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歷史選讀         

遼史  太宗下

本紀第四

太宗下

  會同元年春正月戊申朔,晉及諸國遣使來賀。晉使且言已命和凝撰聖德神功碑。戊辰,遣人使晉。

  二月壬午,室韋進白。戊子,鐵驪來貢。丁酉,獵松山。戊戌,幸遼河東。丙申,上思人皇王,遣惕隱率宗室以下祭其行宮。丁未,詔增晉使所經供億戶。

  三月壬戌,將東幸,三克言農務方興,請減輜重,促還朝,從之。丙寅,女直來貢。癸酉,東幸。

  夏四月戊寅朔,如南京。甲申,女直來貢。乙酉,幸溫泉。己醜,還宮,朝于皇太后。丁酉,女直貢弓矢。己亥,西南邊大詳穩耶律魯不古奏項捷。

  五月甲寅,晉複遣使請上尊號,從之。

  六月丙子朔,吐谷渾及女直來貢。辛卯,南唐來貢。癸巳,詔建日月四時堂,圖寫古帝王事於兩廡。

  秋七月癸亥,遣使賜晉馬。丁卯,遣鶻離底使晉,梅堣F古使南唐。戊辰,遣中台省右相耶律述蘭迭烈哥使晉,臨海軍節度使趙思溫副之,冊晉帝為英武明義皇帝。

  八月戊子,女直來貢。庚子,吐谷渾、烏孫、皆來貢。

  九月庚戌,黑車子室韋貢名馬。邊臣奏晉遣守司空馮道、左散騎常侍韋勳來上皇太后尊號,左僕射劉、<一>右諫議大夫盧重上皇帝尊號,遂遣監軍寅你已充接伴。壬子,詔群臣及高年,凡授大臣爵秩,皆賜錦袍、金帶、白馬、金飾鞍勒,著於令。

  冬十月甲戌朔,遣郎君迪堜h等撫問晉使。壬寅,晉遣使來謝冊禮。是日,複有使進獨峰駝及名馬。

  十一月甲辰朔,命南北宰相及夷離就館賜晉使馮道以下宴。丙午,上禦開皇殿,召見晉使。壬子,皇太后禦開皇殿,馮道、韋勳冊上尊號曰廣德至仁昭烈崇簡應天皇太后。甲子,行再生柴冊禮。丙寅,皇帝禦宣政殿,劉、盧重冊上尊號曰睿文神武法天啟運明德章信至道廣敬昭孝嗣聖皇帝。大赦,改元會同。是月,晉複遣趙瑩奉表來賀,以幽、薊、瀛、莫、涿、檀、順、媯、儒、新、武、雲、應、朔、寰、蔚十六州並圖籍來獻。於是詔以皇都為上京,府曰臨潢。升幽州為南京,南京為東京。改新州為奉聖州,武州為歸化州。升北、南二院及乙室夷離為王,以主簿為令,令為刺史,刺史為節度使,二部梯堣w為司徒,達剌幹為副使,麻都不為縣令,縣達剌幹為馬步。置宣徽、闔門使,控鶴、客省、御史大夫、中丞、侍禦、判官、文班牙署、諸宮院世燭,馬群、遙輦世燭,南北府、國舅帳郎君官為敞史,諸部宰相、節度使帳為司空,二室韋闥林為僕射,鷹坊、監冶等局官長為詳穩。

  十二月戊戌,遣同括、阿缽等使晉,制加晉馮道守太傅,劉守太保,餘官各有差。

  二年春正月乙巳,以受晉冊,遣使報南唐、高麗。丁未,禦開皇殿,宴晉使馮道以下,賜物有差。戊申,晉遣金吾衛大將軍馬從斌、考功郎中劉知新來貢珍幣,命分賜群臣。丙辰,晉遣使謝免沿邊四州錢幣。

