經久,身體羸瘦。王見憐愍,賜一死駝。貧人得已,即便剝皮,嫌刀鈍故,求石欲磨,乃於樓上得一磨石,磨刀令利,來下而剝。如是數數往來磨刀,後轉勞苦,憚不能數上,懸駝上樓,就石磨刀,深為眾人之所嗤笑。

猶如愚人毀破禁戒,多取錢財,以用修福,望得生天。如懸駝上樓磨刀,用功甚多,所得甚少。

禪宗語錄中講了個哭婆婆的故事。婆婆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嫁給賣鞋的,二女兒嫁給賣傘的,雨天她擔心鞋子賣不出,大女兒一家會餓飯而哭;晴天她擔心傘賣不出去,二女兒一家會餓飯而哭。雨天哭,晴天哭,她就成了哭婆婆。一位禪師開導說:「雨天你想二女兒的傘賣得好而樂,晴天你想大女兒的鞋賣得好而樂,不是很好嗎?」哭婆婆轉換一下思路,就變成笑婆婆了。這位窮苦人如能轉換一下腦筋,把磨刀石搬到樓下來,豈不是一樣解決了難題,又省氣力嗎?


灌甘蔗喻

昔有二人共種甘蔗,而作誓言:「種好者賞,其不好者當重罰之。」時二人中,一者念言:「甘蔗極甜,若壓取汁還灌甘蔗樹,甘美必甚,得勝於彼。」即壓甘蔗,取汁用溉,冀望滋味,返敗種子,所有甘蔗一切都失。

世人亦爾,欲求善福,恃己豪貴,專形俠勢,迫脅下民,陵奪財物,以用作福本期善果,不知將來反獲其患殃,如壓甘蔗,彼此都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