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沈德潛 古詩源 頁: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先秦兩漢魏晉南北朝詩賦選讀


 

2/2017

魏詩

曹植(二)

贈徐幹

驚風飄白日,忽然歸西山。圓景光未滿,眾星粲以繁。志士營世業,小人亦不閑。聊且夜行遊,遊彼雙闕間。文昌鬱雲興,迎風高中天。春鳩鳴飛棟,流猋激櫺軒。顧念蓬室士,貧賤誠足憐。薇藿弗充虛,皮褐猶不全。忼慨有悲心,興文自成篇。寶棄怨何人?和氏有其愆。彈冠俟知己,知己誰不然?良田無晚歲,膏澤多豐年。亮懷璠璵美,積久德逾宣。親交義在敦,申章復何言

景,同影。  文昌,魏殿名。迎風,觀名。  良田二句,喻有德者必榮也。

贈丁儀

初秋涼氣發,庭樹微銷落。凝霜依玉除,清風飄飛閣。朝雲不歸山,霖雨成川澤。黍稷委疇隴,農夫安所獲?在貴多忘賤,為恩誰能博?狐白足禦冬,焉念無衣客?思慕延陵子,寶劍非所惜。子其寧爾心,親交義不薄。

又贈丁儀王粲一首

從軍度函谷,驅馬過西京。山岑高無極,涇渭揚濁清。壯哉帝王居,佳麗殊百城。員闕出浮雲,承露概泰清。皇佐揚天惠,四海無交兵。權家雖愛勝,全國為令名。君子在末位,不能歌德聲。丁生怨在朝,王子歡自營。歡怨非貞則,中和誠可經。

西都賦曰,扢仙掌與承露。扢,摩也。概與扢古字通。  皇佐,謂太祖也。  權家,兵家也。  詩以議論勝。末進以中和 。古人規箴有體。  家令謂子建函京之作。指此。

贈白馬王彪

序曰:黃初四年正(五)月,白馬王(彪)、任城王(彰)與余俱朝京師、會節氣到洛陽,任城王薨。至七月,與白馬王還國。後有司以二王歸藩。道路宜異宿止,意毒恨之。蓋以大別在數日,是用自剖,與王辭焉,憤而成篇。

謁帝承明廬,逝將歸舊疆。清晨發皇邑,日夕過首陽。伊洛廣且深,欲濟川無梁。汎舟越洪濤,怨彼東路長。顧瞻戀城闕,引領情內傷。  太谷何寥廓,山樹鬱蒼蒼。霖雨泥我塗,流潦浩縱橫。中逵絕無軌,改轍登高崗。脩阪造雲日,我馬玄以黃。 〇  玄黃猶能進,我思鬱以紆。鬱紆將何念,親愛在離居。本圖相與偕,中更不克俱。鴟梟鳴衡軛,豺狼當路衢。蒼蠅間白黑,讒巧令親疏。欲還絕無蹊,攬轡止踟躕。 〇  踟躕亦何留?相思無終極。秋風發微涼,寒蟬鳴我側。原野何蕭條,白日忽西匿。歸鳥赴喬林,翩翩厲羽翼。孤獸走索群,銜草不遑食。感物傷我懷,撫心長太息。 〇  太息將何為?天命與我違。奈何念同生,一往形不歸。孤魂翔故域,靈柩寄京師。存者忽復過,亡沒身自衰。人生處一世,去若朝露晞。年在桑榆間,影響不能追。自顧非金石,咄唶令心悲。此章乃一篇正意,置在孤獸索群下 ,章法絕佳。  心悲動我神,棄置莫復陳。丈夫志四海,萬里猶比鄰。恩愛苟不虧,在遠分日親。何必同衾幬,然後展慇勤。憂思成疾疹,無乃兒女仁。倉卒骨肉情,能不懷苦辛。  此章無可奈何之詞,人當極無聊後,每作此以强解也。  苦辛何慮思?天命信可疑。虛無求列仙,松子久吾欺。變故在斯須,百年誰能持?離別永無會,執手將何時?王其愛玉體,俱享黃髮期。收淚即長路,援筆從此辭。  末章如賦中之亂,幾於生人作死別矣。

贈王粲

端坐苦愁思,攬衣起西遊。樹木發春華,清池激長流。中有孤鴛鴦,哀鳴求匹儔。我願執此鳥,惜哉無輕舟。欲歸忘故道,顧望但懷愁。悲風鳴我側,羲和逝不留。重陰潤萬物,何懼澤不周?誰令君多念,自使懷百憂。

送應氏詩二首

步登北芒阪,遙望洛陽山。洛陽何寂寞,宮室盡燒焚。垣牆皆頓擗,荊棘上參天。不見舊耆老,但睹新少年。側足無行徑,荒疇不復田。遊子久不歸,不識陌與阡。中野何蕭條,千里無人煙。念我平常居,氣結不能言。

