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常用寓言 - 成語 - 諺語    頁:   1..   2..   3..   4..  5..   6..



畫蛇添足  

(原文)   (戰國策齊 策):  楚有祠者,賜其舍人巵酒。舍人相謂曰:"數人飲之不足,一人飲之有餘,請畫地為蛇 ,先成者飲酒。" 一人蛇先成,引酒且飲之,乃左手持巵,右手畫蛇,曰:"吾能為之足。"未成,一人之蛇成,奪其巵曰:"蛇固無足 ,子安能為之足?"遂飲其酒。為蛇足者,終亡其酒。  

(大意) 楚國有個舉行祭祀的人,賞給他的親近侍從一壺酒。這些人商議說:"這點兒酒幾個人喝不夠,一個人喝有餘 ,讓我們各自在地上畫一條蛇,誰先畫成誰喝。"
有一個人最先把蛇畫成了。他伸手取過酒壺,將要把酒喝掉。他見別人還沒畫完,便左手執壺,右手繼續畫着說:"我還能給蛇添上幾只脚呢 。"他還沒有畫成,另一個人已經把蛇畫好了。那人一把奪過酒壺,說:"蛇本來沒有脚,你怎麽能給它添上脚呢?"於是把那壺酒喝了 。為蛇添脚的人,終於把自己應得到的酒失掉了。

祠者: 舉行祭祀的人  舍人: 戰國至漢初,王公貴族的侍從賓客,親近左右,通稱舍人  固: 本來  亡:失掉

此篇後人常用以諷刺那些自作聰明,結果弄巧成拙的人。

塞翁失馬 

(原文)  (淮南子人間訓): 近塞上之人,有善術者。馬無故亡而入胡,人皆弔之。其父曰:"此何遽不為福乎?"居數月 ,其馬將胡駿馬而歸,人皆賀之。其父曰:"此何遽不能為禍乎?",家富良馬,其子好騎,墮而折髀,人皆弔之。其父曰:"此何遽不為福乎?"居一年 ,胡人大入塞,丁壯者引弦而戰,近塞之人,死者十九。此獨以跛之故,父子相保。故福之為禍,禍之為福,化不可極,深不可測也。    

(大意) 在靠近邊塞的地方,住着一個善於騎術的人。一次,他家的馬無故跑到北方胡人的境地去 ,鄰居們都到來安慰他。但他的父親却說:"這難道就不能成為一件好事嗎?"
過了幾個月,跑丟的馬帶了一匹胡地的駿馬回來了,鄰居們都來祝賀為他高興。他的父親却說:"這難道就不能成為一件壞事嗎?"這人家有了好馬 ,他兒子喜歡騎馬,一次不小心從馬上趺下來,摔斷了大腿骨。鄰居們又到來安慰他,他的父親却說:"這難道就不能成為一件好事嗎?"過了一年 ,胡人大舉入侵,青壯年都拿起武器迎戰,這人的兒子因為脚跛的緣故,沒有參加戰鬥,父子得以保全。所以說,福可以轉為禍,禍也可以轉為福,造化沒有窮盡 ,道理也是深不可測的呀。

亡: 走失迷途    遽: 竟,就    將: 帶領   引弦: 拉弓射箭

此篇意在闡明道家"禍福轉而相生"的觀點,客觀上告訴人們,好事和壞事都不是絕對的,在一定條仲下,是會相互轉化的。因此 ,孤立地,絕對地對待事物,是錯誤的。

兩虎相鬥

(原文) (戰國策秦 策): 有兩虎諍人而鬥者,管莊子將刺之,管與止之曰:"虎者,戾虫;人者,甘餌也。今兩虎諍人而鬥 ,小者必死,大者必傷。子待傷虎而刺之,則是一舉而兼兩虎也。無刺一虎之勞,而有刺兩虎之名。"   

(大意) 有兩隻老虎,為了爭吃一個人,互相厮鬥起來。管莊子一見,便想冲上去刺殺這兩隻老虎。管與阻止他說:"老虎是一種兇猛的野獸,人是它的甜美食品 。現在兩隻老虎為了爭奪一個人,正在打鬥起來,小的一定被咬死,大的也一定會被咬傷。你等它們死的死了,傷的傷了,再去刺殺那隻受傷的,就等于一下子刺殺了兩隻老虎呵。沒出刺殺一隻老虎的力氣而獲得了刺殺兩隻老虎的美名 ,不更好嗎?

