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張伯駒詞選   頁:  1..   2..  3..


 

張伯駒(1898-1982),字家騏,號叢碧,北洋軍閥元老張鎮芳之子,是袁世凱次子袁克文的表弟。書畫家,收藏 家,對戲曲,詩詞各方面都有登峰造極的水平,與張學良,溥侗,袁克文合稱民國四公子。一生致力收藏古董文物,為了不讓國寶流落國外,不惜傾盡家財 ,變買房產,甚至夫人的首飾,從文物商販手上購回不少稀世國寶字畫,包括被尊為中華第一帖的晉陸機(平復帖),國寶中之國寶的隋代展子虔(游春圖),是傳世最早的卷 輻畫,還有宋黃庭堅(諸上座帖),趙佶(雪江歸棹圖卷),李白(上陽台帖)。他購古文物絕不是待價而沽,他認為金錢有價,國寶無雙,絕不能落入洋人外邦手中 。 他一生淡泊名利,不願當官。解放後,他先後將平生購下的珍貴文物捐獻給回國家收藏。 可惜的是這位傾囊捐獻的張伯駒,也難逃文化大革命的衝擊,被打成了當然的牛鬼蛇神,發配到農村去勞動改造。遺憾的是他最終沒有得到國家相應的回報 。

 


水龍吟   題正剛摹枝巢讀清真詞偶記稿冊子
斷腸一曲蘭陵,柳絲弄碧烟波暝。樊樓燈火,汴京何似,江南風景。大晟飄零,琵琶胡語,龍沙刼冷。看師師門巷,舞停歌罷,繁華事,休重省。   猶剩斷宮零羽,又琴音爨桐相應。舊時驄馬,玉簫新譜,霓裳同詠。花葉傳鈔,眼驚雙璧,後先輝映。問他年誰辨,廬山面目,認詞人影。

南浦   庚寅九日,譜此調偶重一陽字。昆曲有八陽一劇,因戲為福唐體擬之,並寓重陽之意。
長空黯淡,指關河,征雁度衡陽。無奈愁人風雨,佳節又重陽。懶把紫萸簪帽,看如今,霜鬢老河陽。悵駒光如擲,蝶莊同夢,岐路誤迷陽。   戚戚滿林落葉,和孤吟,誰為賦歐陽。只有黃花無恙,零亂耐秋陽。莫到舊登臨地,怕遙山,遠水總斜陽。向醉鄉行去,酒徒何處覓高陽。

紫萸香慢   咫社北海瓊島展重陽
過重陽,曾無風雨,却聽落葉颼颼。數晨星詞客,向瓊島,訪前遊。正是烏啼霜緊,看宮城溝水,暗帶紅流。怕黃花昨日,瘦也使人愁。算只有,酒能展秋。   羞羞。破帽還留,遮不住,雪盈頭。念劉郎再至,蕭娘易老,前事都休。見聞已銷兵氣,早全換,舊神州。矗斜陽塔鈴無語,又傳遼鶴,含笑時看吳鈎。回望醉眸。

解語花   盆蓮
明霞照影,薄霧生寒,彷彿銀塘堙C液波前事,飄零恨,敢怨托身無地。盈盈勺水,載不住,鴛鴌游戲。依約間,相對盧娘,細細聞吹氣。   無限紅情綠意,怕西風搖落,重換秋思。翠鬟斜墜,憐憔悴,何日早成連理,錦邊并蕊。記宴賞,碧筩曾醉。看舊時,分種蓮心,愁泫啼妝淚。

霓裳中序第一   稊園賞桂
烟瀾翠影疊,綠蔭森森交荔葉,初綻金英玉屑。正簾隔宿陰,樓明殘月,蘭釭暗結。又陣風,吹墜瑶席。依然是,廣寒窟堙A待共素娥說。   愁絕,酒闌歌歇,只兩袖,餘香未滅,一枝凝露手折。憶漢水分襟,新都停轍,旅遊如夢隔。更悵惆,蟾宮舊客。看當日,簪花雙鬢,欲戴怯霜雪。

虞美人   本意   二首
江中子弟歌中哭。已失秦家鹿。輕撞玉斗范增嗔。何不教伊舞劍向鴻門。   江顏生死皆千古。憐被英雄誤。漢王霸業幾秋風。輸與美人芳草屬重瞳。
雉妖人彘誰家婦。敢與爭千古。寄魂芳草舞春風。也似杜鵑啼斷杜鵑紅。   淚凝斑竹花凝血。一樣情淒絕。江山難抵美人恩。不見五陵陵樹只斜曛。

鷓鴣天   庚寅臘盡日訪敏庵,正剛,步雪歸來,途中口占和正剛除夕詞原韻。
兩歲平分半送迎。夜闌白髮對燈青。顏如庭雪消多許,愁似爐烟疊幾層。   花旖旎,酒懵騰。醉時還作暫時醒。人間難了悲歡事 ,舊去新來盡此生。

蝶戀花   辛卯元旦感賦
銀燭垂消鷄報曉,盼得春來,只是催人老。爆竹聲聲聲未了,東風又綠墳園草。   舊日歡場空夢繞,走馬長安,為問誰年少。縱說夕陽無限好,去時已去來時少。

