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歷史選讀         

遼史  景宗下

本紀第九

景宗下

  九年春正月丙寅,女直遣使來貢。

  二月庚子,宋遣使致其先帝遺物。甲寅,以青牛白馬祭天地。

  三月癸亥,耶律沙、敵烈獻援漢之役所獲宋俘。戊辰,詔以粟二十萬斛助漢。

  夏五月庚午,漢遺使來謝,且以宋事來告。己醜,女直二十一人來請宰相、夷離董之職,以次授之。

  六月丙辰,以宋王喜隱為西南面招討使。

  秋七月庚申朔,回鶻遣使來貢。甲子,宋遣使來聘。壬申,漢以宋侵來告。丙子,遣使助漢戰馬。

  八月,漢遣使進葡萄酒。

  冬十月甲子,耶律沙以項降酋可醜、買友來見,賜詔撫諭。丁卯,以可醜為司徒,買友為太保,各賜物遣之。壬申,女直遣使來貢。乙酉,漢複遣使以宋事來告。

  十一月丁亥朔,司天奏日當食不虧。戊戌,吐谷渾叛入太原者四百餘戶,索而還之。癸卯,祠木葉山。乙巳,遣太保迭烈割等使宋。乙卯,漢複遣使以宋事來告。

  十二月戊辰,獵於近郊,以所獲祭天。

  十年春正月癸醜,如長濼。

  二月庚午,阿薩蘭回鶻來貢。

  三月庚寅,祭顯陵。

  夏四月丁卯,西幸。己巳,女直遣使來貢。

  五月癸卯,賜女埵滿A遣人誅高勳等。

  六月己未,駐蹕沿柳湖。

  秋七月庚戌,享太祖廟。

  九月癸未朔,<一>平王隆先子陳哥謀害其父,車裂以徇。

  是冬,駐蹕金川。

  乾亨元年春正月乙酉,遣撻馬長壽使宋,問興師伐劉繼元之故。丙申,長壽還,言「河東逆命,所當問罪。若北朝不援,和約如舊;不然則戰」。

  二月丁卯,漢以宋兵壓境,遣使乞援。詔南府宰相耶律沙為都統、冀王敵烈為監軍赴之;又命南院大王斜軫以所部從,樞密副使抹只督之。

  三月辛巳,速撒遣人以別部化哥等降,納之。丙戌,漢遣使謝撫諭軍民,詔北院大王奚底、乙室王撒合等以兵戍燕。己醜,漢複告宋兵入境,詔左千牛衛大將軍韓挰、大同軍節度使耶律善補以本路兵南援。辛卯,女直遣使來貢。丁酉,耶律沙等與宋戰於白馬嶺,不利。冀王敵烈及突呂不部節度使都敏、黃皮室詳穩唐皆死之,士卒死傷甚眾。

  夏四月辛亥,漢以行軍事宜來奏,盧俊自代州馳狀告急。辛酉,敵烈來貢。

  五月己卯朔,<二>宋兵至河東,漢與戰,不利,劉繼文、盧俊來奔。

  六月,劉繼元降宋,漢亡。甲子,封劉繼文為彭城郡王,盧俊同政事門下平章事。宋主來侵。丁卯,北院大王奚底、<三>統軍使蕭討古、乙室王撒合擊之。戰於沙河,失利。己巳,宋主圍南京。丁醜,詔諭耶律沙及奚底、討古等軍中事宜。

  秋七月癸未,沙等及宋兵戰於高梁河,少卻;休哥、斜軫橫擊,大敗之。宋主僅以身免,至涿州,竊乘驢車遁去。甲申,擊宋餘軍,所殺甚眾,獲兵仗、器甲、符印、糧饋、貨幣不可勝計。辛醜,耶律沙遣人上俘獲,以權知南京留守事韓德讓、權南京馬步軍都指揮使耶律學古、知三司事劉弘皆能安人心,捍城池,並賜詔褒獎。

  八月壬子,阻蔔惕隱曷魯、夷離阿婺@等來朝。乙丑,耶律沙等獻俘。丙寅,以白馬之役責沙、抹只,複以走宋主功釋之;奚底遇敵而退,以劍背擊之;撒合雖卻,部伍不亂,宥之;冀王敵烈麾下先遁者斬之,都監以下杖之。壬申,宴沙、抹只等將校,賜物有差。

