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書堂

莫嫌舊學偏新學

心遠廬

不薄今人愛古人

主頁

 

諸子  頁:  1..  2..  3..  4..      論語與現代用語      詩經與現代用語
 


(7/2012)

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     荀子勸學篇

行衢道者不至,事兩君者不容。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螣蛇無足而飛,梧鼠五技而窮。曰:尸鳩在桑 ,其子七兮。淑人君子,其儀一兮。其儀一兮,心如結兮。故君子結於一也。

五技而窮: 梧鼠擁有五種技能,都無一專精。一是能飛不能上屋,二是能擧爬不能上樹頂,三是能游泳不能過深谷,四是能打洞不能掩護身體,五是能跑卻不夠快。     尸鳩: 布穀鳥。    結: 如繩結一樣堅固不散。

(在歧路上徘徊的人,永遠不會到達目的地 ; 同時事奉兩個君主的人,是絕不為君主所接受的。眼睛不能同時看兩種東西清晰,耳朵不能同時聽兩種聲音而敏銳。騰蛇沒有腳而能飛,梧鼠有五種技能而都不精。詩經 - 曹風 - 尸鳩中說:布 穀鳥築巢在桑樹上,專心如一地撫育七隻小鳥。善良的君子,行動要專一啊!行動專一,心才會像繩結一樣堅固不移。

(譯文:台灣文心工作室)

荀子以目不能兩視而明,耳不能兩聽而聰」之說,提醒人們人思不要同時放在兩件事情上,否則兩件事情都做不好,終究是得不償失。

《東周列國志 - 第六十二回》描 述了春秋晉國樂師師曠,從少立志在音樂上有不凡作為,但礙於不專心的毛病,技藝總是難以突破,不時感嘆地說:「技之不精,由於多心 ; 心之不一,由於多視。」於是用艾葉薰瞎雙眼,逼使自己不再為外界所干擾,一心致力於音樂更高境界的追求,終於成為精通音律的大師。

《韓非子 - 功名》論述君臣之間的關係,文中直指君臣各自的憂患為:「人主之患在莫之應。故曰:『 一手獨拍,雖疾無聲。』人臣之憂,在不得一。故曰:『 右手畫圓,左手畫方,不能兩成。』君主的憂患 ,出於沒有臣子的響應,好像只用一隻手用力拍打,也不會發出聲音 ; 人臣的憂患,出於難以專心執守一事,好像右手畫圓,左手畫方,兩個都不能成功,比喻做事必須專心一致。

列子 - 說符記載戰國時期提倡利己思想的楊朱 ,他的鄰居走失了一隻羊,便發動所有親朋好友出去尋找,楊朱問鄰居說:只是走失一隻羊 ,何必要找這麽多人幫忙呢?鄰居回答:因為岔路太多了 ,所以需要大家分頭去找啊!過沒多久 ,找羊的人全部空手而歸,羊隻早已不知去向。楊朱又問鄰居:你們有這麽多人 ,怎麽還會找不到呢?鄰居說:不只是岔路太多了 ,每條岔路又分出許多條岔路來,不知道羊隻到底跑到哪一條岔路,因此沒辦法找到,大家只好回來了。楊朱聽了感觸很深 ,並借此教育其學生說:我們做學問的道理不也和在歧路上找羊隻一樣嗎?如果沒有一個明確的方向 ,即使耗費了許多時間和精神,到頭來還是一無所獲。這也是成語歧路亡羊的典故由來 。除了比喻事理多變,人們誤入歧途,終無所成之外,也可用來比喻不肯專心學習的人,整日東翻西看,什麽事都想學,最後什麽也學不好。

紅樓夢 - 第九回描寫賈寶玉準備入家塾讀書 ,其貼身丫鬟襲人對賈寶玉勸說的一句話貪多嚼不爛,原為貪婪多吃而不能消化之意 ,在此引申為貪求書念得多,卻無法靈活運用。


(5/2012)

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 ; 無惛惛之事者,無赫赫之功   荀子勸學篇

螾無爪牙之利,筋骨之強,上食埃土,下飲黃泉,用心一也。蟹八跪而二螯,非蛇蟺之穴,無可寄託者,用心躁也。是故無冥冥之志者,無昭昭之明;無惛惛之事者,無赫赫之功。

(蚯蚓雖然沒有銳利的爪牙,強勁的筋骨,但牠可以向上吃塵土,向下飲泉水,這是牠用心專一的緣故 ; 螃蟹有八隻腳兩隻螯,但牠沒有蛇鱔的洞穴,就無處安身,這是牠用心浮躁的緣故。所以沒有專默精誠的志向,就沒有顯明的觀察 ; 沒有專默精誠的行事,就沒有顯赫的功勛。)

