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劉基 - 郁離子選 頁: 1.. 2.. 3.. 4.. 5.. 6..


 


郁離子是元末明初一代著名政治,軍事家劉基(伯温)所撰的一部寓言體散文故事集,通過叙事或議論方式來說理辨疑,近似莊子,給人自然和優美的感覺
 


天道

盜子問於郁離子曰:「天道好善而惡惡,然乎?」

曰:「然。」

曰:「然則天下之生,善者宜多而惡者宜少矣。今天下之飛者,烏鳶多而鳳凰少,豈鳳凰惡而烏鳶善乎?天下之走者,豺狼多而麒麟少,豈麒麟惡而豺狼善乎?天下之植者,荊棘多而稻粱少,豈稻粱惡而荊棘善乎?天下之火食而豎立者,姦宄多而仁義少,豈仁義惡而姦宄善乎?將人之所謂惡者,天以為善乎?人之所謂善者,天以為惡乎?抑天不能制物之命,而聽從其自善惡乎?將善者可欺,惡者可畏,而天亦有所吐茹乎?自古至今,亂日常多,而治日常少;君子與小人爭,則小人之勝常多,而君子之勝常少。何天道之好善惡惡而若是戾乎?」郁離子不對。

盜子退謂其徒曰:「甚矣!君子之私於天也,而今也辭窮於予矣。」

一位强盜問郁離子說:上天的準則是喜歡好的,厭惡壞的,是這樣嗎?

離子回答說:是的。

這位强盜又問;既然如此,那麽天下有生命的東西,好的就應該多,壞的就應該少了。可是天下的飛鳥,却是烏鳶多而鳳凰少,難道是鳳凰惡而烏鳶好嗎?天下的走獸豺狼多而麒麟少,難道是麒麟惡而豺狼好嗎?天下的植物荊棘多而稻粱少,難道說稻粱壞而荊棘好嗎?天下吃熟食而直立行走的人,為非作歹的多而講求仁義的少,難道說講求仁義的壞而為非作歹的好嗎?是人們認為壞的上天反倒認為好呢,還是人們認為好的上天反倒認為壞呢?還是上天不能掌握萬物的命運,而聽任它們自行為善和作惡呢?還是善良的好欺負,凶暴的都懼怕,上天往往也欺軟怕硬呢?從古代到今天,混亂的時候居多,清平的日子很少;君子和小人相爭鬥,小人獲勝的機會居多,君子獲勝的機會居少。為甚麽上天的準則是喜歡好的,厭惡壞的,而實際上却是這樣相反呢?

離子無話可說

這位强盜回去以後對他的同伙說:號稱君子的人,袒護這不公正的天道,太過分了!這次也被我問得理屈辭窮了。


麋虎

虎逐麋,麋奔而闞於崖,躍焉,虎亦躍而從之,俱墜而死。

郁離子曰:「麋之躍於崖也,不得已也。前有崖而後有虎,進退死也。故退而得虎,則有死而無生之冀;進而躍焉,雖必墜,萬一有無望之生,亦愈於坐而食於虎者也。若虎則進與退皆在我,無不得已也,而隨以俱墜,何哉?麋雖死而與虎俱亡,使不躍於崖,則不能致虎之俱亡也。雖虎之冥,亦麋之計得哉。嗚呼,若虎可以為貪而暴者之永鑒矣!」

一隻虎追趕一頭麋鹿麋鹿拼命逃跑,它跑到斷崖之上,看了看緊追不捨的虎,向着崖下跳了下去。結果,麋鹿和虎全都摔死在斷崖之下

離子說:麋鹿從山崖上跳下去,實在是出於不得已。前面是下臨深谷的斷崖,後邊是窮追不捨的猛虎。前進和後退都是個死。因此,後退而落入虎口,毫無生的希望而必死無疑;前進而跳崖,雖然一定會摔下深谷,萬一碰上本來是毫無希望的生路,也比等着讓虎吃掉要好一些。而那隻虎,進與退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存在不得已的事,也跟麋鹿跳下去,這是為甚麽呢?麋鹿雖然死了,但是却引得猛虎也摔死了。如果它不從山崖上跳下去,那麽它就不能夠引得猛虎和它一塊去死。這事雖然是虎糊塗,也可以說是麋鹿臨死前定下的計謀得以實現了。唉!這隻虎可以作為貪婪殘暴者的一面長存的鏡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