  二月戊寅,宴諸王及節度使來賀受冊禮者,仍命皇太子、惕隱迪輦餞之。癸巳,謁太祖廟,賜在京吏民物,及內外群臣官賞有差。丁酉,加兼侍中、左金吾衛上將軍王檢校太尉。

  三月,畋於潭之側。戊申,女直來貢。丁巳,封皇子述律為壽安王,罨撒葛為太平王。己巳,大賚百姓。

  夏四月乙亥,幸木葉山。癸巳,東京路奏狼食人。

  五月乙巳,禁南京鬻牝羊出境。思奴古多媯尼今s官物,籍其家。南唐遣使來貢。丁未,以所貢物賜群臣。戊申,回鶻單于使人乞授官,詔第加刺史、縣令。

  六月丁醜,雨雪。是夏,駐蹕頻蹕澱。

  秋七月戊申,晉遣使進犀帶。庚戌,吐谷渾來貢。乙卯,敞史阿缽坐奉使失職,命笞之。

  閏月癸未,乙室大王坐賦調不均,以木劍背撻而釋之;並罷南、北府民上供,及宰相、節度諸賦役非舊制者。乙酉,遣的烈賜晉烏古良馬。己醜,以南王府二刺史貪蠹,各杖一百,仍系虞候帳,備射鬼箭;選群臣為民所愛者代之。

  八月乙丑,晉遣使貢歲幣,奏輸戌、亥二歲金幣於燕京。

  九月甲戌,阻卜阿離底來貢。己卯,遣使使晉。

  冬十月丁未,上以烏古部水草肥美,詔北、南院徙三石烈戶居之。

  十一月丁亥,鐵驪、燉煌並遣使來貢。

  十二月庚子,鉤魚於土河。甲子,回鶻使者人有以刃相擊者,詔付其使處之。

  三年春正月戊子,吳越王遣使來貢。庚寅,人皇王妃來朝。回鶻使乞觀諸國使朝見禮,從之。壬辰,遣陪謁、阿缽使晉致生辰禮。晉以並、鎮、忻、代之吐谷渾來歸。

  二月己亥,奚王勞骨甯率六節度使朝貢。庚子,烏古遣使獻伏鹿國俘,賜其部夷離旗鼓以旌其功。壬寅,女直來貢。辛亥,墨離鶻末堥浀^鶻阿薩蘭還,賜對衣勞之。乙卯,鴨淥江女直遣使來覲。

  三月戊辰,遣使使晉,報幸南京。己巳,如南京。辛未,命惕隱耶律涅離骨德率萬騎先驅。壬申,次石嶺,以奚王勞骨寧監軍寅你已朝謁不時,切責之。丙子,魯不姑上項俘獲數。癸未,獵水門,獲白鹿。庚寅,詔扈從擾民者從軍律。甲午,幸薊州。乙未,晉及南唐各遣使來覲。

  夏四月庚子,至燕,備法駕,入自拱辰門,禦元和殿,行入闔禮。壬寅,遣人使晉。乙巳,幸留守趙延壽別墅。丙午,晉遣宣徽使楊端、王眺等來問起居。<二>壬子,禦便殿,宴晉及諸國使。丙辰,晉遣使進茶藥。壬戌,禦昭慶殿,宴南京群臣。癸亥,晉遣使賀端午,以所進節物賜群臣。乙丑,南唐進白龜。

  五月庚午,以端午宴群臣及諸國使,命回鶻、燉煌二使作本俗舞,俾諸使觀之。庚辰,晉遣使進弓矢。甲申,遣皇子天德及檢校司徒邸用和使晉。戊子,閱騎兵於南郊。

  六月乙未朔,東京宰相耶律羽之言渤海相大素賢不法,詔僚佐部民舉有才德者代之。丙申,閱步卒於南郊。庚子,晉及轄剌骨只遣使來見。壬寅,駕發燕京,命中書令蕭僧隱部諸道軍于長坐營。癸醜,次奉聖州。甲寅,勞軍士。

  秋七月己巳,獵猾底烈山。癸酉,朝于皇太后。丙子,從皇太后視人皇王妃疾。戊寅,人皇王妃蕭氏薨。己卯,以安重榮據鎮州叛晉,詔征南將軍柳嚴邊備。丙戌,徙人皇王行宮於其妃薨所。辛卯,晉遣使請行南郊禮,許之。

  八月己亥,詔東丹吏民為其王倍妃蕭氏服。庚子,阻卜來貢。壬寅,遣使南唐。乙巳,阻卜、黑車子室韋、賃烈等國來貢。南唐遣使求青峴帳,賜之。戊申,以安端私城為白川州。辛亥,鼻骨德使乞賜爵,以其國相授之。甲寅,阻卜來貢。乙卯,置白川州官屬。丙辰,詔以於諧堛e、臚河之近地,給賜南院歐突呂、乙斯勃、北院溫納何剌三石烈人為農田。<三>