鷓鴣天   雪
銀粉彈弓繪不成,宵光晝色未分明。瑩瑩池面冰開鏡,疊疊山鬟玉列屏。   花撩亂,絮輕盈。梨雲黯淡凍難晴。因風穿入晶簾罅,點上霜華又幾莖。

浣溪沙
檀板金尊事已非,春來一霎又春歸。眉間心上兩依依。   忍遣落花隨逝水。猶將タ照當朝暉。舊遊時節燕雙飛。

三字令
春已半,太匆匆,恨重重。明日雨,夜來風。草芊眠,花淡蕩,柳惺忪。腸欲斷,夢相逢,月溶溶。香閣掩,綉帷空。綠絃心,紅蠟淚,兩情同。   寒食近,雨絲絲,草萋迷。梁燕語,柳鶯啼。落花多,紅粉老,白頭歸。行樂地,宴遊時,夕陽低。人自去,馬頻嘶。笛聲哀,尊酒盡,淚空垂。

清平樂
樓高人遠,寂寞閑庭院。獨倚闌干情繾綣,心比游絲還亂。   天涯草長花飛,簾前燕語鶯啼。日日翻多愁恨,不如早送春歸。

水龍吟   題胡元初太守武黃官廨柳樹圖
柳枝猶自青青,江山舉目全非是。聞歌子野,傷時張緒,迷離情思。道士洑邊,仙人磯畔,舊遊何地。剩婆娑老淚,畫圖重看,誰能會,新亭意。   莫問幾番搖落,又逢春,東風還媚。倡條冶葉,柔腰嬌眼,閱人多矣。受傍章臺,如何誤種,陶潛門里。但憑伊送盡斜陽,總不管興亡事。

應天長   辛卯上已承澤園修禊,分韻得石字。
五侯故邸,三月令辰,芳遊更趁泉石。儘有客愁兵氣,隨流付潮汐。堂前燕,猶似識,又軟語,說春消息。問哀樂,舊世新人,那異今昔。   臺榭倚斜陽,一夢承平,歌舞已陳迹。不見漢宮傳燭,飛花自寒食。長安事,如局奕,曾幾度,眼驚身歷。看無主,隔院嬌紅,誰去相惜。

惜餘春慢   送春
細雨絲絲,斜陽脈脈,天地可憐如此。悽聞杜宇,黯對將離,爭忍玉闌重倚。拚坐長宵已遲,燈燼天明,曉鐘聲起。看楊花猶舞,榆錢空擲,欲買無計。   因甚却,輕盼春來,歡娛成恨,直到春歸纔悔。餘香淡淺,剩粉飄零,半是別愁離淚。誰道東風暫回,依舊有時,姹紅嫣紫。奈蕭郎人老,揚州遊倦,夢醒羅綺。

風入松   題周敏庵鹹水沽舊園圖
門前春水長魚蝦,帆影夕陽斜。故家堂構遺基在,尚百年,喬木栖鴉。寂寞詩書事業,沉淪漁釣生涯。   只今地變並人遐,舊夢溯蒹葭。名園天下關興廢,算只餘,海浪淘沙。不見當時綠野,也成明日黃花,

定風波   摩訶池
瓊户風來換暗凉,冰肌不耐薄羅裳。菡萏夜開香淡遠,清淺,碧波無浪睡鴛鴦。   故國月明空似水,垂淚,可憐憔悴促行裝。蜀魄聲聲聞馬上,惆悵,舊携手處忍思量。

南歌子   鰣魚
味自贏盧橘,香同恨海棠。清和節後麥花黃,記得年年貰酒度端陽。   論價憐陳肆,爭名笑過江。潮頭盡處網高張,何不富春灘上問嚴光。

青玉案  和枝巢,依賀方回韻。
青蕪滿地春歸路,總不肯,將愁去。一樹垂楊鶯亂度,碎萍流水,綠苔朱户,莫認前遊處。   卷簾樓上斜陽暮,淚濕紅箋別離句。庭院無人深幾許,夢回風燭,情如泥絮,那更黃昏雨。

賀新凉   殘暑,和枝巢韻。
度竹流螢滅。幾日來,殘雲新雨,暗分凉熱。昨夜金風催玉露,擎蓋荷莖欲折。更瘦了,柳腰一搦。說道明宵牛女會,怕登樓,又到愁時節。商音起,在林葉。   佳人慵睡嬌無力。看晨妝,纔勻宿粉,汗消脂漬。最是家家白團扇,薄命先捐秋月。添半臂,羅衣試著。隔院砧聲初到耳,憶遼陽,一雁驚消息。深閨怨,向誰說。

蝶戀花
往事迷離如過絮,好景黃昏,猶戀斜陽暮。不管雨欺風也妒,看花直到花飛去。   一醉懵騰醒後悟,便有聰明,早被多情誤。對鏡纔知儂是汝,舊時年少歸何處 ?

南樓令   壬辰立春
凍解池開天,東風去又還。掩銀屏,猶有餘寒。芳草無情愁不了,先青到,畫樓前。   春便沒些閑,今年好去年。只難能,轉變衰顏。怕見花開人更老,鶯啼處,倚闌干。

臨江仙   立春後雪
蠟淚滴殘鳳燭,爐香燻上貂裘。重簾放下月垂鈎。衾寒知雪意,酒暖覺春愁。   紫氣曈曚日曉,翠華葱蒨烟浮。西山晴霽一登樓。琉璃裝西界,金粉飾神州。

玉樓春   元夜
金吾衙外香塵繞,玉照堂前歌管鬧。簾開燈上月初來,柳暖梅寒春正好。   清光從未嫌人老,歡樂不教成懊惱。今年纔見一回圓,已為良拼醉倒。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