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劉基 - 郁離子選 頁: 1.. 2.. 3.. 4.. 5.. 6..


 


郁離子是元末明初一代著名政治,軍事家劉基(伯温)所撰的一部寓言體散文故事集,通過叙事或議論方式來說理辨疑,近似莊子,給人自然和優美的感覺
 


蟄父不仕

宋王欲使熊蟄父為司馬,熊蟄父辭。宋王謂杞離曰:「薄諸乎?吾將以為太宰。」

杞離曰:「臣請試之。」旦日,之熊蟄父氏,不遇,遇其僕于逵,為道王之意。

其僕曰:「小人不能知也,然嘗聞之:南海之島人食蛇,北游於中國,獵蛇以為糧。之齊,齊人館之厚,客喜,侑主人,以文镻之修,主人吐舌而走,客弗喻,為其薄也。戒皂臣求王虺以致之。今王與大夫無亦猶是與?」

杞離慚而退。

宋王(作者虛擬的國君)想任命熊蟄父(作者虛擬的人物)擔任司馬(主管國家軍事的最高長官),熊蟄父知道後,辭不就任。宋王對杞離說:熊蟄父嫌我給他的官職太小了嗎? 我準備提名讓他做我的太宰(輔助君王,主管百官的最高行政長官),你能勸勸他來就職嗎?

杞離回答說:請讓我去試試吧。

第二天,杞離前去拜訪熊蟄父 ,恰巧 熊蟄父不在家,只見到他的一位名叫于逵(作者虛擬的人物)的僕人。杞離向他說明了宋王打算任用熊蟄父擔任太宰的意思。

于逵回答道:我的主人能否接受君王的任職 ,我作為僕人並不知道。但我聽說,南海島上的人喜歡吃蛇肉,有一次,他們千里迢迢來到中原地區游玩,帶了許多風乾的蛇肉作為乾糧。他們來到齊國,齊國的主人招待他們極其熱情周到 ,南海島上的客人也非常高興,拿出帶有花紋的毒蛇的乾肉酬謝主人。熱情好客的主人一見到帶花紋的風乾毒蛇,嚇得伸出舌頭來就跑開了。南海島上的客人不明白主人為什麽會跑 ,反而認為是自己饋贈的禮物太薄了,就讓自己的僕人去扛一條最大的名叫虺的風乾毒蛇去送給齊國的主人。如今大王和您大概也和這些島上的客人相似吧?

杞離聽完熊墊父僕人的話羞愧得滿臉通紅趕忙回去覆命。


即且

即且與蝁遇於疃,蝁褰首而逝,即且追之,蹁旋焉繞之,蝁迷其所如,則呀以待。即且攝其首,身弧屈而矢發,入其肮,食其心,齧其,出其尻,蝁死不知也。

他日行於煁,見蛞蝓欲取之。蚿謂之曰:「是小而毒,不可觸也。」

即且怒曰:「甚矣,爾之欺予也!夫天下之至毒莫如蛇,而蛇之毒者又莫如蝁,蝁噬木則木翳,齧人獸則人獸斃,其烈猶火也。而吾入其 肮,食其心,葅鮓其腹腸,醉其血,而飽其膋,三日而醒融融然,夫何有於一寸之蜿蠕乎?」

跂其足而凌之,蛞蝓舒舒焉,曲直其角,煦其沫以俟之。即且黏而顛,欲走則足與鬚盡解解,而臥,為螘所食。

足與鬚盡解解,上原脫字 。據明成化本,嘉靖單行本增。

即且,即蝍蛆。蜈蚣的别名。《史記 ・龜策列傳》:蝟辱於鵲,騰蛇之神而殆於即且 

蜈蚣在野外遇見了一條有劇毒的大眼蛇。大眼蛇縮着腦袋避開了,蜈蚣却追了上去,繞着大眼蛇就轉了起來。被蜈蚣轉得眩暈了的大眼蛇 ,不知道蜈蚣跑到哪堨h了,只好張着嘴等待着。蜈蚣把頭一收,又將身子變成弧形,然後一彈,像射出的箭一樣鑽入了大眼蛇的咽喉堙A吃了大眼蛇的心 ,又吃了大眼蛇的腸,然後從大眼蛇的肛門堛戎X來。大眼蛇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麽死的。