  九月庚午,侍中崔窮古言:「晉主聞陛下數游獵,意請節之。」上曰:「朕之畋獵,非徒從樂,所以練習武事也。」乃詔諭之。壬午,邊將奏破吐谷渾,擒其長;詔止誅其首惡及其丁壯,餘並釋之。丙戌,晉遣使貢名馬。戊子,女直及吳越王遣使來貢。

  冬十月辛醜,遣克郎使吳越,略姑使南唐。庚申,晉遣使貢布,及請親祠南嶽,<四>從之。

  十一月己巳,南唐遣使奉蠟丸書言晉密事。丁醜,詔有司教民播種紡績。除姊亡妹續之法。

  十二月壬辰朔,率百僚謁太祖行宮。甲午,燔柴,禮畢,祠於神帳。丙申,遣使使晉。丙辰,詔契丹人授漢官者從漢儀,聽與漢人婚姻。丁巳,詔燕京皇城西南堞建涼殿。

  是冬,駐蹕於傘澱。

  四年春正月壬戌,以乙室、品卑、突軌三部鰥寡不能自存者,官為之配。丙子,南唐遣使來貢。庚辰,涅剌、烏隗部獻項俘獲數。己醜,詔定征項功。

  二月丙申,皇太子獲白獐。甲辰,晉遣使進香藥。丙子,鐵驪來貢。丁巳,詔有司編始祖奇首可汗事蹟。己未,晉遣楊彥詢來貢,且言鎮州安重榮跋扈狀,遂留不遣。是月,晉鎮州安重榮執遼使者拽剌。

  三月,特授回鶻使闊堜騥V,並賜旌旗、弓劍、衣馬,餘賜有差。癸酉,晉以許祀南郊,遣使來謝,進黃金十鎰。

  夏四月己卯,<五>晉遣使進櫻桃。

  五月庚辰,吐谷渾夷離蘇等叛入晉。遣牒蠟往諭晉及太原守臣。

  六月辛卯,振武軍節度副使趙崇逐其節度使耶律畫堙A以朔州叛,附晉。丙午,命宣徽使古只赴朔州,以兵圍其城,有晉使至,請開壁,即勿聽,驛送闕下。

  秋七月癸亥,南唐遣使奉蠟丸書。丙寅,古只奏請遣使至朔令降,守者猶堅壁弗納。且言晉有貢物,命即以所貢物賜攻城將校。己巳,有司奏神車有蜂巢成蜜,史占之,吉。壬申,晉遣使進水晶硯。

  八月癸巳,南唐奉蠟丸書。庚子,晉遣使進犀弓、竹矢。吳越王遣使奉蠟丸書。

  九月壬申,有星孛于晉分。丁醜,幸歸化州。

  冬十月辛醜,有司奏燕、薊大熟。癸卯,吳越王遣使來貢。

  十一月丙寅,晉以討安重榮來告。庚午,吐谷渾請降,遣使撫諭。阻卜來貢,以其物賜左右。丙子,鴨淥江女直來貢。壬午,以永寧、天授二節及正旦、重午、冬至、臘並受賀,著令。

  十二月戊子,晉遣使來告山南節度使安從進反。詔以便宜討之。庚寅,南唐遣使奉蠟丸書。戊戌,晉遣王升鸞來貢。戊申,晉以敗安重榮來告,遂遣楊彥詢歸。辛亥,晉遣使乞罷戍兵,詔惕隱朔古班師。甲寅,攻撥朔州,遣控鶴指揮使諧堻珥x。時古只戰歿城下,上怒,命誅城中丁壯,仍以叛民上戶三十為古只部曲。

  五年春正月丙辰朔,上在歸化州,禦行殿受群臣朝。以諸道貢物進太后及賜宗室百僚。戊午,詔求直言,北王府郎君耶律海思應詔,召對稱旨,特授宣徽使。詔政事令僧隱等以契丹戶分屯南邊。戊辰,晉函安重榮首來獻。上數欲親討重榮,至是乃止。癸酉,遣使使晉。是月,晉以朔州平,遣使來賀,遂遣客省使耶律化哥使晉並致生辰禮。

  二月壬辰,上將南幸,以諸路有未平者,召太子及群臣議,皆曰:「今襄、鎮、朔三州雖已平,然吐谷渾為安重榮所誘,猶未歸命,宜發兵討之,以警諸部。」上曰:「正與朕合。」遂詔以明王隈恩代於越信恩為西南路招討使以討之,且諭明王宜先練習邊事,而後之官。甲午,如南京。遣使使晉索吐谷渾叛者。乙未,鼻骨德來貢。

