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張恨水詩詞選   頁:   1..   2..  3..  4..  5..  6..  7..    關於張恨水    胡風,蕭軍,聶紺弩        悼蕭紅        啓功


集外詩

夜坐偶憶   三首

拈得金針夜又闌,牽衣微觸指尖寒。翻憐小病添憔悴,燈後貪將背影看。
却喜盆梅幾朵開,阿儂生日與春回。夜闌織履圍爐坐,料得知音踏雪來。
藕色宮袍玉雪清,錦絨薄薄一身輕。明燈照出亭亭樣,怪底梨花是小名。

回,謂冬至。    織,謂結繩也。

夜課
正是攤書煮茗時,阿楠習畫亦眠遲。閑將夜課訂新約,一簇梅花一首詩。

阿楠,指四弟。

原載1926年12月6日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張牧野枯木寒鴉圖
俯仰乾坤借一枝,夕陽邨外傳歸遲。枯藤老樹寒如此,凄絕蒼茫獨立時。

展吾弟牧野枯木寒鴉圖,欣其進益 ,如補枯藤數筆並題小詩記之。

1927年4月3日

賦得有雨一街泥(得泥字)
一雨潺潺過,城中好試犁。有洼都汪水,無巷不鋪泥。浮土芝麻醬,行人加(入聲)里雞。寬街三面濫,窄巷兩頭低。若是茫茫過 ,真堪滑滑蹄。汽車飛黑雪,駿馬跑烏蹄。小腳拖將去,長衣莫住提。近行嗟蜀道,遠望潰蘇堤。若把秧來插,當教草滿溪。除非租界內(租界即使館界 ,求合平仄耳),最怕夕陽西。污點誰能滌?歧途總易迷。京華風土志,陰暗且休題。

雨後坐車上走街頭,得此題,歸於燈下賦此。雖不佳,尚不失粘也。

1927年5月28日

賦得無風三尺土(得風字)
昨既為詩咏有雨一街泥,則無風三尺土之好題目,亦未便任其擱置,特再咏之。

聞道京華好,塵名十丈紅。飛來天不辨,激起霧相同。樹木茶聲堙A樓台電影中。狗兒昏日夜,車子碰西東。鹽漬家家滿,灰爬路路濛。鬼門關作雨,脚底板生風。低處終論尺 ,平時亦撲空。三年誰住得,五字賦偏工。國家疑羅剎,人真如社公(謂如土地公)。果然沙漠似(新文中常有沙漠似的一句),世界此蟲蟲。

1927年5月29日

夜坐   二首

雨後疏螢拂草飛,落槐庭院露淒淒。秋花幾點無人管,一夜西風踏作泥。
瘦月西風黯黯天,故人入夢轉凄然。醒來簾動窗初白,一縷秋魂淡似烟。

原載1927年8月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七夕詩
七夕詩,古今作者,何止千萬。若不就本身略事寄托,更不必作,只集古人句,便可書所言矣。前年與故友張楚萍客金陵。七夕之夜散步江邊,見銀漢橫江,繁星照水,各有所感。楚萍謂今夕不可無詩,爾先咏之。予乃口占一絕曰:

一度經年已覺稀,參橫月落想依依。江頭有個凭欄客,十度今宵尚未歸。

楚萍因閨中無畫眉之婦,故流落在外,且七年矣。讀予詩,以為不諒而規戒之,淒慘不復能語。今吾友亦死七年矣,一憶此事,終日不歡也。婚姻不自由,誠殺人之道哉!


原載1926年7月8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健兒詞   七首

看破皮囊終糞土,何妨性命換河山。男兒要赴風雲會,笳鼓連天出漢關。
不負爹娘撫此生,頭顱戴向戰場行。百年朝露誰無死,要在千秋留姓名。
未是本蘭替老親,亦非擊鼓學夫人。女兒自有凌雲志,不讓英雌獨姓秦。(指秦良玉)
笑向菱花試戰袍,女兒志比泰山高。却嫌脂粉污顏色,不佩鳴鸞佩寶刀。(下十四字集唐詩紅樓)
只祝成仁不祝還,送行堪着白衣冠。男兒死耳何須憿A一笑揮鞭上戰鞍。
含笑辭家上馬呼,者番不負好頭顱。一腔熱血沙場灑,要洗關東萬里圖。
背上刀鋒有血痕,更來裹創出營門。書生頓首高聲喚,此是中華大國魂。

(原載張恨水彎弓集,1932年3月北平遠畬悛壎X版。)

彎弓集》補白詩

百歲原來一剎那,偷生怕死計何差。願將熱血神州灑,化作人間愛國花。

慷慨當離席,晶晶目有光。酌酒滲血仇,千杯上戰場。男子不亡國,英雄肯殺身。願將一腔血,淚雨濺仇人。

為國犧牲果值當,插標賣首又何妨。挺胸大步出門去,烈烈轟轟又一場。

(原載張恨水彎弓集,1932年3月北平遠畬悛壎X版。)

重過北海   兩首

火藥熏人未盡消,丹黃宮殿望中遙。猶疑重慶山窗夢,又過金鰲玉蝀橋。
打槳湖心唱釆蓮,四川苦憶一年年。碧波蕩漾渾如舊,一照鬚眉轉黯然。

原載1946年4月6日北平《新民報》副刊《北海》

北海雜詩

過東單   三首
百萬倭兵解甲忙,日章旗子黯扶桑。友邦上客威風盡,爭賣衣囊返故鄉。
記得皇軍習戰酣,荷槍躍馬遍東單。於今千萬皇軍物,盡向東單設地攤。
友邦眷屬福如天,衣燦雲霞逐日添。今日地攤隨處賣,平民取去作窗簾。

重慶客   三首
先持漢節駐華堂,再結輕車返故鄉。隨後金珠收拾盡,一群粉黛拜冠裳。
恢復幽燕十六州,壺漿簞食遍街頭。誰知漢室中興業,流語民間是劫收。
昂頭天外亦豪哉,飛過黃河萬事哀。解得難民恩怨在,逢人不敢說飛來。

原載1946年4月7日北平《新民報》副刊《北海》

故人   四首

蘇武難為學李陵,爭言叛國客何曾。相逢欲恕真難說,我是書生識愛憎。
八載豪華極此身,甘心叛國豈無因。重來唯一傷心事,孽鏡台前有故人。
國賊當誅無足惜,妻兒慚愧盼垂青。舊交門巷封皮在,一過驅車不敢停。
我敬高陽齊夫子,八載家居户永扃。多少歌壇聽曲友,祗君才不愧梅伶。

齊夫子指老友如山先生也。
張伍附識,梅伶指梅蘭芳先生。

鞠躬   四首

舊人相見笑從容,百度彎垂一鞠躬。想得倭奴威迫甚,至今腰背尚如弓。
受降不如說和平,尚作倭人掩飾聲。莫怪高台重慶客,是誰勝利未分明。
接收上客喜逢迎,五子登科事事真。羨煞榮華羞煞賤,鞠躬原是可憐人。
驘得街頭是漢奸,八年糊口慣奴顏。勸君莫問當年事,一鞠垂躬不語間。

原載1946年4月11日北平《新民報》副刊《北海》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