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常用寓言 - 成語 - 諺語    頁:   1..   2..   3..   4..  5..   6.. 



與眾同樂

《孟子梁惠王章句下》: 他日見於王曰:「王嘗語莊子以好樂,有諸?」王變乎色,曰:「寡人非能好先王之樂也,直好世俗之樂耳。」曰:「王之好樂甚,則齊其庶幾乎!今之樂猶古之樂也。」曰:「可得聞與?」曰:「獨樂樂,與人樂樂,孰樂?」曰:「不若與人。」曰:「與少樂樂,與眾樂樂,孰樂?」曰:「不若與眾。」」  

倚閭盼望   (父母盼望子女歸家)

《戰國策齊策》:「王孫賈年十五事閔王。王出走,失王之處。其母曰:汝朝出而晚來,則吾倚門而望 。汝暮出而不還,則吾倚閭而望 

日暮西山 (日薄西山)    (比喻人老將死)

李密陳情 表》:「但以劉(祖母)日薄西山,氣息奄奄,人命危淺,朝不慮夕......」  

按周制廿五家為里,里必有門,謂之閭。

書空咄咄

《世說新語》: 晉殷浩被黜,終日書空,作咄咄怪事四字。

水至清則無魚  (水清無魚)

東方朔《答客難》: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冕而前旒,所以蔽明;黈纊充耳,所以塞聰。 

仁者無敵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梁惠王曰:「晉國,天下莫強焉,叟之所知也。及寡人之身,東敗於齊,長子死焉;西喪地於秦七百里;南辱於楚。寡人恥之,願比死者一洒之,如之何則可?」孟子對曰:「地方百里而可以王。王如施仁政於民,省刑罰,薄稅斂,深耕易耨。壯者以暇日修其孝悌忠信,入以事其父兄,出以事其長上,可使制梃以撻秦楚之堅甲利兵矣。彼奪其民時,使不得耕耨以養其父母,父母凍餓,兄弟妻子離散。彼陷溺其民,王往而征之,夫誰與王敵?故曰:『仁者無敵。』王請勿疑!」  

望之不似人君

《孟子梁惠王章句上》: 孟子見梁襄王。出,語人曰:「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卒然問曰:『天下惡乎定?』吾對曰:『定于一。』『孰能一之?』對曰:『不嗜殺人者能一之。』『孰能與之?』對曰:『天下莫不與也。王知夫苗乎?七八月之間旱,則苗槁矣。天油然作雲,沛然下雨,則苗浡然興之矣。其如是,孰能禦之?今夫天下之人牧,未有不嗜殺人者也,如有不嗜殺人者,則天下之民皆引領而望之矣。誠如是也,民歸之,由水之就下,沛然誰能禦之?』」  

烏合之眾

比喻暫時湊合,無組織、無紀律的一群人。梁書卷三十九羊侃傳景進不得前,退失巢窟,烏合之眾,自然瓦解。

文明小史第三回這綠營的兵固然沒用,然而出來彈壓這般童生。與一班烏合之眾,尚覺綽綽有餘。亦作烏合之

虎視眈眈

頤卦六四:虎視眈眈,其欲逐逐。

來者不拒

子貢曰:「君子正身以俟,欲來者不距(通拒),欲去者不止。且夫良醫之門多病人,檃括之側多枉木 ,是以雜也。」又見《荀子 法行篇

多多益善

《史記淮陰侯列傳》: 上常從容與信言諸將能不,各有差。上問曰:「如我能將幾何?」信曰:「陛下不過能將十萬。」上曰:「於君何如?」曰:「臣多多而益善耳。」上笑曰:「多多益善,何為為我禽?」信曰:「陛下不能將兵,而善將將,此乃言之所以為陛下禽也。且陛下所謂天授,非人力也。」

 