(譯文:台灣文心工作室)

荀子所言冥冥惛惛皆在 强調學習用心專一,意志堅定,才能有所成就。

隋代文人王通在文中子 - 魏相》有言:「不廣求,故得 ; 不雜學,故明。」不要貪求學得多,必然能得到收穫 ; 不要雜亂無章地學習,必然能明白其中的道理。另外,北宋科學家沈括,其在「長興集」云:「人之於學,不專則不能,雖百工其業至微,猶不可相兼而善,况君子之道也。」人在學習的過程中,無法專一就不能獲得成效,即使像各行各業的技藝這樣微小的事,也是很難熟稔地互相兼做幾項,更何况是致力為君子的重要大事呢?由此可知,從事任何領域的工作都必須培養專注力,若內心浮躁不定,思慮閒散,難免學無所成。


(3/2012)

蓬生麻中     荀子勸學篇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蘭槐之根為芷,其漸之潃,君子不近,庶人不服。其質非不美也,所漸者然也。故君子居必擇鄉,遊必就士,所以防邪僻而近中正也。

(飛蓬生長在高挺的麻叢中,不用扶它也會長得筆直;白沙混在黑色的土石裡,就會與黑土石一起變黑。蘭槐的根叫做芷,把它浸在骯髒的臭水裡,君子不會去接近它,一般百姓也不會佩戴它。蘭槐的本質並沒有不好,而是把它浸在臭水的緣故。因此君子居住一定慎選好的鄉里,出外一定和有道德學問的人交往,就是防止受邪惡的影響,而能去接近正道。)

蓬生麻中不扶而直」,與「白沙在涅,與之俱黑」兩句互為反義。前者比喻人在良好的環境成長,行為也會趨向良善;後者比喻好人生活在不善的環境裡,行為也會逐漸變壞。荀子深信外在環境對人的習性養成,具有極大的影響力,文中又援引一反一正兩個事例,提醒人們不可輕忽環境的選擇。其一為,南方有一種叫蒙鳩的鳥,牠把鳥巢繫在蘆葦的花穗上,風一吹來,巢內的小鳥便跌落而死。荀子以為這並非鳥巢做得不夠完好,而是被繫在不合適的地方所造成的結果。其二為,西方有一種名叫射干的小樹,莖長只有四寸,卻能生長在高山上,面臨百丈深淵,荀子有感而發地道出,這並非小樹本身高大的緣故,而是小樹生長的地方,奠定了它與其他小樹不一樣的高度。

歷來强調環境的重要,除了荀子「蓬生麻中不扶而直」,「白沙在涅,與之俱黑」之外,還有大家從小耳熟能詳的「孟母擇鄰」,「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等句,都道出人的價值觀念,行為方式,不難受到周遭環境的影響而有所改變。

(譯文:台灣文心工作室)

《孔子家語 - 六本》描述孔子對其門生曾子說:「我死了之後,子夏的道德修養將日益進步,子貢則會退步。」曾子不解地問道:「這是為什麽呢?」孔子說:「子夏喜歡與比自己賢能的人相處,子貢卻喜歡與不如自己賢能的人相處。與賢能的人在一起,如同進入栽種芝蘭香草的房間,久了也不覺得芳香,早被芝蘭的香氣同化了;與不賢能的人在一起,如同進入賣鹹魚的市場,久了也不覺得惡臭,早被鹹魚的臭味同化了。所以有才德的君子,一定會謹慎選擇他所居住的地方。」其子孔子說的「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及「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正可說明環境對人的思想品行,深具潛移默化的作用。

(原文)孔子曰:吾死之後,則商也日益,賜也日損。曾子曰:何謂也?子曰:商也好與賢己者處,賜也好說不若己者。不知其子,視其父;不知其人,視其友;不知其君,視其所使;不知其地,視其草木。故曰:與善人居,如入芝蘭之室,久而不聞其香,即與之化矣;與不善人居,如入鮑魚之肆,久而不聞其臭,亦與之化矣。丹之所藏者赤,漆之所藏者黑。是以君子必慎其所與處者焉。

