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張恨水詩詞選   頁:   1..   2..  3..  4..  5..  6..  7..    關於張恨水    胡風,蕭軍,聶紺弩        悼蕭紅        啓功


剪愁集  序

中國詞章,不含病態者,十不得二,三。吾人苟有常識,當濡筆伸毫,動輒愁怨滿紙。此因文人積習難忘,而各人之環境,亦實有可以愁怨者也。予為此故,頗欲一除故態,一年以來 ,只填詞五六次,詩則未嘗為之,乃一二同好,不安緘默,每以斷句挑戰。予遭遇坎坷,每多難言之隱,更得機會,輒一觸而發,因是淡月紗窗,西風庭院,負手微吟,頗亦成章。遂擇稍含蓄者 ,一為骨骾之吐,而為之名曰「剪愁」。剪去之也 。顧名思義,予亦將有以改予筆調矣。

咏北京
有人咏香港云:五百田橫亡命客,三千管子女閭家。又咏上海云:烟花黑海二三月,燈火紅樓十萬家。都用數目字,都用麻咏,殆以家字故 ,不得不如此乎?

北京首善之區也,以無風三尺土,有雨一街泥咏之,終為減色,我擬二詩,為一聯曰:

劫後樓台千古夢,望中塵土萬人家。

或曰: 依然有土氣息,且失之雅。予曰:

然則四城狗苟蠅營客,一帶鐘鳴鼎食家。

如何?某乃點首。

原載1929年9月4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談佛經   四首
解得拈花一笑無? 憐才補恨更何須。蕭齋自有消愁法,添幅維摩面壁圖。
惆悵悲風萬里歌,歸來面壁學維摩。留心更墜雞虫劫,只在回頭一剎那。
蕭齋人去一燈青,讀罷華嚴半卷經。坐到夜深都寂寞,聞聽落木打疏欞。
古槐老屋兩清寒,博得閒居一字安。猶恐名心灰不盡,夜來還展道書香。

原載1929年9月27日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答詩   三首
天涯先生:
來函拜悉,筆墨勞形,久疏吟咏,偶有所作,信筆便書,不足以言詩也。所詢,試以詩答之,不能求工,達意而已。

十年久別游仙夢,除却尋詩那種魔。偏是聞愁忘不得,還為牛女弔滄波。
聞道多情才學佛,何須有酒始成魔。淒涼一頁斯人記,錦片前程是逝波。
維摩面壁猶多病,天女飛花那是魔。解得乾坤無大小,好憑一葉渡滄波。

原載1929年9月29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偶見
藍褲藍衣滾白邊,轎伕抬轎氣昂然。轎中胖胖官員坐,我說無非一袋錢。

原載1938年8月23日重慶《新民報》副刊《最後關頭》

續讀史    五首
曩為讀史詩十絕,信手拈來,不過完其日課。而同道嗜痂,乃囑其繼續努力,愚本腹儉,此何敢當。且客中無書,亦更不知從何談起。久負期望,甚愧疏慵,更成五絕,就正吟壇。

曾斬丁父戒不臣,先封雍齒豈無因 ? 凭欄解得沙中語,到底劉邦是可人。
托迹干戈百不如,陶潛猶自為飢驅。先生忍把東籬菊,換却胸中萬卷書。
彈鋏高歌願豈虛,居停未便食無魚。孟嘗座上三千客,不識何人是濫竽。
金穴銅山話寶藏,珊瑚擊碎也尋常。紅樓猶說明珠事,若箇朱門有一場 ?
稗官傳說假還真,河朔橫行事有因。逼走英雄三十六,殿前幾個蹴球人。

原載1939年8月29日重慶《新民報》副刊《最後關頭》

十二月十三日   八首
感懷金陵愴然有作

一束黃花酒一升,携來山上最高層。插花奠酒無人處,東望雲天哭二陵。
江山如泣半模糊,此日前年失大都。城媬禰薑T十萬,可能一哭似予無。
百萬哀鴻半死生,膻腥一片黯春明。遙知黑月丹楓下,今夜陵前有哭聲。
第一傷心淚不支,過江人士半荒嬉。鷓鴣啼得腸空斷,叔寶聽來醉又痴。
銅琶鐵笛不能歌,六代豪華付逝波。舊事何須嘲馬阮,早無一劍可橫磨。
紫金山勢尚崔巍,俯瞰危城入扇開。夕照孝陵翁仲泣,胡兒歌舞賞梅來。
紙醉金迷送古城,九州鑄鐵錯輕成。世家幾個秦淮客,又向巴山頌太平。
淮碧山青帶恥痕,二陵風雨弔朱孫。男兒莫負先人托,萬里追回大漢魂。