一敗(肝腦)塗地

《漢書-蘇武傳》: 武曰:武父子功德 ,皆為陛下所成就,位列將,爵通侯,兄弟親近,常願肝腦塗地。」 
  又
 
《漢書
高帝紀》:壹敗塗地 。」注:一見破敗,即肝腦塗地。」

包藏禍心

左傳-昭公元年:無乃包藏禍心以圖之。 
   又
三國志魏志曹爽傳:包藏禍心,蔑棄顧命。

包藏禍心  豺狼成性  委以重任  天地不容  言猶在耳  風雲變色

駱賓王《為徐敬業討武曌檄》: 偽臨朝武氏者,性非和順,地實寒微。昔充太宗下陳,曾以更衣入侍。洎乎晚節,穢亂春宮。潛隱先帝私,陰圖後房之嬖。入門見嫉,蛾眉不肯讓人;掩袖工讒,狐媚偏能惑主。踐元后於翬翟,陷吾君於聚麀。加以虺蜴為心,豺狼成性。近狎邪僻,殘害忠良。殺姊屠兄,弒君鴆母。神人之所共嫉,天地之所不容。猶復包藏禍心,窺竊神器。君之愛子,幽之於別宮;賊之宗盟,委之以重任。鳴呼!霍子孟之不作,朱虛侯之已亡。鷰啄皇孫,知漢祚之將盡。龍漦帝后,識夏庭之遽衰。敬業皇唐舊臣,公侯冢子。奉先帝之成業,荷本朝之厚恩。宋微子之興悲,良有以也;袁君山之流涕,豈徒然哉!是用氣憤風雲,志安社稷。因天下之失望,順宇內之推心。爰舉義旗,以清妖孽。南連百越,北盡三河;鐵騎成群,玉軸相接。海陵紅粟,倉儲之積靡窮;江浦黃旗,匡復之功何遠!班聲動而北風起,劍氣沖而南斗平。喑嗚則山岳崩頹,叱吒則風雲變色。以此制敵,何敵不摧?以此圖功,何功不克?公等或居漢地,或協周親;或膺重寄於話言,或受顧命於宣室。言猶在耳,忠豈忘心。一抔之土未乾,六尺之孤何託?倘能轉禍為福,送往事居,共立勤王之勳,無廢大君之命,凡諸爵賞,同指山河。若其眷戀窮城,徘徊歧路,坐昧先幾之兆,必貽後至之誅。請看今日之域中,竟是誰家之天下!

百聞不如一見

綱鑑易知錄卷十六》: 神爵四年,先零羌楊玉背畔,攻城邑,殺長吏。趙充國年七十餘,上老之,使丙吉問誰可將者?對曰:無踰於老臣者矣。上問:度當用幾人?」充國曰:「百聞不如一見,兵難隃度。臣願馳至金城(今甘肅蘭州市西北)圖上方略。羌戎小夷,逆天背畔,滅亡不久,願陛下以屬老臣,勿以為憂。」上笑曰:「諾」大發兵,遣充國將之,以擊西羌。 

天經地義

《左傳・昭公二十五年》:「夫禮,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

經:規範,原則;義:正理。天地間歷久不變的常道。指絕對正確,不能改變的道理。

孝經三才篇》: 曾子曰:「甚哉,孝之大也!」子曰:「夫孝,天之經也,地之義也,民之行也。天地之經,而民是則之。則天之明,因地之利,以順天下。是以其教不肅而成,其政不嚴而治。先王見教之可以化民也,是故先之以博愛,而民莫遺其親,陳之德義,而民興行。先之以敬讓,而民不爭;導之以禮樂,而民和睦;示之以好惡,而民知禁。《》云:『赫赫師尹,民具爾瞻。』」      

