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明末及清代女詞人作品選讀  頁: 1.. 2.. 3.. 4..

  薛瓊

薛瓊,字素儀,康熙間蘇州人,有絳雪詞。與夫李崧偕隱於鵝湖 。由於明清鼎革之際,高尚之士重節操,不肯降清即不應試科第,李崧就是一介布衣,終身不仕者。薛瓊與夫同心佳侶,甘於淡泊生活。其詞多寫隱居山林之樂,無有憂愁悲傷之感 ,是女詞人中罕見之隱逸者。

小重山
曉風吹我過山塘。山藏雲霧堙A影微茫。紅闌翠幕白堤長。輕舫動,人在畫中行。   滿路鬥芬芳。携筐爭早市,賣花忙。家家妝閣試新妝。拈鮮朵,點綴鬢雲香。

此詞上片寫江南水鄉清曉,舟行所見,景物幽美。下片寫沿途花市盛况,由街市至妝閣,一片芬芳,令人神往。

沁園春   同芥軒賦
利鎖名繮,蠅頭蝸角,且自由它。幸瓶中鼠竊,尚餘菽粟,畦邊虫食,還剩蔬瓜。隨意盤餐,尋常荊布,無愧風流處士家。齊眉案,看鬢雪髭霜,漸老年華。   何妨嘯傲烟霞。喜到處徜徉景物賒。且籃輿同眺,青山紅樹,篷窗共泛,白露蒼葭。出不侵晨,歸常抵暮,稍有囊錢便買花。隨兒女,各經營耕織,檢點桑麻。

此詞上片起句就說明作者人生觀,她認為追求名利是自尋繮鎖,所以夫婦偕隱。蔬食布服,琴瑟和諧,齊眉偕老。下片言山居景物宜人,教育兒女,耕織為業。非但她夫婦隱居山林 ,亦希望其子勿入仕途。

鷓鴣天
五月家園花未疏。葵榴爛熳間菖蒲。齒沾酸味嘗青杏,甲染清香摘紫蘇。   耽午夢,懶朝梳。挨延長日飯工夫。嗔予無過痴兒女,爭繫新興續命符。

此詞寫端陽時節之景物,風俗,明白如話,情趣盎然。

續名符: 據荊楚歲時記,五月五日以五彩絲繫臂,又名長命縷,續命縷,俗謂可避災難。按:此云新興者,或指後世端陽民間佩帶各式香袋之類。


  顧貞立

顧貞立字碧汾,自號避秦人,順康間江蘇無錫人。清初名詞家顧貞觀之姊,有棲香閣詞。她少年時正值明清鼎革之際 ,清軍入關,明亡,福王在南京另立小朝廷,虞美人一詞即作於此時 。郭麐靈芬館詞話評其詞云:語帶風雲 ,氣含騷雅,不似巾幗中人。」與侯晉結縭後,以其夫平庸無才,又未考中科第,家境貧困,賴顧貞立刺綉做女紅度日 。其後,她望子成龍,亦難如願。中年抑鬱愁苦,晚景蕭條,貧病交迫,其詞風格一變為悲凉幽怨,少年時之豪情逸致消磨盡矣。

虞美人
暗傷亡國偷彈淚,此夜如何睡。月明何處斷人腸,最是依然歌舞宴朝陽。   幾年嘗遍愁滋味,難覓無愁地。欲箋心事寄嫦娥,為問肯容同住廣寒麽?

此詞為作者少年之作。其時正值明亡,福王朱由崧在南京成立弘光小朝廷。上片第四句言弘光政權雖在南京建立,但昏庸無能,朝政由奸佞操縱,朱由崧依然在宮中歡宴,不作抗清之計 。下片言在鼎革戰亂中,嚐遍愁苦艱辛,在人間已無處可以避秦。(她自號避秦人)。末二句,豐富的想像力,說"在人間已無處可以避秦,只有希望與嫦娥同住月宮中。"作者當時年僅十六七歲 ,已有家國興亡之嘆。