原載1939年12月20日重慶《新民報》副刊《最後關頭》

烟非烟詩   六首     咏一寸香烟一寸金
紙烟戒絕已經年,把筆焦思癮可憐。慢說文從烟堨X,賣文不夠買烟錢。
天上飛將大炮台,此言此事費疑猜。闊人癮要航空救,却把名烟運得來。
如今本是闊人年,奉勸窮酸戒紙烟。一聽烟紙元十五,何如作件布衣穿?
聞道行都百事繁,從容平價尚嫌煩。時來怎怪香烟貴,一客西餐五十元。
一角洋錢買一枝,紙烟最賤已如斯。不催也過新生活,滾滾秀才斷癮時。
萬事不如烟在手,辦工案上影模糊。要知貴邸貧還富,看有氤氳氣也無。

大炮台,香烟名。   原載1940年1月16日重慶《新民報》副刊《最後關頭》

鄰家雜詩   六首
老吏西來髮半稀,艱難蜀道欲忘歸。設攤白日西風堙A又向街頭賣舊衣。
屋草垂垂怯朔風,齋窗病卧一衰翁。彌留客媯L多語,埋我青山墓向東。
蜀語珠圓可入林,婦孺半是改鄉音。燈前一語巴山雨,直欲家園夢奡M。
細雨柴扉久不開,荒村犬吠夢初回。一星燈火疏林下,有客城中負米來。
黃昏人語隔村喧,野祭數家效故園。一帛紙錢一壺酒,白楊樹下作中元。
家書來報是豐年,升米依然值串錢。博得老嫗望明月,羨他猶向故鄉圓。

原載1941年9月13日重慶《新民報》副刊《最後關頭》


集外詩

靜坐
新蘿才得上柴扉,小院無人碧四圍。鎮日盡看春事去,柳花如雪滿簾飛。

1916年

月下
秋鬢梳風瘦,單衫怯露寒。當頭今夜月,去歲故園看。

1916年

舟泊公安將入長江赴武昌
月落滄波暗,堤橫去路回。市聲穿岸柳,燈火隱樓台。聚散疑如夢,飄零嘆不才。過江應自笑,恰向武昌來。

1916年

集俗語詩   四首
古人長歌當哭,吾愧不能。集俗語詩四首,取代一日之評。作如是觀,不必强求通否也。

出椄U子總先紅,扶得西來又倒東。得罷手時且罷手,人生何處不相逢。
存賬而今一筆勾,十人見了九人愁。出門不走回頭路,煩惱皆因强出頭。
舉頭三尺是青天,莫道無緣却有緣。善惡到頭終有報,凡人幾個作神仙。
烈烈轟轟鬧一場,亂時無主自為王。强中還有强中手,莫管他人瓦上霜。

原載1926年6月25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燕塵雜韵   四首
脂粉殘拋事可哀,後宮粉黛各徘徊。劇憐直到西風冷,猶盼昭陽日影來。
莫把金釵憶舊盟,出山泉水不能清。玉環空作夫妻約,未必他生似此生。
笙歌乍賦翠華春,憔悴原為舊日貧。忽見青陵台上蝶,倚欄惆悵息夫人。
鸚鵡能言偏善禱,二喬艷色古今無。伯符不老周郎在,同畫先憂後樂圖。

原載1926年7月10日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題畫   四首
野藕花開水也香,隔湖疏柳兩三行。畫船歸後無人迹,一箇鷺鷥飛夕陽。
淺水蘆花半未開,瓜皮艇子過橋來。看雲小息長松下,自向漁磯掃綠苔。
一道裙腰水上堤,幾株楊柳板橋西。漁舟橫在濃陰下,來聽黃鶯樹上啼。
丹楓零落滿天秋,湖上寒螿動客愁。飛起淡烟如夢堙A一鈎殘月下孤樓。


原載1926年7月26日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戲作銷魂語   四首
弦索重開舊戲場,當筵舞袖太郎當。阿嬌自有如簧舌,墮馬還誇別樣妝。
留得斜陽一抹紅,三春花事太匆匆。傷心韓壽都遲到,遮莫偷香在下風。
千呼萬喚尚含羞,暗把琵琶約舊游。說與旁人渾不解,待他月上柳梢頭。
萍水相逢莫當真,小憐自幼已工顰。陽關乍唱還應笑,淚債償清又一人。

原載1926年11月3日世界晚報副刊《 夜光》

枕上偶占
塵海雙蓬鬢,京華一布衣。飄流皆弟妹,辛苦別親闈。客久鄉音改,家遙信息稀。一年更一度,輸與雁南歸。

黃昏細雨
疏風楊柳院,細雨菊花天。小步驅愁思,微吟聳瘦肩。黃昏又今日,貧寒似去年。明燈更煮茗,來讀晚窗前。

原載1926年11月13日世界日報副刊《明珠》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 。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自當修改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