時董卓遷獻帝於西京,洛陽被燒,故詩中云然。

清時難屢得,嘉會不可常。天地無終極,人命若朝霜。願得展嬿婉,我友之朔方。親昵並集送,置酒此河陽。中饋豈獨薄,賓飲不盡觴。愛至望苦深,豈不愧中腸 。山川阻且遠,別促會日長。願為比翼鳥,施翮起高翔。

雜詩

高臺多悲風,朝日照北林。之子在萬里,江湖迥且深。方舟安可極?離思故難任。孤雁飛南遊,過庭長哀吟。翹思慕遠人,願欲託遺音。形景忽不見,翩翩傷我心。

轉蓬離本根,飄颻隨長風。何意 迴梠舉,吹我入雲中。高高上無極,天路安可窮。類此遊客子,捐軀遠從戎。毛褐不掩形,薇藿常不充。去去莫復道,沈憂令人老。

陳思最工起調,如高臺多悲風,轉蓬離本根之類是也。

南國有佳人,容華若桃李。朝游江北岸,夕宿 瀟湘沚。時俗薄朱顏,誰為髮皓齒。俛仰歲將暮,榮耀難久恃。

攬衣出中閨,逍遙步兩楹 。閑房何寂寞,綠草被階庭。空室自生風,百鳥翔南征。春思安可忘,憂慼與我並。佳人在遠道,妾身獨單煢。懽會難再遇,蘭芝不重榮。人皆棄舊愛 ,君豈若平生。寄松為女蘿,依水如浮萍。朿身奉衿帶,朝夕不墮傾。儻終顧盻恩,永副我中情。

僕夫早嚴駕,吾將遠行遊。遠遊欲何之?吳國為我仇。將騁萬里塗,東路安足由?江介多悲風,淮泗馳急流。願欲一輕濟,惜哉無方舟。閒居非吾志,甘心赴國憂。

即自試表中意

七哀詩

明月照高樓,流光正徘徊。上有愁思婦,悲歎有餘哀。借問歎者誰?言是 宕子妻。君行踰十年,孤妾常獨棲。君若清路塵,妾若濁水泥。浮沈各異勢,會合何時諧?願為西南風,長逝入君懷。君懷良不開,賤妾當何依?

此種大抵思君之辭,絕無華飾,性情結撰。

情詩

微陰翳陽景,清風飄我衣。游魚潛綠水,翔鳥薄天飛。眇眇客行士,徭役不得歸。始出嚴霜結,今來白露晞。遊者歎黍離,處者歌式微。慷慨對嘉賓,悽愴內傷悲。

七步詩

煮豆持作禳A漉豉以為汁。萁在釜 中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至性語,貴在質樸。  一本只作四句,略有異同。

(煮豆燃豆萁,漉豉以為汁。萁在釜下燃,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王粲

贈蔡子篤詩
蔡睦,字子篤,為尚書。仲宣與之同避難荊州。子篤還,仲宣作此贈之。

翼翼飛鸞。載飛載東。我友云徂。言戾舊邦。舫舟翩翩。以泝大江。蔚矣荒塗。時行靡通。慨我懷慕。君子所同。悠悠世路。亂離多阻。濟岱江衡。邈焉異處。風流雲散。一別如雨。人生實難。願其弗與。瞻望遐路。允企伊佇。烈烈冬日。肅肅淒風。潛鱗在淵。歸雁載軒。茍非鴻鵰。孰能飛飜。雖則追慕。予思罔宣。瞻望東路。慘愴增歎。率彼江流。爰逝靡期。君子信誓。不遷于時。及子同寮。生死固之。何以贈行。言授斯詩。中心孔悼。涕淚漣洏。嗟爾君子。如何勿思。

七哀詩三首 

西京亂無象。豺虎方遘患。復棄中國去。遠身適荊蠻。親戚對我悲。朋友相追攀。出門無所見。白骨蔽平原。路有饑婦人。抱子棄草間。顧聞號泣聲。揮涕獨不 還。未知身死處。何能兩相完。驅馬棄之去。不忍聽此言。南登霸陵岸。回首望長安。悟彼下泉人。喟然傷心肝。

未知身死處二句,婦人之詞。  此杜少陵無家別垂老別諸篇之祖也。  隱侯謂仲宣霸岸之篇,指此。

荊蠻非吾鄉。何為久滯淫。方舟溯大江。日暮愁我心。山岡有餘映。岩阿增重陰。狐狸馳赴穴。飛鳥翔故林。流波激清響。猴猿臨岸吟。迅風拂裳袂。白露沾衣襟。獨夜不能寐。攝衣起撫琴。絲桐感人情。為我發悲音。覊旅無終極。憂思壯難任。

邊城使心悲。昔吾親更之。冰雪截肌膚。風飄無止期。百里不見人。草木誰當遲。登城望亭燧。翩翩飛戍旗。行者不顧反。出門與家辭。子弟多俘虜。哭泣無已時。天下盡樂土。何為久留茲。蓼蟲不知辛。去來勿與諮。

草木誰當: 與治同,平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