諍同爭   管莊子,管與,俱人名   戾,凶殘

此篇說要利用敵人的內部矛盾,待機行動,才能事半功倍,一舉兩得。後來有成語"兩虎相鬥,必有一傷","坐山觀虎鬥"由此演化而來。

曲高和寡  

(原文)   宋玉(對楚王問):  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和者數百人 。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十人。引商刻羽,雜以流徵,國中屬而和者,不過數人而已。是其曲彌高,其和彌寡。  

(大意) 有一個人在楚國的郢都唱歌,起初他唱(下里),(巴人),城中跟着他唱的有好幾千人,接着他唱(陽阿),(薤露),城中跟着他唱的還有幾百人 。隨後他又唱(陽春),(白雪),跟着他唱的就不過幾十個人了。等他唱起那些激揚宛轉,忽高忽低的歌曲時,能夠跟着他唱的就只有幾個人了。他唱的曲調越高雅 ,能夠跟他一起唱的人就越少。

郢:戰國時楚國的都城。   下里,巴人:當時楚國流行的歌曲名。   陽阿,薤露:古代歌曲名,不如下里,巴人之流行。薤露,漢代用來送葬的挽歌。   陽春,白雪:古代高雅的歌曲名。   引商刻羽:古代音樂中,以宮,商,角,徵,羽代表依次升高的五種樂調。   彌:越,更加的意思。

此篇說明通俗的東西容易被人理解和接受;越是高雅的東西,越不容易被多數人理解,當然也就談不上接受。

鷸蚌相爭  

(原文)  (戰國策燕 策): 蚌方出曝,而鷸啄其肉,蚌合而拑其喙。鷸曰:"今日不雨,明日不雨,即有死蚌。" 蚌亦謂鷸曰:"今日不出,明日不出,即有死鷸。"兩者不肯相舍,漁者得而並擒之。   

(大意) 有一只河蚌正在水邊晒太陽,一只鷸鳥飛過來,伸嘴去啄他的肉。河蚌急忙合起硬壳,緊緊地夾住了鷸的長嘴 。鷸鳥說:"今天不下雨,明天不下雨,你蚌就晒死了。" 河蚌也有示弱,對鷸說:"今天不放你出去,明天不放你出去,你鷸也就死了。"
它們各不相讓,結果被一個漁夫看見,把它們兩個一同捉住了。

鷸,水鳥名。   曝,晒太陽。  舍,同捨,此處謂放棄,讓步。

此篇說明雙方相爭,各不相讓,只會兩敗俱傷,使第三者從中得利。

驚弓之鳥    

(原文) (戰國策楚 策): 異日者,更羸與魏王處京台之下,仰見飛鳥。更羸謂魏王曰:"臣為王引弓虛發而下鳥。"魏王曰:"然則射可至此乎?"更羸曰"可 。"
有間,雁從東方來,更羸以虛發而下之。魏王曰:"然則射可至此乎!更羸曰:"此孽也。"王曰:"先生何以知之?"對曰:"其飛徐而鳴悲 。飛徐者,故瘡痛也;鳴悲者,久失群也。故瘡未息而驚心未去也。聞弦音,引而高飛,故瘡隕也。"    

(大意) 從前,更羸和魏王一起在一座高台下面,抬頭發現一只飛鳥。更羸對魏王說:"大王,我為你拉一下空弓 ,不用放箭,就能讓飛鳥掉下來。"魏王說:"但是射箭的技術能達到這種程度嗎?"更羸說:"可以。"
過了一會兒,一只孤雁從東方的天空中飛過來。更羸只是拉響了弓弦,並沒有放箭,那只雁便真的墜下來了。魏王驚奇地說:"看來射箭的技術果真能達到這樣程度呢!" 更羸解釋說:"這是一只受過傷還沒復元的雁。"魏王問:"先生是怎樣知道的呢?"更羸回答說:"它飛得很慢,叫得聲音很悲 。飛得很慢,是因為舊傷還在作痛;叫得很悲,說明離群的時間很久了。舊傷還沒有復元,驚恐的生理還沒有消除,所以一聽見弓弦響的聲音,便奮力往高處飛,撕裂了舊傷口,就一頭栽下來了 。"