《孔子家語 - 六本》

孔子見羅雀者,所得皆黃口小雀。夫子問之曰:大雀獨不得,何也?羅者曰:大雀善驚而難得,黃口貪食而易得。黃口從大雀,則不得;大雀從黃口,亦不得。孔子顧謂弟子曰:善驚以遠害,利食而忘患,自其心矣,而獨以所從為禍福。故君子慎其所從。以長者之慮,則有全身之階;隨小者之戇,而有危亡之敗也。

《孔子家語 - 六本》

孔子讀《》,至於《損》、《益》,喟然而歎。子夏避席問曰:夫子何歎焉?孔子曰:夫自損者必有益之,自益者必有決之,吾是以歎也。子夏曰:然則學者不可以益乎?子曰:非道益之謂也,道彌益而身彌損。夫學者損其自多,以虛受人,故能成其滿博也。天道成而必變,凡持滿而能久者,未嘗有也。故曰:自賢者,天下之善言不得聞於耳矣。昔堯治天下之位,猶允恭以持之,克讓以接下,是以千歲而益盛,迄今而逾彰。夏桀、昆吾,自滿而無極,亢意而不節,斬刈黎民,如草芥焉;天下討之,如誅匹夫,是以千載而惡著,迄今而不滅。滿也。如在輿遇三人則下之,遇二人則式之,調其盈虛,不令自滿,所以能久也。子夏曰:商請志之。而終身奉行焉。

《孔子家語 - 六本》

孔子曰:以富貴而下人,何人不尊?以富貴而愛人,何人不親?發言不逆,可謂知言矣;言而眾響之,可謂知時矣。是故以富而能富人者,欲貧不可得也;以貴而能貴人者,欲賤不可得也;以達而能達人者,欲窮不可得也。

《孔子家語 - 六本》

孔子曰:舟非水不行,水入舟則沒;君非民不治,民犯上則傾。是故君子不可不嚴也,小人不可不整一也。


(1/2012)

青出於藍     荀子勸學篇

君子曰:「學不可以已。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 ; 冰,水為之,而寒於水。木直中繩,輮以為輪,其曲中規,雖有槁暴,不復挺者,輮使之然也。故木受繩則直,金就礪則利。君子博學而曰參省乎己,則知明而行無過矣。」

(有才德的人說過:學習是不可以停止的。青色,是從藍草提煉出來,但染出來的顏色還要深 ; 冰,是從水凝固而成的,但比水更為寒冷。木材的直度,符合繩墨取直的標準,但加工彎曲卻可以使它成為車輪 ,其彎曲的程度符合圓規的標準,雖然經過曬乾,也不能恢復挺直,這是加工彎曲使它變成這樣的。所以木材經過繩墨就會變直,金屬器經過磨刀石就會變鋒利。有才德的人廣博地學習知識 ,並且每日三度(網主按:解作多次或反覆為佳)省察自己,那麽他的智慮就會清明,行為也不會犯錯。)

(譯文:台灣文心工作室)

荀子舉青,取之於藍,而青於藍;冰,水為之,而寒於水。」兩個自然現象的事物來比喻學習的效果 ,只要後天肯下功夫,日後必有成就,又以木材和金屬器物為喻 ,都必須假借外物的輔助才能完成產生作用。荀子原意用來比喻學習成效,後多引申為學生表現勝過老師,或晚輩成就超過前輩,義近於後來居上後浪推前浪等詞。

昭明太子蕭統《文選 - 序》:「增冰為積水所成,積水曾微增冰之凜。」(厚|是由積水凝固而成,但積水卻沒有厚冰來得寒冷。蕭統借用荀子「冰」,「水」之喻,表明事物經過日積月累的更新,不只改變原本的狀態,更會發展出超越先前的嶄新形式。正如文學的歷來發展,亦是從上古質樸簡約的文風,逐步演變成後來辭藻華麗的文章。

白居易《賦賦》:「冰生乎水,初變本於典墳(遠古典籍);青出於藍,復增華於風雅(周代詩經文字)。」

韓愈《師說》:「弟子不必不如師,師不必賢於弟子。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意為學生經過拜師問學,奮勉精進,成就很有可能趕上老師。

《幼學故事瓊林 - 師生》:「冰生於水而寒於水,比學生過於先生;青出於藍而勝於藍,謂弟子優於師傅。」

本站旨在弘揚和傳承源遠流長之中國文化,網頁內容或有轉鈔各名家著論。如有謬誤及冒犯著作權益,請即指正 ,自當修改刪除。