水調歌頭   得華峰弟信即用書中語
身世原為客,何必嘆離居。腳跟不用綫繫,天地本吾廬。夢覺池塘芳草,酒醒曉風楊柳,縱鼓鰫珠。五六十本菊,三四千本書。   渡葉渡,尋彭蠡,訪小姑。漢濱拾翠,此際能無佳句乎。諭檄題橋司馬,作賦登樓王粲,踪迹古人如。故里莫回首,且自托雙魚。

此為作者寄弟顧貞觀之作,勉勵其弟,以天地為廬,志在四方。"夢覺"兩句言其弟之才華如謝靈運與柳永。過片三字句言其弟游踪所至之處,皆為名勝古迹,山川靈秀,佳作必多。並祝願他功成名立,如司馬相如與王粲。結句囑咐寄書信互慰離思。

華峰,顧貞觀字,別號梁汾。清初著名詞家,有彈指詞。     彈指詞        納蘭性德與顧貞觀

南鄉子   二首   並序
s子仲冬,同表妹張夫人小舟出西關。濕雲連天,欲雨不雨,淒涼景况,黯然銷魂。憶從禮懺華藏,曾縱纜于此 ,風和日麗,迥異斯時。彈指韶華,抑何速耶?因記以二詞,其二和張韻。華藏多櫻花,故落句及之。

消盡夜來霜,落木蕭疎雁數行。一寸橫波凝望處,瀟湘。無限江山送夕陽。   羞說擅詞場,總是愁香怨粉章。安得長流俱化酒,千觴 。一洗英雄兒女腸。

携酒載嬋娟,剪葉為帆藕作船。重繫烏堤衰柳下,凄然。分付夕陽慘淡烟。   誰與語寒泉。瘦影低鬟照可憐。不似清和風日好 ,湖邊。紅綻櫻桃月正圓。

s子是康熙十一年,作者與表妹至無錫華藏禮佛。從小序中,可知作者嫁後,由於對夫婿不滿意,且家境貧困,回憶疇昔未嫁時之歡欣與今日之愁苦,觸景生情,自是"黯然銷魂"。
第二首,下片,寒泉映瘦影,與昔時圓月照紅櫻對比,寓情於景,感慨繫之。

滿江紅   憶遠,時蓉濱北游
雁泣西樓,天亦瘦,慘紅愁翠。難消受,長歌當哭,孤燈瀉淚。典盡難留嫁日衣,醉來却喜書空字。問斷腸,吟就是何題,長門句。   屏山靜,爐烟細。聽不了,寒蛩砌。數離愁多少,撐天塞地。故國迷漫殘照外,美人宛在瀟湘堙C坐閨中,對此可憐宵,人憔悴。

此詞是當作者之夫侯晉(字蓉濱)北游時所作。全詞皆言自己處境困苦,嫁衣典盡,咄咄書空;夫婿遠游,空閨獨守。下片更細致的描繪秋夜的離愁幽怨。長歌當哭,人自憔悴矣。

滿江紅
剪綵為花,曾譜出,空中金屋。翻花樣,龍飛鳳舞,碧梧修竹。閉户再添今夜綫,停針便換明朝粟。到如今,袖手任長貧,真堪哭。   春蠶繭,絲難續。西山日,風吹燭。笑浮生幻影,一場蕉鹿。久病不求靈藥免,無聊再整殘書讀。腕生生,真覺筆如椽,教兒錄。

此為作者晚年病中作,訴說自己一生坎坷。起句至"碧梧修竹"皆言其精於刺綉女工。"閉户"一聯,言家貧全賴她以女工謀生糊口,可知其夫及子皆未能考中科第,無官職俸祿。晚年不能刺綉,只好"袖手任長貧"了。過片四句三字句,俱言如今風燭殘年,此生休矣。下接四句,言浮生如夢,老病今迫,無聊時惟以讀書遣悶。結尾三句言如今"腕生生"難以執筆,雖猶能吟咏,只好叫兒子代筆了。