  三月乙卯朔,晉遣齊州防禦使宋暉業、<六>翰林茶酒使張言來問起居。

  閏月,駐蹕陽門。

  夏四月甲寅朔,鐵驪來貢,以其物分賜群臣。丙子,晉遣使進射柳鞍馬。


  五月五日戊子,<七>禁屠宰。

  六月癸醜朔,晉齊王重貴遣使來貢。丁巳,徒睹古、素撒來貢。乙丑,晉主敬瑭殂,子重貴立。戊辰,晉遣使告哀,輟朝七日。庚午,遣使往晉弔祭。丁醜,聞皇太后不豫,上馳入侍,湯藥必親嘗。仍告太祖廟,幸菩薩堂,飯僧五萬人。七月乃愈。

  秋七月庚寅,晉遣金吾衛大將軍梁言、判四方館事朱崇節來謝,<八>書稱「孫」,不稱「臣」,遣客省使喬榮讓之。景延廣答曰:「先帝則聖朝所立,今主則我國自冊。為鄰為孫則可,奉表稱臣則不可。」榮還,具奏之,上始有南伐之意。辛卯,阻蔔、鼻骨德、烏古來貢。將軍闥德里、蒲骨等率降將轄德至闕,並獻所獲。丁未,晉遣使以祖母哀來告。

  八月辛酉,女直、阻卜、烏古各貢方物。甲子,晉複襄州。戊辰,詔河東節度使劉知遠送叛臣烏古指揮使由燕京赴闕。癸酉,遣天城軍節度使蕭拜石弔祭于晉。

  九月壬辰,遣使賀晉帝嗣位。

  冬十月己巳,徵諸道兵。遣將軍密骨德伐項。

  十一月乙未,武定軍奏松生棗。

  十二月癸亥,晉遣使來謝。

  是冬,駐蹕赤城。

  六年春二月乙卯,晉遣使進先帝遺物。辛酉,晉遣使請居汴,從之。

  三月己卯朔,吳越王遣使來貢。甲申,梅堻搕犐蚋k。戊子,南唐遣使奉蠟丸書。丁未,晉至汴,遣使來謝。

  夏四月戊申朔,日有食之。

  五月己亥,遣使如晉致生辰禮。

  六月丁未朔,鐵驪來貢。己未,奚鋤骨堻▲i白麝。辛酉,莫州進白鵲。晉遣使貢金。

  秋八月丁未朔,晉複貢金。己未,如奉聖州。晉遣其子延煦來朝。

  冬十一月辛卯,上京留守耶律迪輦得晉諜,知有二心。甲辰,鐵驪來貢。

  十二月丁未,如南京,議伐晉。命趙延壽、趙延昭、安端、解媯孕挶氶B、易、定分道而進,大軍繼之。

  是歲,楊彥昭請移鎮奈濼及新鎮,從之。

  七年春正月甲戌朔,趙延壽、延昭率前鋒五萬騎次任丘。丙子,安端入雁門,圍忻、代。己卯,趙延壽圍貝州,其軍校邵珂開南門納遼兵,太守吳巒投井死。己醜,次元城,授延壽魏、博等州節度使,封魏王,率所部屯南樂。丙申,遣兵攻黎陽,晉張彥澤來拒。辛醜,晉遣使來修舊好,詔割河北諸州,及遣桑維翰、景延廣來議。

  二月甲辰朔,<九>攻博州,刺史周儒以城降。晉平盧軍節度使楊光遠密道遼師自馬家口濟河。晉將景延廣命石斌守麻家口,白再榮守馬家口。未幾,周儒引遼軍麻答營於河東,攻鄆州北津,以應光遠。晉遣李守貞、皇甫遇、梁漢璋、薛懷讓將兵萬人,緣河水陸俱進。遼軍圍晉別將于戚城,晉主自將救之,遼師解去。守貞等至馬家口,麻答遣步卒萬人築營壘,騎兵萬人守於外,餘兵屯河西。渡未已,晉兵薄之,遼軍不利。

  三月癸酉朔,趙延壽言:「晉諸軍沿河置柵,皆畏怯不敢戰。若率大兵直抵澶淵,據其撟梁,晉必可取。」是日,晉兵駐澶淵,其前軍高行周在戚城。乃命延壽、延昭以數萬騎出行周右,上以精兵出其左。戰至暮,上複以勁騎突其中軍,晉軍不能戰。會有諜者言晉軍東面數少,沿河城柵不固,乃急擊其東偏,眾皆奔潰。縱兵追及,遂大敗之。壬午,留趙延昭守貝州,徙所俘戶於內地。

