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附近代學者作家小像


愛書堂書影

 

(朝鮮) 新羅 崔致遠

《《孤雲先生文集卷之一詩桂苑筆耕錄卷十七,二十 詩檄黃巢書》 《桂苑筆耕崔致遠及其在唐時期的文學創作  三國史記-崔致遠傳

頁:  35      上一頁    <<    >>   下一頁   

 

崔致遠及其在唐時期的文學創作  頁一

      唐僖宗乾符四年(887),宣州溧水縣(今江蘇溧陽)來了一位新羅籍的新任縣尉,住在縣南招賢館,這人就是後來以詩文鳴中國,又因政續顯赫而受僖宗李儇的賞識,受賜紫金魚袋的崔致遠 ,他是當時著名的詩人和中朝友好交流史上的泰斗。

      崔致遠,字孤雲,海雲或海夫,857年生於新羅京城沙梁部。據三國史記:"史傳泯滅 ,不知其世系"。但"以賓貢入中朝擢第"的資歷來看,可以推知他的家庭是一個富貴之族。他自幼穎慧,"精敏好學"。其時唐文化燦爛異常 ,震動海東鄰邦朝鮮。在他以前二百多年間,一批又一批的新羅文士西渡中國求學。崔致遠"至年十二",也懷着人學一百我學一千的雄心壯志 ,"將隨海舶入唐求學"。他離國時,父親曾勉勵曰:"十年不第,即非吾子也。"留唐期間,他牢記父訓,"追師學問無怠",以一片仕進之心 ,刻苦讀書,他在桂苑筆耕序中詳細記錄了這一段經歷:

臣自年十二,離家西泛。當乘桴之際,亡父誡之曰:"十年不第進士,則勿謂吾兒,吾亦不謂有兒往矣。"臣佩服嚴訓,不敢弭忘,懸刺無遑,冀諧養志

      後來於唐僖宗乾符元年(874),在禮部侍郎裴瓚手下一舉及第。

      從離開祖國入唐到榮登金榜,崔致遠一邊孜孜不倦地學習,一邊也寫了不少反映異國他鄉切身感懷的文學作品 。他在桂苑筆耕序》中寫道:"觀光六年,金名榜尾,此時諷諭情生,寓物名篇 ,曰賦曰詩,幾溢箱筐。"然而,他覺得自己這時期寫的作品,好像"童子篆刻,壯夫所慚..........皆為棄物"(同上),所以未留一篇傳諸後世 。在長安苦讀期間,他經常沉浸在一種身在他邦的孤獨感和念親思鄉之情中。他在這時期寫的《秋夜雨中》一詩,正表現着此時的思想感情,詩中寫道:

秋風唯苦吟,世路少知音。窗外三更雨,燈前萬里心。  
(《東文選》第十九卷)

   窗外秋雨蕭瑟,備感內心的孤寂,世路少知音,更增添了思鄉的情懷。因為這真實地反映出了他當時的內心世界 ,所以讀起來極為親切和質樸感人。

   及第以後,他曾移居東都(今洛陽)住了兩年。這時候,他還過着比較貧寒的生活,為了生計,似做過了一些詩客或教書之類的事情,"尋以浪迹東都 ,筆作飯囊",說的就是這種生活。在這兩年中,他曾寫過很多作品,收錄在三卷篇輯堙A"遂有賦五首,詩一百首,雜詩賦三十首,共成三篇。

   在長安,洛陽前後共八年的書案生活中,他寫過很多文學作品,可惜的是,這些卷帙均已失傳,不能把握其具體的面貌。但我們可推知,這時期他還是汲汲於功名,很少接觸下層人民的現實生活 ,所以作品不像後來的現實主義詩歌那樣有分量。

   在地方的為官生活,給他創造了良好的創作環境,使他寫出了不少膾炙人口的佳作。877年,他任宣州溧水縣尉 。在此地他度過了四年的為官生活,有機會接觸下層人民的生活,是他在唐期間最為寶貴的時期。這時期他創作了許多優秀的詩篇和文章,如江南女雙女墳登潤州慈和寺上房山陽與鄉友話別饒州鄱陽亭等等 ,此外還寫了中山覆匱集五卷,可惜也已散佚。他的江南女云:

江南蕩風俗,養女嬌且憐。性冶耻針綫,妝成調管弦。所學非雅音,多被春風牽。自謂芳華色,長占艷陽言。却笑鄰舍女,終朝弄機杼。機杼終勞身,羅衣不到汝。

      此詩形象地反映了當時中國江南地方富貴人家婦女飽食終日,無所作為的寄生生活。詩中還揭露了富貴人家女子奢侈腐化的生活面貌和驕橫空虛的精神世界。特別是在詩的末尾,詩人以簡略形象的筆法生動地描寫了江南勞動婦女辛勤的勞動與貧窮的生活處境 。詩人善於運用諷刺和對比的手法,辛辣地諷刺和批判了當時統治階級的驕奢淫逸和空虛無能,深切地同情了勞動人民的悲慘遭遇。通過分析可知,崔致遠對現實生活的態度是明確的 ,愛憎是分明的,這標志着他思想的進步和創作的發展。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