清  黃媛介

眼兒媚   謝別柳河東夫人二首
黃金不惜為幽人,種種語殷勤。竹開三徑,圖存四壁,便足千春。    匆匆欲去尚因循,幾處暗傷神。曾陪對鏡,也同待月,常伴彈箏。
剪燈絮語夢難成,分手更多情。欄前花瘦,衣中香暖,就堥必`。    月兒殘了又重明,後會豈如今。半帆微雨,滿船歸況,萬種離心。

     黃媛介字皆令,別號無瑕詞史,清順時浙江嘉興人。著有離隱詞湖上草皆佚 。清姜紹書無聲詩史說她髫齡即嫻翰墨 ,好吟咏,工書畫,..... 乙酉鼎革(指明亡),家被蹂躪,乃跋涉于吳越間。.....其所記述多流離悲戚之辭,而温柔敦厚,怨而不怒,既可觀于性情,且可以考事變,此閨閣而有林下風者也。嘉禾徵獻錄,她少許楊氏 ,楊貧,以鬻箕為業。父母欲寒盟,介不可,卒歸楊。」她寧願嫁給一貧如洗的楊世功,而不願仿傚其姐黃媛貞嫁與富人為妾 。無奈夫婿平庸無才,未得功名,只好依賴她教書鬻字賣畫來養家糊口。雖然欣賞她的書畫作品之名流不少,但對于她身為女子以鬻字賣畫為生 ,却是毁眾譽少,受到上流人物歧視,比作唐代薛濤,杜秋娘之輩。黃媛介生逢亂世,所作詩文無力刻印,多已散佚殆盡。但從當時名士如吳偉業 ,王士禛,朱彝尊等人的詩文中,仍可看到她不僅是個女作家,也是個三百多年前能夠面向社會和經濟獨立的女性。

     黃媛介與柳如是(河東)友誼深厚,見錢謙益有學集-贈黃皆令序。她不但在絳雲樓中黃氏是個女清客 ,就是在鼎革離亂間,她亦追隨柳如是前往南京。

     錢謙益有學集-贈黃皆令序》:「南宗伯署中,閑園數畝,老梅盤拏,柰子花如雪屋,烽烟傍午,决別倉皇。皆令擬河梁之作,河東抒雲雨之章。分手前期,蹔游小別。」這正說明了詞作的時代背景。此二首詞當是弘光小朝廷覆滅之際 ,黃媛介與柳如是分別時所作。第二首下片,"月兒殘了又重明,後會豈如今。"這兩句不正是隱喻說:"希望明室重興,後會有期嗎?"

菩薩蠻
芙蓉花發藏香露。白雲慘淡關山路。愁思惹秋衣。滿庭黃葉飛。   綉閣帘初捲。夢與離人遠。秋雨又如烟。魂銷似去年。

     詞當于離家遠游之時。黃媛介自南京歸家後。未幾,嘉興為清兵攻陷,"城破家失","逢亂被劫"。據近人陳寅恪云:既被清軍劫掠,鄉里當必謠諑紛紜。她雖幸得脫身生還,但不便重返故里,"以其兄尤引以為恥辱,"她是個堅强的女性,遂偕夫流離轉徙于吳越間。

臨江仙   初秋
庭竹蕭蕭常對影,卷帘幽草初芬。羅衣香褪懶重薰。有愁憎燕語,無事數歸雲。   秋雨欲來風未起,芭蕉深掩重門。海棠無語伴銷魂。碧山生遠夢,新水漲平村。

     此詞當為作者携家遠離鄉里,飄流于吳越各地時所作,充滿百無聊賴之情。結尾"碧山"兩句,點明她遠望家山,夢中思念故里;近觀溪水,感慨飄泊異鄉小村。

搗練子   送姊皆德
心耿耿,葉颼颼。水靜山橫敞一樓。   燕子已傳歸去信,柳邊應放木蘭舟。

     此詞為其胞姐黄媛貞來訪歸去送別之作,"皆德"是媛貞字。未嫁時姐妹并有才名,惟兩人性格迥異。皆德貪求富貴,甘為侍妾,嫁與貴陽朱太守為側室。朱彝尊稱贊她"深自韜晦",因為她的夫主不允許她的作品外傳,只能為其夫代筆,失去了自己寫作的自由。

飛霞山人注詞二種之一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