  夏四月癸醜,還次南京。辛未,如涼陘。

  五月癸酉,耶律撥堭o奏破德州,擒刺史尹居及將吏二十七人。

  六月甲辰,黑車子室韋來貢。乙巳,沒堙B要媯弘磛荌^。

  秋七月己卯,晉楊光遠遣人奉蠟丸書。辛卯,晉遣張暉奉表乞和,留暉不遣。

  八月辛酉,回鶻遣使請婚,不許。是月,晉鎮州兵來襲飛狐,大同軍節度使耶律孔阿戰敗之。

  九月庚午朔,北幸。

  冬十月丁未,鼻骨德來貢。壬戌,天授節,諸國進賀,惟晉不至。

  十一月壬申,詔徵諸道兵,以閏月朔會溫榆河北。

  十二月癸卯,南伐。甲子,次古北口。

  閏月己巳朔,閱諸道兵於溫榆河。己卯,圍州,下其九縣。

  八年春正月庚子,分兵攻邢、、磁三州,殺掠殆盡。入鄴都境。張從恩、馬全節、安審琦兵悉陳於相州安陽水之南。皇甫遇與濮州刺史慕容彥超將兵千騎來覘遼軍。至鄴都,遇遼軍數萬,且戰且卻,至榆林店。遼軍繼至,遇與彥超力戰百餘合,遇馬斃,步戰,審琦引騎兵水以救,遼軍乃還。

  二月,圍魏,晉將杜重威率兵來救。戊子,晉將折從阮陷勝州。」一○:

  三月戊戌,師撥祁州,殺其刺史沈斌。庚戌,杜重威、李守貞攻泰州。戊子,趙延壽率前鋒薄泰城。己未,重威、守貞引兵南遁,追至陽城,大敗之。複以步卒為方陣來拒,與戰二十餘合。壬戌,複搏戰十餘堙C癸亥,圍晉兵于白團衛村。」一一:晉兵下鹿角為營。是夕大風。至曙,命鐵鷂軍下馬,撥其鹿角,奮短兵入擊。順風縱火揚塵,以助其勢。晉軍大呼曰:「都招討何不用兵,令士卒徒死!」諸將皆奮出戰。張彥澤、藥元福、皇甫遇出兵大戰,諸將繼至,遼軍卻數百步。風益甚,晝晦如夜。符彥卿以萬騎橫擊遼軍,率步卒並進,遼軍不利。上乘奚車退十餘堙A晉追兵急,獲一橐駝乘之乃歸。晉兵退保定州。

  夏四月甲申,還次南京,杖戰不力者各數百。庚寅,宴將士於元和殿。癸巳,如涼陘。

  六月戊辰,回鶻來貢。辛未,吐谷渾、鼻骨德皆來貢。辛巳,黑車子室韋來貢。丁亥,趙延壽奏晉兵襲高陽,戍將擊走之。

  秋七月乙卯,獵平地松林。晉遣孟守中奉表請和,仍以前事答之。

  八月己巳,詔侍衛蕭素撒閱群牧於北陘。

  九月壬寅,次赤山,宴從臣,問軍國要務,對曰:「軍國之務,愛民為本。民富則兵足,兵足則國強。」上以為然。辛酉,還上京。

  冬十月辛未,祠木葉山。

  十一月戊戌,女直、鐵驪來貢。

  十二月癸亥朔,朝謁太祖行宮。乙丑,雲州節度使耶律孔阿獲晉諜者。戊辰,臘,賜諸國貢使衣馬。

  九年春正月庚子,回鶻來貢。丁未,女直來貢。

  二月戊辰,鼻骨德奏軍籍。

  三月己亥,吐谷渾遣軍校恤烈獻生口千戶,授恤烈檢校司空。

  夏四月辛酉朔,吐谷渾白可久來附。是月,如涼陘。

  五月庚戌,晉易州戍將孫方簡請內附。」一二:

  六月戊子,謁祖陵,更神殿為長思。

  秋七月辛亥,詔徵諸道兵,敢傷禾稼者,以軍法論。癸醜,女直來貢。乙卯,以阻卜酋長曷剌為本部夷離。

  八月丙寅,烏古來貢。是月,自將南伐。

  九月壬辰,閱諸道兵于漁陽西棗林澱。是月,趙延壽與晉張彥澤戰於定州,敗之。

  冬十一月戊子朔,進圍鎮州。丙申,先遣候騎報晉兵至,遣精兵斷河撟,晉兵退保武強。南院大王迪輦、」一三:將軍高模翰分兵由瀛州間道以進,」一四:杜重威遣貝州節度使梁漢璋率眾來拒。與戰,大敗之,殺梁漢璋。杜重威、張彥澤引兵據中渡撟,趙延壽以步卒前擊,高彥溫以騎兵乘之,追奔逐北,僵屍數萬,斬其將王清,宋彥筠墮水死。重威等退保中渡寨。義武軍節度使李殷以城降,遂進兵,夾滹沱而營。去中渡寨三堙A分兵圍之。夜則列騎環守,晝則出兵抄掠,複命大內惕隱耶律朔骨堣弇祟給堣嬪L圍守。自將騎卒夜渡河出其後,攻下欒城,降騎卒數千。分遣將士據其要害。下令軍中預備軍食,三日不得舉煙火,但獲晉人,即而縱之。諸饋運見者皆棄而走。於是晉兵內外隔絕,食盡勢窮。

  十二月丙寅,杜重威、李守貞、張彥澤等率所部二十萬眾來降。上擁數萬騎,臨大阜,立馬以受之。授重威守太傅、鄴都留守,守貞天平軍節度使,餘各領舊職。分降卒之半付重威,半以隸趙延壽。命御史大夫解堙B監軍傅桂兒」一五:、張彥澤持詔入汴,諭晉帝母李氏,以安其意,且召桑維翰、景延廣先來。留騎兵千人守魏,自率大軍而南。壬申,解媯它雰X,晉帝重貴素服拜命,輿母李氏奉表請罪。初,重貴絕和好,維翰數諫止之,不從,至是彥澤殺維翰,紿言自經死。詔收葬之,複其田園第宅,仍厚恤其家。甲戌,彥澤遷重貴及其母若妻於開封府署,以控鶴指揮使李榮督兵衛之。壬午,次赤岡。重貴舉族出封丘門,稿索牽羊以待。上不忍臨視,命改館封禪寺。晉百官縞衣紗帽,俯伏待罪。上曰:「其主負恩,其臣何罪。」命領職如故,即授安叔千金吾衛上將軍。叔千出班獨立,上曰:「汝邢州之請,朕所不忘。」乃加鎮國軍節度使,蓋在邢嘗密請內附也。將軍康祥執景延廣來獻,詔以牙籌數其罪,凡八,縶送都,道自殺。

  大同元年春正月丁亥朔,備法駕入汴,禦崇元殿受百官賀。戊子,以樞密副使劉敏權知開封府,殺秦繼、李彥紳及鄭州防禦使楊承勳,以其弟承信為平盧軍節度使,襲父爵。初,楊光遠在青州求內附,其子承勳不聽,殺其判官丘濤及弟承祚等自歸於晉,故誅之。己醜,以張彥澤擅徙重貴開封,殺桑維翰,縱兵大掠,不道,斬於市。晉人臠食之。辛卯,降重貴為崇祿大夫、」一六:檢校太尉,封負義侯。癸巳,以張礪為平章事,晉李崧為樞密使,馮道為太傅,和凝為翰林學士,趙瑩為太子太保,劉守太保,馮玉為太子少保。癸卯,遣趙瑩、馮玉、李彥韜將三百騎送負義侯及其母李氏、太妃安氏、」一七:妻馮氏、弟重睿、子延煦、延寶等於黃龍府安置。仍以其宮女五十人、內宦三人、東西班五十人、醫官一人、控鶴四人、庖丁七人、茶酒司三人、儀鸞三人、健卒十人從之。」一八:

  二月丁巳朔,建國號大遼,大赦,改元大同。升鎮州為中京。以趙延壽為大丞相兼政事令、樞密使、中京留守,中外官僚將士爵賞有差。辛未,河東節度使北平王劉知遠自立為帝,國號漢。詔以耿崇美為昭義軍節度使,高唐英為昭德軍節度使,崔廷勳為河陽軍節度使,分據要地。