又有一天,這條蜈蚣在一台爐灶上爬行,看見一條蜒蚰,就想把蜒蚰也吃掉。馬蚿(像蜈蚣一樣的多足蟲,但較蜈蚣體小)告訴它:這東西雖小 ,但是有毒,你不要去碰它。

蜈蚣聽後,十分惱火:「你騙我也騙得太過份了。天下最毒的沒有比得過毒蛇了,毒蛇中毒性最大的沒有比得過大眼蛇了。大眼蛇咬了哪棵樹 ,哪棵樹就會乾枯 ; 咬了哪個人或哪隻獸,被咬的人或獸就得死去 ― 它的毒性如同烈火一樣。但是我能從它的咽喉媃p進去,吃掉它的心,咬碎它的腸子,喝夠它的血,吸飽它的油,三天以後醒過來,渾身舒服極了。現在面對着這一寸長的蠕蠕爬動的東西有什麽可怕的呢?」

說完就蹺起腿來衝上去,蜒蚰慢慢騰騰地舒展着,觸角一會兒彎 ,一會兒直,口埵R着黏沫等着蜈蚣。蜈蚣一觸到蜒蚰,渾身都黏上了泡沫,立即摔倒了。它想逃走,可是足與鬚都被裹在黏液堙A無法活動 ,結果躺在那堻Q螞蟻吃掉了。


賈人

濟陰之賈人,渡河而亡其舟,棲於浮苴之上,號焉。有漁者以舟往救之,未至,賈人急號曰:「我濟上之巨室也,能救我,予爾百金。」

漁者載而升諸陸,則予十金。漁者曰:「向許百金,而今予十金,無乃不可乎!」

賈人勃然作色曰:「若漁者也,一日之獲幾何,而驟得十金猶為不足乎?」

漁者黯然而退。

他日,賈人浮呂梁而下,舟薄於石又覆,而漁者在焉。

人曰:「盍救諸?」漁者曰:「是許金而不酬者也。」

艤而現之,遂沒。

郁離子曰:「或稱賈人重財輕命,始吾或不信,而今知有之矣。張子房謂漢王曰:『秦將賈人子,可啖也。』抑所謂習與性成者與!此陶朱公之長子所以死其弟也。孟子曰:『故術不可不慎也。』信哉!」

濟陰(古郡國,今山東菏澤,定陶一帶)有位商人,渡河的時候沉了船,危急中只好伏在河中漂着的枯草上呼救。一位漁夫駕着小船去救他,不等船划到跟前 ,商人就急忙大喊:我是濟上的大户,你能救了我 ,我送給你一百兩銀子。

漁夫用船把他載到岸上去以後,他却只給了漁夫十兩銀子。漁夫問他:我救你的時候你親口許給我一百兩銀子 ,可是現在只給十兩,這恐怕不合適吧?

商人馬上變了臉說:「你是個打魚的,一天能有多少收入? 現在一下子得了十兩銀子,還不滿足嗎?」

漁夫很不高興地走開了。

過了些日子,這位商人坐船沿着呂梁河(在今江蘇省銅山縣)東下,船撞在礁石上又沉了,而那位漁父剛好在他沉船的地方。

有人見漁夫沒動,便問他:「你怎麽不去救救他?」漁父輕蔑地回答說:「這是那位答應給我百兩銀子却又說了不算的人 。」

於是,漁夫把船停在岸邊,看着那位商人在水堭瓣膉F一陣就沉沒於河水之中了。

郁離子說:「有人曾說商人重財而輕命,起先我不大相信,現在才知道真有這樣的事了。當初劉邦攻打嶢關(陝西省藍田縣東南)的秦軍時,張良曾告訴漢王劉邦:『守關的秦軍將領是一位商人的兒子 ,可以用利來引誘他(見《史記・留侯世家》)。』或許這就是後天的影響和先天的本性共同形成的吧?這種愛財重利而輕視生命的特點正是陶朱公的長子導致他弟弟終於被殺的原因啊(見《史記・越王勾踐世家》)!看來 ,孟子說的『職業對一個人的本性有影響,選擇職業不能不慎重』,這的確很有道理啊!」