此篇說明驚心未息往往導至不應有的失敗,後來比喻那些心靈創傷未愈,遇事便心懷驚恐的人。

東施效顰  

(原文)  (莊子天運):  西施病心而顰其里,其里之醜人見之而美之,歸亦捧心而顰其里。其里之富人見之,堅閉門而不出,貧人見之 ,挈妻子而去走。彼知顰美而不知顰之所以美。    

美之,以之為美。美,作動詞用。  挈,領着。  所以美,美的原因。

(大意) 美女西施害心痛病,雙手捂着心口,皺着眉頭從鄰家門口走過。鄰里中有個很醜的女人,覺得西施按胸皺眉的樣子很美,回去之後,也雙手捂着胸口 ,在鄰里面前皺着眉頭。鄰里的富人見到她,都緊緊地關上大門;窮人見到她,立刻領着老婆孩子躲得遠遠的。這個女子只知道西施皺眉捂胸的樣子很美 ,但却不知道為什麽美。

此篇學習他人首先要知道自己,否則只盲目模仿,效果適得其反。

同舟共濟 

(原文)  (孫子九地): 夫吳人與越人相惡也,當其同舟而濟,遇風,其相救也如左右手。    

(大意) 吳國人和越國人雖然互為仇敵交惡,但如果他們共同乘一條船渡河,遇到大風,他們肯定也能互相救援 ,配合得像左右手那樣協調。

濟: 渡也

此篇寓意說明在特定條件下,本來矛盾的雙方也能互相轉化甚至統一。後常用此比喻同心協力,克服困難。

狐假虎威    

(原文)  (戰國策楚策): 虎求百獸而食之,得狐。狐曰:"子無敢食我也!天帝使我長百獸,今子食我,是逆天帝命也。子以我為不信 ,吾為子先行,子隨我後,觀百獸之見我而敢不走乎?"虎以為然,故遂與之行。獸見之皆走,虎不知獸畏己而走也,以為畏狐也。   

(大意)  老虎在樹林尋找野獸吃,捉住了一隻狐狸。狐狸說:"你怎麽敢吃我!老天爺派我來做百獸的首領,今天你要是吃了我,就是違背了老天爺的命令。如果你不相信我的話 ,就讓我走在前面,你跟在我後面,到樹林堥咫@趟,看看別的野獸見了我有敢不逃跑的嗎?"
老虎認為狐狸說得有道理,於是就跟着它一起走。野獸見到它們,都沒命地逃跑了。老虎不知道野獸是害怕自己才逃跑的,還以為是害怕狐狸呢。


長: 做百獸的首領   以為然: 認為對

此篇諷刺那些憑借權勢,威唬別人的人,同時也嘲笑那些被人利用的愚蠢權威人物。

一蟹不如一蟹        

(原文)  東坡(艾子雜說): 艾子行於海上,見一物圓而褊,且多足,問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蝤蛑也"既 ,又見一物圓褊多足。問居人曰:"此何物也?"曰:"螃蟹也。"又於後得一物,狀貌皆若前所見而極小,問居人曰:"此何物也?"曰:"彭越也 。"
艾子喟然嘆曰:"何一蟹不如一蟹也!"   

此篇是諷刺在專制者的統治下,事物越來越壞,人一代不如一代,一個不如一個。
居人: 居住當地的人   蝤蛑: 比一般的蟹大   彭越:一種似蟹而小的動物

(大意)  艾子在海邊行走,看見一種身體又圓又扁的動物,長着很多腳,便問當地的人說:"這是什麽東西呀?"他們回答說:"是蝤蛑 。" 過後,又看見一種身體又圓又扁的動物,長着很多腳的動物,便又問當地的人說:"這是什麽東西呀?"回答說:"是螃蟹 。" 後來,又看見一種動物,形狀與先前見到的都一樣,只是非常小,便又問當地的人說:"這又是什麽東西呀?"他們回答說:"是彭越 。"
艾子長嘆了一口氣,說:"為什麽一種蟹子不如一種蟹子呵!"