  三月丙戌朔,以蕭翰為宣武軍節度使,賜將吏爵賞有差。壬寅,晉諸司僚吏、嬪禦、宦寺、方技、百工、圖籍、曆象、石經、銅人、明堂刻漏、太常樂譜、諸宮縣、鹵簿、法物及鎧仗,悉送上京。磁州帥梁暉以相州降漢,己酉,命高唐英討之。

  夏四月丙辰朔,發自汴州,以馮道、李崧、和凝、李、徐台符、張礪等從行。次赤岡,夜有聲如雷,起於禦幄,大星複隕於旗鼓前。乙丑,濟黎陽渡,顧謂侍臣曰:「朕此行有三失:縱兵掠芻粟,一也;括民私財,二也;不遽遣諸節度還鎮,三也。」皇太弟遣使問軍前事,上報曰:「初以兵二十萬降杜重威、張彥澤,下鎮州。及入汴,視其官屬具員者省之,當其才者任之。司屬雖存,官吏廢墮,猶雛飛之後,徒有空巢。久經離亂,一至於此。所在盜賊屯結,土功不息,饋餉非時,民不堪命。河東尚未歸命,西路酋帥亦相黨附,夙夜以思,制之之術,惟推心庶僚、和協軍情、撫綏百姓三者而已。今所歸順凡七十六處,得戶一百九萬百一十八。非汴州炎熱,水土難居,止得一年,太平可指掌而致。且改鎮州為中京,以備巡幸。欲伐河東,姑俟別圖。其概如此。」戊辰,次高邑,不豫。丁醜,崩于欒城,年四十六。是歲九月壬子朔,葬於鳳山,陵曰懷陵,廟號太宗。統和二十六年七月,上尊孝武皇帝。重熙二十一年九月,增孝武惠文皇帝。

  贊曰:太宗甫定多方,遠近向化。建國號,備典章,至於厘庶政,閱名實,錄囚徒,教耕織,配鰥寡。求直言之士,得郎君海思即擢宣徽。嘉唐張敬達忠於其君,卒以禮葬。輟遊豫而納三克之請。憫士卒而下休養之令。親征晉國,重貴面縛。斯可謂威德兼弘,英略間見者矣。入汴之後,無幾微之驕,有「三失」之訓。傳稱鄭伯之善處勝,書進秦誓之能悔過,太宗蓋兼有之,其卓矣乎!

※校勘記

  一:左僕射劉  原作煦,據新五代史八晉高祖紀及五五劉傳改。以下仿此改從。

  二:晉遣王眺等來問起居眺,樂志作。

  三:于諧堛e至溫納何剌食貨志上,於諧堛e作諧堛e,溫納何剌作溫納河剌。營衛志下,五院部有甌昆、亦習本,即此歐突呂、乙斯勃;六院部有斡納阿剌,即溫納何剌。

  四:及請親祠南嶽據本年七月及次年三月紀事,「南嶽」疑當作「南郊」。

  五:夏四月己卯按朔考是月庚寅朔,不應有己卯。

  六:齊州防禦使宋暉業暉業,舊五代史八○作光鄴,此避太宗德光名改。

  七:五月五日戊子子,原誤「午」。按朔考,五月甲申朔,五日為戊子。據改。

  八:判四方館事朱崇節新五代史九出帝紀作四方館使宋崇節。

  九:二月甲辰朔朔子,據朔考補。

  一○:晉將折從阮陷勝州勝,原誤「滕」,據地理志五、舊五代史八三及通鑒改。

  一一:圍晉兵于白團衛村白團衛村,契丹國志(以下稱國志)三作白團村。

  一二:晉易州戍將孫方簡孫方簡,國志三同。新五代史九出帝紀及四九本傳、冊府元龜作孫方諫。通鑒後晉紀六胡注:「蓋孫方簡後避周太祖皇考諱,遂改名方諫也。」

  一三:南院大王迪輦卷七七本傳,字敵輦,會同中遷北院大王。紀天祿元年八月亦作北院大王。

  一四:將軍高模翰高模翰,新五代史七二、舊五代史一三七契丹傳並作高牟翰。

  一五:監軍傅桂兒桂兒,新五代史七二、國志三及通鑒並作住兒。

  一六:降重貴為崇祿大夫崇祿大夫,舊五代史八五作光祿大夫,此避太宗德光名改。

  一七:太妃安氏太、安二字原缺,道光殿本已據大典補入,與新五代史八五合,據補。

  一八:內宦三人至健卒十人舊五代史八五作內官三十人、軍健二十人。餘同。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