天道

盜子問於郁離子曰:「天道好善而惡惡,然乎?」

曰:「然。」

曰:「然則天下之生,善者宜多而惡者宜少矣。今天下之飛者,烏鳶多而鳳凰少,豈鳳凰惡而烏鳶善乎?天下之走者,豺狼多而麒麟少,豈麒麟惡而豺狼善乎?天下之植者,荊棘多而稻粱少,豈稻粱惡而荊棘善乎?天下之火食而豎立者,姦宄多而仁義少,豈仁義惡而姦宄善乎?將人之所謂惡者,天以為善乎?人之所謂善者,天以為惡乎?抑天不能制物之命,而聽從其自善惡乎?將善者可欺,惡者可畏,而天亦有所吐茹乎?自古至今,亂日常多,而治日常少;君子與小人爭,則小人之勝常多,而君子之勝常少。何天道之好善惡惡而若是戾乎?」郁離子不對。

盜子退謂其徒曰:「甚矣!君子之私於天也,而今也辭窮於予矣。」

一位强盜問郁離子說:上天的準則是喜歡好的,厭惡壞的,是這樣嗎?

離子回答說:是的。

這位强盜又問;既然如此,那麽天下有生命的東西,好的就應該多,壞的就應該少了。可是天下的飛鳥,却是烏鳶多而鳳凰少,難道是鳳凰惡而烏鳶好嗎?天下的走獸豺狼多而麒麟少,難道是麒麟惡而豺狼好嗎?天下的植物荊棘多而稻粱少,難道說稻粱壞而荊棘好嗎?天下吃熟食而直立行走的人,為非作歹的多而講求仁義的少,難道說講求仁義的壞而為非作歹的好嗎?是人們認為壞的上天反倒認為好呢,還是人們認為好的上天反倒認為壞呢?還是上天不能掌握萬物的命運,而聽任它們自行為善和作惡呢?還是善良的好欺負,凶暴的都懼怕,上天往往也欺軟怕硬呢?從古代到今天,混亂的時候居多,清平的日子很少;君子和小人相爭鬥,小人獲勝的機會居多,君子獲勝的機會居少。為甚麽上天的準則是喜歡好的,厭惡壞的,而實際上却是這樣相反呢?

離子無話可說

這位强盜回去以後對他的同伙說:號稱君子的人,袒護這不公正的天道,太過分了!這次也被我問得理屈辭窮了。


麋虎

虎逐麋,麋奔而闞於崖,躍焉,虎亦躍而從之,俱墜而死。

郁離子曰:「麋之躍於崖也,不得已也。前有崖而後有虎,進退死也。故退而得虎,則有死而無生之冀;進而躍焉,雖必墜,萬一有無望之生,亦愈於坐而食於虎者也。若虎則進與退皆在我,無不得已也,而隨以俱墜,何哉?麋雖死而與虎俱亡,使不躍於崖,則不能致虎之俱亡也。雖虎之冥,亦麋之計得哉。嗚呼,若虎可以為貪而暴者之永鑒矣!」

一隻虎追趕一頭麋鹿麋鹿拼命逃跑,它跑到斷崖之上,看了看緊追不捨的虎,向着崖下跳了下去。結果,麋鹿和虎全都摔死在斷崖之下

離子說:麋鹿從山崖上跳下去,實在是出於不得已。前面是下臨深谷的斷崖,後邊是窮追不捨的猛虎。前進和後退都是個死。因此,後退而落入虎口,毫無生的希望而必死無疑;前進而跳崖,雖然一定會摔下深谷,萬一碰上本來是毫無希望的生路,也比等着讓虎吃掉要好一些。而那隻虎,進與退全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不存在不得已的事,也跟麋鹿跳下去,這是為甚麽呢?麋鹿雖然死了,但是却引得猛虎也摔死了。如果它不從山崖上跳下去,那麽它就不能夠引得猛虎和它一塊去死。這事雖然是虎糊塗,也可以說是麋鹿臨死前定下的計謀得以實現了。唉!這隻虎可以作為貪婪殘暴者的一面長存的鏡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