玉石俱焚

《尚書・胤征篇》: 惟仲康肇位四海,胤侯命掌六師。羲和廢厥職,酒荒于厥邑,胤后承王命徂征。告于眾曰:「嗟予有眾,聖有謨訓,明徵定保,先王克謹天戒,臣人克有常憲,百官修輔,厥后惟明明,每歲孟春,遒人以木鐸徇于路,官師相規,工執藝事以諫,其或不恭,邦有常刑。」「惟時羲和顛覆厥德,沈亂于酒,畔官離次,俶擾天紀,遐棄厥司,乃季秋月朔,辰弗集于房,瞽奏鼓,嗇夫馳,庶人走,羲和尸厥官罔聞知,昏迷于天象,以干先王之誅,《政典》曰:『先時者殺無赦,不及時者殺無赦。』今予以爾有眾,奉將天罰。爾眾士同力王室,尚弼予欽承天子威命。火炎崑岡,玉石俱焚。天吏逸德,烈于猛火。殲厥渠魁,脅從罔治,舊染污俗,咸與維新。嗚呼!威克厥愛,允濟;愛克厥威,允罔功。其爾眾士懋戒哉!」    

寧為玉碎不為瓦全

《北齊書・元景安傳》: 初永兄祚襲爵陳留王,祚卒,子景皓嗣。天保時,諸元帝室親近者多被誅戮。疏宗如景安之徒議欲請姓高氏,景皓雲:"豈得棄本宗,逐他姓,大丈夫寧可玉碎,不能瓦全"景安遂以此言白顯祖,乃收景皓誅之,家屬徙彭城。由是景安獨賜姓高氏,自外聽從本姓。    

無所不用其極

《禮記・大學》: 湯之盤銘曰:「茍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康誥》曰:「作新民。」《》曰:「周雖舊邦,其命惟新。」是故君子無所不用其極    

「無所不用其極」原義為無處不追求完善。這句話通俗的說就是:君子(有學問,有高尚品德修養的人 ,或領袖)做事的時候,要想盡一切辦法來達到完善的境界。隨着時代的變化「無所不用其極」 現在專指壞人做事不擇一切手段。
茍,讀擊。

食而不知其味

《禮記・大學》: 所謂修身在正其心者:身有所忿懥,則不得其正;有所恐懼,則不得其正;有所好樂,則不得其正;有所憂患,則不得其正。心不在焉,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食而不知其味。此謂修身在正其心。    

心廣體胖

《禮記・大學》: 所謂誠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惡惡臭,如好好色,此之謂自謙,故君子必慎其獨也!小人閑居為不善,無所不至,見君子而後厭然,掩其不善,而著其善。人之視己,如見其肺肝然,則何益矣!此謂誠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獨也。曾子曰:「十目所視,十手所指,其嚴乎!」富潤屋,德潤身,心廣體胖,故君子必誠其意。    

不平則鳴

韓愈《送孟東野序》: 大凡物不得其平則鳴。草木之無聲,風撓之鳴;水之無聲,風蕩之鳴。其躍也,或激之;其趨也,或梗之;其沸也,或炙之。金石之無聲,或擊之鳴。人之於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後言,其謌也有思,其哭也有懷。凡出乎口而為聲者,其皆有弗平者乎?      

江東父老

《史記項羽本紀》: 於是項王乃欲東渡烏江。烏江亭長義船待,謂項王曰:「江東雖小,地方千里,眾數十萬人,亦足王也。原大王急渡。今獨臣有船,漢軍至,無以渡。」項王笑曰:「天之亡我,我何渡為!且籍與江東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無一人還,縱江東父兄憐而王我,我何面目見之?縱彼不言,籍獨不愧於心乎?」 

四面楚歌

《史記項羽本紀》: 項王軍壁垓下,兵少食盡,漢軍及諸侯兵圍之數重。夜聞漢軍四面皆楚歌,項王乃大驚曰:「漢皆已得楚乎?是何楚人之多也!」項王則夜起,飲帳中。有美人名虞,常幸從;駿馬名騅,常騎之。於是項王乃悲歌慷慨,自為詩曰:「力拔山兮氣蓋世,時不利兮騅不逝。騅不逝兮可柰何,虞兮虞兮柰若何!」歌數闋,美人和之。項王泣數行下,左右皆泣,莫能仰視。 