艾子雜說 (宋蘇軾撰)  艾子後語 (明陸灼撰)  艾子外語  (明屠本畯撰)  全書影

一鳴驚人     

(原文)
 (呂氏春秋審應覽重言 ): 荊莊王立三年,不聽而好讔。成公賈入諫。王曰:『不穀禁諫者,今子諫,何故?』對曰:『臣非敢諫也,願與君王讔也 。』王曰:「胡不設不穀矣。』對曰:『有鳥止於南方之阜,三年不動不飛,不鳴,是何鳥也?』王射之曰:『有鳥止於南方之阜,其三年不動 將以定志意也;其不飛,將以長羽翼也;其不鳴,將以覽民則也。是鳥雖無飛,飛將沖天;雖無鳴,鳴將駭人。賈出矣,不穀知之矣。』明日朝,所進者五人,所退者十人。群臣大說 ,荊國之眾相賀也。    

荊莊王即楚莊王。   聽,指聽朝政。   讔,用譬喻方法曲折地說明事理,類似謎語。   成公賈,人名,楚之臣。   不穀,諸侯謙稱,猶言"不善"。   阜,土山。    射,猜度,忖測。    民則 ,指治理人民的法則。

(大意) 楚莊王做國君三年了,不理政事而只喜歡猜隱語。成公賈進王宮去規勸莊王。楚莊王說:"我禁止人們來規勸,而你卻明知故犯 ,這是為甚麽呢?"成公賈回答說:"我不敢來規勸你,只是想與你猜猜隱語。"莊王回答說:"你何不對我設隱語呢?"成公賈設了一個隱語說:"有只鳥停在南方的土山上 ,三年來不動,不飛,p叫,這是只甚麽鳥呢?"莊王猜測說:"這只鳥停在南方的土山上,它三年不動,是要堅定自己的思想和意志,它三年不飛 ,是要借以豐滿自己的羽翼,它三年不叫,是要以此觀察治理民眾的方法。這只鳥雖然沒有飛,它一飛就將冲上天空,雖然沒有叫,它一叫就將使人震驚,你出去吧,我知道這個隱語的含義了 。"第二天,楚莊王上朝,一下便提拔了五個應該提拔的人,罷免了十個應該罷免的人。臣子們都非常高興,楚國的民眾都奔走相告,互相慶賀。

百發百中     

(原文)
  (戰國策·西周策 ): 楚有養由基者,善射,去栁葉者百步而射之,百發百中,左右皆曰善。 有一人過曰:"善射,可教射也矣 。" 養由基曰:"人皆善,子乃曰可教射,子何不代我射之也?" 客曰:"我不能教子支左屈右。夫射柳葉者,百發百中,而不已善息,少焉氣力倦,弓撥矢鈎,一發不中,前功盡矣。"  

(大意) 此篇告誡人們,物極必反,做事適可而止,否則前功盡廢。
楚國有一個名叫養由基的人,箭術很高明。離開栁樹一百步遠的地方射柳葉,能百發百中。左右兩旁看的人都、齊聲叫好。有一個路過的人却說:"射得很準 ,這樣的人可以教他學射箭了。" 養由基一聽,生氣地說:"別人都說我射術高明,你却說可以教我學射術,你何不替代我射幾塊栁葉看看?" 過路的人回答說:"我不能教你怎樣伸直左臂持弓,怎樣彎曲右臂開弓搭箭,但 我可以告訴你,你可以離開栁樹一百步射柳葉,百發百中,但不知道在適當的時候停頓下來稍作休息。過一會兒便會精疲力倦,弓一旦持不正,箭的方向有偏曲,一箭射的不中 ,就前弓盡廢了。"

五十步笑百步     

(原文)  (孟子梁惠王上): 孟子見梁惠王,王曰:"寡人之於國也,盡心焉耳矣。河內凶(飢荒),則移(搬遷)其民於河東 ,移其粟於河內。河東凶亦然。察(察看)鄰國之政 ,無如寡人之用心者。鄰國之民不加少(減少),寡人之民不加多 ,何也(何故)"。
孟子對曰:"王好戰,請
(那就)以戰喻 。填(象聲詞)然鼓之,兵刃既接,棄甲曳兵而走,或百步而後止(停下來),或五十步而後止 。以五十步笑百步,則何如?" (梁惠王)曰:不可 ,直(只不過)不百步耳 ,是亦走也。"(孟子) 曰:"王如知此 ,則無望民之多於鄰國也。"    