  九月己卯,燕王韓匡嗣為都統,南府宰相耶律沙為監軍,惕隱休哥、南院大王斜軫、權奚王抹只等各率所部兵南伐;仍命大同軍節度使善補領山西兵分道以進。

  冬十月乙丑,韓匡嗣與宋兵戰於滿城,敗績。辛未,太保矧思與宋兵戰於火山,敗之。乙亥,詔數韓匡嗣五罪,赦之。

  十一月戊寅,宴賞休哥及有功將校。乙未,南院樞密使兼政事令郭襲上書諫畋獵,嘉納之。辛醜,冬至,赦,改元乾亨。

  十二月乙卯,燕王韓匡嗣遙授晉昌軍節度使,降封秦王。壬戌,蜀王道隱南京留守,徙封荊王。

  是冬,駐蹕南京。

  二年春正月丙子朔,封皇子隆緒為梁王,隆慶為王。丁亥,以惕隱休哥為北院大王,前樞密使賢適封西平郡王。

  二月戊辰,如清河。

  三月丁亥,西南面招討副使耶律王六、太尉化哥遣人獻項俘。

  閏月庚午,有鴇飛止禦帳,獲以祭天。

  夏四月庚辰,祈雨。戊子,清暑燕子城。

  五月,雷火乾陵松。

  六月己亥,喜隱複謀反,囚于祖州。

  秋七月戊午,王六等獻項俘。

  八月戊戌,東幸。

  冬十月辛未朔,命巫者祠天地及兵神。辛巳,將南伐,祭旗鼓。癸未,次南京。丁亥,獲敵人,射鬼箭。庚寅,次固安,以青牛白馬祭天地。己亥,圍瓦撟關。

  十一月庚子朔,宋兵夜襲營,突呂不部節度使蕭幹及四捷軍詳穩耶律痕德戰卻之。<四>壬寅,休哥敗宋兵於瓦撟東,守將張師引兵出戰,休哥奮擊,敗之。戊申,宋兵陣於水南,休哥涉水擊破之,追至莫州,殺傷甚眾。己酉,宋兵複來,擊之殆盡。丙辰,班師。乙丑,還次南京。

  十二月庚午朔,休哥拜于越。大饗軍士。

  三年春二月丙子,東幸。己醜,複幸南京。

  三月乙卯,皇子韓八卒。<五>辛酉,葬潢、土二河之間,置永州。以秦王韓匡嗣為西南面招討使。

  夏五月丙午,上京漢軍亂,劫立喜隱不克,偽立其子留禮壽,上京留守除室擒之。

  秋七月甲子,留禮壽伏誅。

  冬十月,如蒲瑰坡。

  十一月辛亥,加除室同政事門下平章事。是月,以南院樞密使郭襲為武定軍節度使。

  十二月,以遼興軍節度使韓德讓為南院樞密使。

  四年春正月己亥,如華林、天柱。

  三月乙未,清明。與諸王大臣較射,宴飲。

  夏四月,自將南伐。至滿城,戰不利,守太尉奚瓦堣互y矢死。統軍使善補為伏兵所圍,樞密使斜軫救免,詔以失備杖之。

  五月,班師。清暑燕子城。

  秋七月壬辰,遣使賜喜隱死。

  八月,如西京。

  九月庚子,幸雲州。甲辰,獵于祥古山,帝不豫。壬子,次焦山,崩於行在。年三十五,在位十三年。遺詔梁王隆緒嗣位,軍國大事聽皇后命。統和元年正月壬戌,上尊孝成皇帝,廟號景宗。重熙二十一年,加孝成康靖皇帝。

  贊曰:遼興六十餘年,神冊、會同之間,日不暇給;天祿、應曆之君,不令其終;保甯而來,人人望治。以景宗之資,任人不疑,信賞必罰,若可與有為也。而竭國之力以助河東,破軍殺將,無救滅亡。雖一取償於宋,得不償失。知匡嗣之罪,數而不罰;善郭襲之諫,納而不用;沙門昭敏以左道亂德,寵以侍中。不亦惑乎!

※校勘記

  一:九月癸未朔朔字,據朔考補。

  二:五月己卯朔朔字,據朔考補。

  三:北院大王奚底按卷八四蕭幹傳作五院糾詳穩奚底。

  四:突呂不部節度使蕭幹及四捷軍詳穩耶律痕德戰卻之按卷八四蕭幹傳作「宋兵圍瓦撟,夜襲我營,幹及耶律勻骨戰卻之」。

  五:皇子韓八卒韓八,紀統和元年五月、皇子表並作藥師奴。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