(作)壁上觀

《史記項羽本紀》: 項羽已殺卿子冠軍,威震楚國,名聞諸侯。乃遣當陽君、蒲將軍將卒二萬渡河,救?鹿。戰少利,陳餘複請兵。項羽乃悉引兵渡河,皆沈船,破釜甑,燒廬舍,持三日糧,以示士卒必死,無一還心。於是至則圍王離,與秦軍遇,九戰,絕其甬道,大破之,殺蘇角,虜王離。涉間不降楚,自燒殺。當是時,楚兵冠諸侯。諸侯軍救?鹿下者十餘壁,莫敢縱兵。及楚擊秦,諸將皆從壁上觀。楚戰士無不一以當十,楚兵呼聲動天,諸侯軍無不人人惴恐。於是已破秦軍,項羽召見諸侯將,入轅門,無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視。項羽由是始為諸侯上將軍,諸侯皆屬焉。 

楚河漢界

《史記高祖本紀》: 當此時,彭越將兵居梁地,往來苦楚兵,絕其糧食。田橫往從之。項羽數擊彭越等,齊王信又進擊楚。項羽恐,乃與漢王約,中分天下,割鴻溝而西者為漢,鴻溝而東者為楚。項王歸漢王父母妻子,軍中皆呼萬歲,乃歸而別去。 

長袖善舞  

(原文)   (韓非子五蠹篇): 鄙諺曰: 長袖善舞,多財善賈。此言多資,之易為工也。故治強易為謀,弱亂難為計。    

(大意) 俗語說: 衣袖長,跳起舞來自然好看 ; 資本多,做生意才會順利。這就是說有可以憑藉的事物眾多,事情就容易做得順利。所以具備法治的强盛國家,有發展的遠圖 ; 衰弱而法治紊亂的國家,難以制訂計策。

難兄難弟  

(原文) (世說新語 德行篇):  陳元方子長文,有英才,與季方子孝先,各論其父功德,爭之不能決。咨於太丘,太丘曰:「元方難為兄,季方難為弟。」      

(大意) 陳元方的長子長文,才華出眾。他與季方的兒子孝先各自談論自己的父親功德如何,爭辯一番卻始終沒有得出結果。於是他們就去問祖父陳太丘 。陳太丘說:「元方有這樣的弟弟,做哥哥不容易啊,季方有這樣的哥哥,做弟弟也不容易啊,」

(元方兩句,指兩人排行雖有長幼之別,論功德就難分高下)

覆巢之下無完卵  

(原文)  (世說新語德行篇) : 孔融被收,中外惶怖。時融兒大者九歲,小者八歲,二兒故琢釘戲,了無遽容。融謂使者曰:「冀罪止於身 ,二兒可得全不?」兒徐進曰:「大人豈見覆巢之下復有完卵乎?」尋亦收至。     

(大意) 孔融被捕之後,朝廷內外都很驚恐。當時,孔融的兒子大的才九歲,小的八歲,兩個孩子依舊在玩琢釘戲,一點也沒有恐懼的樣子。孔融對前來逮捕他的差使說:「希望懲罰只限於自己,兩個孩子能不能保全性命呢?」這時,兒子從容地上前說道:「父親大人難道看見過打翻的鳥巢下面還有完整的 蛋嗎?」沒過多久 ,來拘捕兩個兒子的差使就到了。

盜亦有道  

(原文)  (莊子篋篇):.......故跖之徒問於跖曰:盜亦有道乎?」跖曰:「何適而无有道邪!夫妄意室中之藏 ,聖也。入先,勇也。出後,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知有也。」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 ,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則聖人之利天下少而害天下多也。     

妄意:猜測。   知可否:評估是否可行。   知,通智字,智慧。

(大意) .....因此盜跖的門徒問盜跖說:盜亦有道嗎?盜跖說:「無論那裡怎會沒有道呢,猜測屋內所儲藏的,就是聖,帶頭先進去的,就是勇,最後出來的,就是義。判斷能不能下手,就是智,分贜平均,就是仁。這五樣不具備而能成大盜,這是天下決沒有的事。」這樣看來,善人如果不懂得聖人之道便不能自立,盜跖如果不懂得聖人之道便不能成事,天下的善人少而不善的人多,那麽聖人有利於天下的也少,而有害於天下的也多。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