此篇說明,凡事不能只看數量,現象,最重要的還是本質。

(大意) 梁惠王對孟子說:"我治理國家,真是費盡心力。河內遇到飢荒,就將百姓遷移到河東,並把河東的一部分糧食運到河內。如果河東遭到飢荒,我也是這樣辧。我考察鄰國的政治 ,沒有一個國君能像我這樣為百姓盡心盡力。但鄰國的百姓沒有減少,我的百姓也沒有增加,這是為甚麽呢 ?
孟子回答說:"王喜歡戰爭,那就讓我以戰爭的例子打個比喻。戰鼓咚咚一響,雙方兵刃交接,敗陣的士兵掉棄盔甲拖着兵器逃跑,有的跑了一百步停住脚,有的跑了五十步停住脚。那些跑了五十步的士兵嘲笑那些跑了一百步的士兵 ,你說有道理嗎? 梁惠王說:"不行,他只不過是沒有跑了一百步,但同樣是逃跑呀。" 孟子說:"王如果懂得這個道理,那就不要希望你的百姓比鄰國多了。"

揠苗助長    

(原文)
(孟子公孫丑上):  宋人有閔其苗之不長而揠之者,芒芒然歸,謂其人曰:今日病矣!予助苗長矣!其子趨而往視之 ,苗則槁矣。      

此篇說明,違背了自然規律,必然會受到自然懲罰。
閔: 憂慮     揠: 拔    芒芒然: 無精打采    其人: 家堛漱H    病: 疲乏   趨: 急步走    槁: 枯萎

(大意) 有個宋國人,憂心禾苗不長,就把所有的禾苗都拔高了一節,然後疲勞不堪地回到家堙A對着家人說:"今天把我累壞了!,我幫禾苗長高了!"他的兒子趕緊跑到田邊一看 ,禾苗全部枯萎了。

守株待兔   

(原文)
(韓非子五蠹): 宋人有耕田者,田中有株,兔走觸株,折頸而死,因釋其耒而守株,冀復得兔,兔不可復得,而身為宋國笑。今欲以先王之政 ,治當世之民,皆守株之類也。     

此篇可以看作是對經驗主義者的嘲笑。從深層看,所有不從個人親身感受出發而聽信某種說教,某種概念的人皆守株之類也。
株: 樹木   耒: 犁上的木柄   釋: 丟下   冀: 希望   復: 再次   身: 自己   先王:   堯,舜,禹,湯等

(大意)一次,宋國有個正在耕田的農夫,看見一只倉皇奔逃的兔子,撞在田堛瑣薴W,脖子折斷而死。他亳不費力就得到一隻兔子 。從此他就丟下農具再也不幹活,整天守在那樹旁,希望再次碰到兔子撞向那樹,可是兔子是再也得不到了,而他自己在被宋國也被傳為笑柄。
現在還想用先王的成就來治理當今國氏,也就像守株待兔那樣可笑。

進退兩難   

(原文)
 (韓非子外儲言說右下): 延陵卓子乘蒼龍與翟文之乘,前則有錯飾,後則有利錣,進則引之,退則策之,馬前不得進,後不得退,遂避而逸,因下抽刀而刎其脚。造父見之而泣 ,終日不食,因仰天而嘆曰:"策,所以進之也,錯飾在前 ; 引,所以退之也,利錣在後。今人主以其清潔也進之,以其不適左右也退之,以其公正也譽之,以其不聽從也廢之 ,民懼,中立而不知所由,此聖人之所為泣也。   

此篇說明用人要有明確的標準,不能只憑眾人或個人的好惡隨意處置。
延陵卓子: 人名   蒼龍: 青色的馬,古稱高八尺的馬為龍   翟文: 翟,長尾的野雞,文,花紋,指毛色鮮艷的馬   乘: 古時一車四馬為一乘   錯飾: 交錯編織成的鈎,勒等物   利錣: 馬鞭前端的尖針   引: 牽拉   策: 鞭打   逸: 亂跑   刎: 割斷   造父: 人名,春秋末期晉人,善駕車   清潔: 廉潔   不適: 不迎合

(大意) 延陵卓子駕着馬車,馬如果向前走,卓子就用鈎,勒向後拉,馬如果向後退,卓子又用鞭子抽 。馬進退兩難,為了躲避,只好亂跑不聽指揮。卓子大怒,把馬腿砍斷了。 造父見到這情况,心痛地哭起來,難過得整天不吃飯,嘆息說:"鞭打馬,是為了讓馬前進,但同時又用鈎,勒向後拉,牽拉馬,是為了讓馬向後退 ,但同時又鞭策它,那麽馬讓怎樣做才好呢? 現在君主因為一個人廉潔而任用他,又因為他不去迎合周圍的人而辭退他。人們因而害怕徬徨,無所適從,這是聖人為之哭泣的原因。

杞人憂天     
(原文) (列子天瑞): 杞國有人憂天地崩墜,身亡所寄,廢寢食者。又有憂彼之所憂者,因往曉之曰:"天,積氣耳,亡處亡氣 ,若屈伸呼吸,終日在天中行止,奈何憂崩墜乎?"其人曰:"天果積氣,日月星宿,不當墜邪?"曉之者曰:"日月星宿,亦積氣中之有光耀者 ,只使墜,亦不能有所中傷。
其人曰:"奈地壞何?"曉者曰:"地,積塊耳,充塞四虛,亡處亡塊,若躇步跐蹈,終日在地上行止,奈何憂其壞?"
其人舍然大喜,曉之者亦舍然大喜。    

這篇寓言告誡人們不要自尋煩惱,為那些無謂的事情而憂愁。
杞: 周代諸侯國名   亡: 同無   寄: 依托   曉: 開導   積氣: 積聚起來的氣體  若:此處解你  行止: 泛指日常一切舉動 
果:果真  中傷:損傷   四虛:四方空虛之地   躇:踏   跐:踩   蹈:跳  舍然: 釋然,放心

(大意)有個杞國人,擔心天塌地陷,無處安身,焦急得吃不下飯,睡不好覺。另一個人為他如此焦慮而擔憂,就去開導他說:"天,只是積聚的氣,它們無處不在。你無論呼吸還是運動 ,整天就是在天空中活動,休息,怎樣還憂慮它會崩塌呢?"前者就問:"天果真是積聚的氣體,那麽日月星辰,不就墜落了嗎?"後者回答:"日月星辰 ,也不過是有光亮的氣積聚而成,即使墜落,也不會對人有所傷害"。
前者又問:"地陷可怎麼辦呢?"後者回答:"地,只是積聚的土塊,它們充塞四方,無處不在。你行走跳躍,整天都是在地上運動,生活,怎麽還怕它陷落呢?"
那個杞國人放下心來,喜不自勝,開導他的人也如釋重負,異常高興。

自相矛盾     

(原文)  (韓非子難一): 楚人有鬻盾與矛者,譽之曰:"吾盾之堅,物莫能陷也。"又譽其矛曰:"吾矛之利 ,於物無不陷也。"或曰:"以子之矛陷子之盾,何如?" 其人弗能應也。夫不可陷之盾與無不陷之矛,不可同世而立。    

鬻:賣  譽:稱贊    陷:刺穿   子:你    應:回答

(大意)有個楚國人既賣盾又賣矛。他舉起盾喊道:"看我的盾牌,世上沒有一樣東西能刺穿它。"過了一會,他又舉起矛喊:"看我的矛,世上沒一樣東西它刺不穿 。"有人問他:"用你的矛刺你的盾,結果會怎樣呢?"那個人張口結舌,答不出來了。刺不穿的盾牌和甚麽都能刺穿的矛 ,是不能同時存在的。

朝三暮四     

(原文)  (列子黄帝): 宋有狙公者,愛狙,養之成群,能解狙之意。狙亦得公之心。損其家口,充狙之欲。
俄而匱焉,將限其食。恐眾狙之不馴於己也,先誑之曰:"與若芧,朝三而暮四,足乎?"眾狙皆起而怒。俄而曰:"與若芧,朝四而暮三 ,足乎?"眾狙皆伏而喜。    

狙:一種猴子    狙公:養猴人    芧:橡實    匱:缺乏 ,不足    誑:哄騙

(大意)宋國有個養了大群猴子老頭兒,他理解猴子意思,猴子也懂得他心意。老頭兒不惜節省家中口糧,滿足猴子需要。可是不久,家中缺糧,只好限制猴子食量。他怕猴子不服,就哄騙它們說:"我分給你們橡子 ,早上給三個,晚上給四個,夠不夠?" 猴子嫌少,憤怒地跳起來。 一會兒,老頭兒又說:"我分給你們橡子,早上給四個,晚上給三個,夠了吧?",這一回,猴子們都伏在地上,十分高興。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